話說,「人不低調枉費人,人太高調嚇死人。」
在在說明,人在生活中低調行事,絕對有莫大的好處。

  首先我必須承認,我不是一個低調的人。畢竟對一個愛寫文章的人來說,本身就不算是低調,某種程度還是希望有人來點閱文章,炫耀文采。不過這僅僅對網路而言,在日常生活中,不管是職場上的應對,或者是和親朋好友的接觸,我還是不得不低調行事。

  炫耀之心人人皆有,但要視情況而定,誠如開頭所言「人太高調嚇死人」,這有可能還不只會嚇死人,無形中也會為自己帶來不必要的禍害。所以身在職場,還是竭盡所能的低調行事會較好。

  就如同原本部落格的相簿,是沒有隱藏的。當時開始寫作時,也沒有想得太多,眼光沒有想的太遠。直到有次同事無意間點閱到,進而隔天上班時告訴我後,讓我不得不思考起未來所帶來的變化與衝擊。

  如果在這麼寫下去,難保還會有人不經意的藉由搜尋某本書,進而連線到這裡。當思考到這一步時,就不得不有所防範。畢竟人之所能有所成就,也在於視野的高低,對未來所能預料的變化。

  有這樣的預料後,便要有所行動,於是我做了一些必要措施。畢竟我身在一家不大的私人公司裡,雖然公司有百多人之多,但我所處的職位卻位於核心地帶,不時的牽連到許多中高層人士,如億老這是最高層的,經理、各部門主管算是中階層。當有這樣的了解後,低調行事便顯得格外重要。

  雖然我非常有心想炫耀自己的文采,但這麼做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我便無從得知。但我很肯定這樣的舉動必會衍生許多不必要的困擾,甚至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所以還是低調一些。低調的安份守己,還是有許多好處。

  就如前不久他部門一位資深女主管忽然說:「我發覺你很好溝通,不只聽的懂我們這些老人家在說什麼,還能解釋的讓我們這些老人家都聽得懂,文學造詣不錯...」於是我還是要打哈哈的裝傻說:「妳說什麼?」女主管又重複的說:「說你文學不錯,在讚美你啦~有沒有很高興。」之後還要謙虛的應答:「哪裡,不過是一介工程師罷了,稱不上文學,餬口飯吃摟~~」

  甚至日前L男對我說:「你不是在投資股票,看你花了這麼多的時間研究,有這麼好賺嗎?」這時能說什麼?於是我只能含糊的帶過,但是他還是不死心語帶嘲諷的說:「你這樣投資,一年有賺到20萬嗎?」面對這樣的問題,還能說什麼呢?低調的大方承認自己的不足,並不是什麼壞事。

  在股票投資,我的操作並不算厲害,和一些有力人士相比,我僅能算是中下程度,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人貴在自知,當他這麼問時,我能說什麼。所以只能說:「我們一起好好工作吧!」低調沒有什麼不好,不刺激人,還能免於不必要的麻煩。

  倘若我和他說「有」,相信他也不會輕易的相信,一定又會提出質疑。倘若我說了真實數字,無憑無據,他又會顯得更懷疑,甚至有可能要你拿出證據。這時我難道還要出示交易記錄?為了對方的問題,要一直窮於應付,只是為了證明自己有這能力?所以低調確實還是有好處的,能省略許多麻煩與困擾。

  如歷史有個典故,是戰國時名醫扁鵲三兄弟的故事,戰國時代,魏文王病重,御醫束手無策,後來央人找到扁鵲,果然著手成春。魏文王感激莫名,誇讚扁鵲的醫術舉世無雙。原文:

  魏文王問扁鵲:「子昆弟三人其孰最善為醫?」扁鵲曰:「長兄最善,中兄次之,扁鵲最為下。」魏文侯曰:「可得聞邪?」扁鵲曰:「長兄於病視神,未有形而除之,故名不出於家。中兄治病,其在毫毛,故名不出於閭。若扁鵲者,鑱血脈,投毒藥,副肌膚,閒而名出聞於諸侯。」

其中最精采的便是中間的對話:(白話如下)

