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在FB上有篇文章很火紅,標題大剌剌的打著『沒有任何一樣工作,值得拿命去換!』乍看下,好像沒錯,但「認為沒錯」的你,才是一大問題!
因為這是一個『時代』不同的問題......


  「沒有任何一樣工作,值得拿命去換」在現在來看,可以感覺並沒有錯,但說穿了,那是因為目前的台灣生活水平提高,才不需要拿生命去換,但這句話對於全體而言還是「有失偏頗」。

  台灣目前生活還有不錯的水平,但還是有『甘苦人』的存在,社會上也不乏一些團體,需要救濟這些弱勢族群。但如果對這類族群的人說,「沒有任何一樣工作,值得拿命去換」,傳到他們耳裡,聽起來也不是非常入耳。

  畢竟當三餐無法溫飽時,縱使是殺頭的工作,相信也不乏有人搶著做。因為這本是一個時代背景不同而所得的結果。對於不是處於弱勢族群的人而言,理所當然的會認為是沒錯的,但不全代表體都是如此。

  該文作者提到自己一年前本來是一個年薪200~300萬的理財專員,在銀行待了12年之久,換來連續6350萬元左右的年薪,一台三菱Outlander 2.4休旅車、台北市50坪加停車位的社區住宅、銀行帳戶裡7位數的存款。

  結果最後身體出問題,大難不死的他,頓時發覺過往遺失太多東西,最大的便是失去陪伴老婆與小孩的時間,後來辭職當便利商店的員工。

  看來無不是令我們感嘆,但不過是因為他是生在一個生活水平還不差的台灣,於是聽聞連勝文先生因病請辭悠遊卡董事長在媒體上說,「沒有任何一樣工作,值得拿命去換!」才會有感而發。

不過身為中下階層的我們,也該認清現實。

  假如今天是身在落後國家,大環境長期不景氣,物資也極度匱乏,7~8成人民生活困頓,失業率近6成,人民的生活水平極差。相信這樣的環境,人為了生存,即使是殺頭的生意,相信也是人人搶之。只因為在這樣的環境中說,「沒有任何一個工作,值得拿命去換」,都是沒有意義的。

  記得在看吳念真先生的著作這些人,那些事》,書中提到他從小在礦坑長大,也述說到台灣初期的生活水平是如何的困苦,每個礦工都是用命去換,書中提到某次礦坑倒塌,失去了不少鄰居,這是多麼的令人悲傷。

  但倒塌事件過後,這些礦工依然要繼續上工,即使是他的父親知道這是屬於高危險的工作,甚至是生命被受威脅,那也無可奈何的事情,因為這就是工作,哪有什麼不值得拿命去換。

『與其不做全家必會餓死,不如做了可能會消失來得好。』
這兩者在生活上是有極大的不同。

  這就如陸首善陳光標先生所提到的,「財富為水,如果有一杯水,就自己用;如果有一桶水的時候,可以存在家中;但如果有一條河,就應該和他人共同分享。」不過這是要在有條『河』時才能如此說到。

  如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先生所述,「開始的二十年,我為金錢而工作;接下來二十年,我為事業工作;期望未來二十年,我要為興趣工作。」這篇新聞報導完,身旁不少朋友開始述說,我也要為興趣而工作。

  可惜的是大多都是說說而已,真正做到的我目前還沒見到,只因為我們並不是郭台銘先生,我們手頭上的資源極為有限,更可以說到了一個匱乏之境。他花了40年才有資格在公開場合對大家說,「未來我要為興趣工作」,然而現下手裡沒資源的我們,拿什麼為興趣工作?

  同理,該文作者提到連勝文先生因病請辭悠遊卡董事長,「沒有任何一樣工作,值得拿命去換!」那也是因為他即使不工作也能生活無慮,才能很順理成章的說這類的話。

  然而該文作者聽聞很有感觸,也是因為他有一台三菱Outlander 2.4休旅車、台北市50坪加停車位的社區住宅、銀行帳戶裡7位數的存款。即使不工作,生活上也能無慮很長的一段日子,現在他做個便利商店店員,領月薪22000元省吃儉用,對他而言也難傷分毫。


然而我們呢?

有如陳光標先生的一條河?

有如郭台銘先生手裡的資源?

有如連勝文家族的龐大資產?

或者是如該文作者手頭上有的一台三菱Outlander 2.4休旅車、台北市50坪加停車位的社區住宅、銀行帳戶裡7位數的存款?


有的話,那自然也能不用命去換......
不然,說這句話就顯得很沒意義。


即使目前的我,在億老闆之前,我也不得不低頭......

只因為這是一個我們「喜歡」聽的故事,和一個我們「必須」認清的事實。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