  扁鵲回答說:「大哥最好,二哥次之,我最差。」文王疑惑的問:「那麼為什麼你最出名,收入最多呢?」
  扁鵲答說:「我大哥治病,是治病於病情發作之前,由於一般人不認為自己有病,因此不願預先治療來剷除病因,所以他的名氣無法傳出去。我二哥治病,是治病於病情剛剛發作之時,剛發作時症狀大都很輕微,因此一般人以為他只能治一些小病,所以他只在我們的村裏小有名氣。而我扁鵲治病,是治病於病情嚴重之時。一般人看見的都是我在經脈上札針、放血,或是切膚鋸骨等大手術,所以他們以為我的醫術最高明,因此名氣才響遍全國。」

  某種程度來說,扁鵲先生便不是低調的人,當然這也有可能關於他的醫術未能如兄長神,所以只能在病發之後做大手術,當然這點我們無從知曉。謠傳扁鵲最後被秦國太醫令李醯設計害死,當然年代太過久遠,也很難證實。不過當初如果低調,應該能善終。

  這裡要提提「天下無謀」中的解厄鑒
》,整本所說的,無疑都是要人低調行事。就如開頭「藏峰卷」便提及:「厄者,人之本也。峰者,為之厲也。厄欲減,才莫顯。」(白話:困厄,是人生固有的現象。顯露鋒芒,是使困厄加劇的原因。想要減少困厄,才學就不要輕易顯露。)

  這無疑告訴我們,低調確實有其好處。作者是北宋晏殊也歷任過宰相,能達到這種地位,在怎樣也不可能低調到哪去,這無疑和著作有大大的出路。所以低調在某種層面也是要有所變通。鋒芒盡藏,難有作為;鋒芒過顯,即逢厄運。

  如我身為模具設計工程師,這個職位基本上也不可能太低調,因為和許多部門都有所接觸,而要身任這個職位,當然也不可能愚蠢到哪,所以低調並不是扮愚蠢。扮蠢、裝傻雖然是低調的一種方法,但也要配合環境而有所變通。

  如在億老面前,為了避免有所麻煩,而徹底的裝傻、裝楞,相信這也是不對的行為。這舉動可能不會顯得低調,還會遭惹不少麻煩,為自己帶來不必要的禍害。話說,有所為有所不為。這也說明的很清楚。億老能達到今時今日的成就,也絕非輕而易舉之事,這也代表他有一定的智慧。在有智慧的人面前,裝傻、扮蠢來達到低調,就要有所變通。

  就如同晏殊身為宰相在皇帝面前,總不可能裝得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會,相信這樣宰相之位可能就會為他帶來災禍,甚至可能會一命嗚呼。所以絕不能徹底裝傻、扮蠢,只能偶而為之。在無意間流露出愚蠢,來顯現出皇帝的聰明;在關鍵時佯裝不清楚,來凸顯出皇帝的智慧,這時出乎意料的便能收到意料之外的效果。

  就如同曾經在工作上,有件模具有點麻煩,當時的我雖然了解,但要加入模具當中又有相當的難度,並不是輕而易舉之事,而那時也在思考如何把這機構加進模具中。然而這時億老在旁見我在思考,誤認為我是未知曉,於是便隨口說:「這個這麼簡單你想不出來?」

  我抬頭看看他遙遙頭,這時他忽然找到了表現的舞台,脫口而出的說:「拿紙、筆比來,我畫給你看。」就這樣我拿出紙筆讓億老表現,當他畫完後,我看看和他說:「我再想想。」他很高興的離去。

  事實上,他只是畫了一個很基本的機構,身為一個模具設計者,對這種基本的機構當然一定很清楚,我所思考的是如何加進模具中,而不是不了解機構本身。但億老要表現,而我能不讓他表現嗎?總不能說:「我知道,你不用說。」這行為有極大的可能去觸怒他。有時就算知曉也無妨,再聽一次,是能達到低調的效果。



低調,不是推卸責任,也不是一昧的逃避,
是一種能讓弱者偏安一隅,自保的行事準則。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