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論-立體派風格111.jpg  

工作,對你而言所代表的是什麼?


  根據國富論》,讓我了解到「工作」的演化,由原本無意識的分工,慢慢轉向專業技能的分工,讓人們由農業社會轉向工業化社會,也就是俗稱的資本市場。直到如今的社會人手一份「工作」也行之數百年之久。工作對人類而言,已經不全是一種為了溫飽,餬口飯吃的必需品,更是一項專業的表現,一行權威的代表,當然這一切也儘是代表少數人而已。

  對龐大的多數人而言,工作依然是一份收入,一份支撐家庭的經濟來源,支撐著每月生活開銷,支撐著下一代希望的未來。當人失去「工作」之時,同時也會失去生存下去的勇氣,失去了撐起家庭的那到力量。相信這是許多弱勢族群都有的體會才是,當被通知失去工作那一刻起,所面臨的慌亂、焦慮、恐懼、無助、徬徨等等無數的負面情緒也排山倒海而來,這時心中只想「工作工作,我非常需要一份工作!!」

 

可曾想過工作,對你而言所代表的意涵是什麼?

可曾靜下心來好好的思索未來的出路?

 

  由於家中原本是經營模具工廠,當時在70-80年代的台灣,模具可說是紅極一時的產業,當時的顛峰產業就屬模具,根據學徒生涯認識的老闆曾述說,當時在三重第一多的是藥房,第二多的便是模具廠。可以說一條巷子從頭到尾幾乎都是模具廠林立。而我從小也因耳濡目染下,便深受家庭深厚因素所的影響,之後更一度認為以後絕對要走上這一行,或許應該說這一生也會在這一行度過。

  所以打從出社會的時候,我便做了長期的規劃,由最枝微末端的單一技術開始學起,由最先的「放電加工技術」學起,學完後便和老闆說掰掰,之後因緣際會轉向「精密研磨成型技術」,幾個月後同樣的學完又和老闆說掰掰,最後透過同學的介紹進入一家模具廠,這家模具廠雖然不大,但對當時來說,設備算是相當新穎,那時在「CNC銑床」尚未普及之下,他便重金購買那樣的加工母機,而後我也因緣學會了操作這加工母機,也學會了撰寫加工程式,其後因兵役關係,而不得不離開公司。

 

  退伍後進入一家小廠,這家小廠沒什麼特別的,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簡單說可以重頭完成整組模具的設備都有,而老闆幾乎不管事情,任由我自由的發揮,而我也靠著過往所學,獨自的接手整組模具的開發流程。對一位剛退伍的毛頭小子而言,那是多麼不容易的事情,而每當完成一組模具後,那種成就感總是無法言語,那種打從內心的悸動之情更難以掩藏,老闆總是會在這時誇耀幾句,而我也感到無比欣慰。

 

然而,這樣的工作對我而言,到底代表著什麼?又算什麼?

 

  曾經我為了賺錢,沒日沒夜的加班,當時有位比我先進公司的同事,他的日薪比我多100元,而我靠著沒日沒夜的加班,到領薪水時,卻領的比他多,當時那種雀躍的心情可想而知,可見我的加班時數是多麼的驚人。那時我只記得「家」就好像是旅館,從早上7點出門,到晚上11點到家,基本上躺在床上時都已經12點了,那時幾乎每日躺下時都會感到背部隱隱作痛,除了疲憊外,還是疲憊。未來如何,我更是連想都不敢想。

 

就在這時候,我開始懷疑工作對我到底算什麼?

 

  但不幸的是,除了懷疑外,我根本無力改變,甚至不知道問題出在哪,到底是什麼,該怎麼開始,該如何做才能改變,這些總總原因始終困擾著我,每每我總是想「難道我這輩子一定只能工作嗎?沒有工作不行嗎?」

 

  至從踏入股票市場後,曾經我也辭職過一次,當時專注著以投資為業,但對當時的我內心根本經不起沈重的壓力,每每虧損時總是讓我苦不堪言,更痛苦不堪,時常令我輾轉難眠,半夜驚醒,但這還不算最嚴重的。

  最嚴重的是長期以來根深蒂固的「奴性」枷鎖著我,那種沒有工作便會惶恐不安的感覺,尤其是沒有工作收入,沒有現金的流入的那種恐懼感不時席捲而來,讓我內心強烈的備受煎熬,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把我折磨的不成人形,讓我心力憔悴,最終只好又重回職場。

  然而我還是不斷的在問自己「難道我這輩子一定只能工作嗎?沒有工作不行嗎?」這個問題始終揮之不去,始終困擾著我。隨後我更問自己「工作到底帶給我什麼?讓我得到些什麼?」

 

  就如同在前公司時,由原本的模具現場工程師,到離職前的模具設計工程師,老實說由現場調任至設計,我並未感到喜悅,那只是讓人更加疲憊的工作罷了。如果換做以前「模具設計」這樣的職位,也就是俗稱的「RD」,照理說應該會是有一種優越感,然而那時候對我來說,有的只是一份沈重感罷了,只是一份工作,不得不的工作。如果你問我升任RD近一年多的歲月,得到了什麼?

 

  我只能告訴你,除了存款微幅上揚外,其中帶給我的大概就是「視力衰退」,由於長期專注於電腦繪圖,度數意外加重了200度。這是調任一年後的事情,那陣子趕工畫圖,當趕工結束後我忽然感覺視力有點模糊,隨後去重配眼鏡時,忽然間眼鏡行老闆和我說度數多了200度,那一刻真是讓我內心感到畏懼、恐慌。

  隨後我才發現,不只是我,連其他一位和經理也是如此,幾乎每隔一陣子他們就會去重新配眼鏡。唯一慶幸的是,後來我去找眼科醫生檢查,眼科醫師要我點也藥水看看是不是假性近視,隨後判定度數是有增加,但沒有到200度這麼多,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情。

 

  從這次之後,我開始調整自己的工作習慣與內容,畢竟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麻。大多總是時常藉口回到現場,打死也不一直坐在電腦前,我寧願等經理來通知我有新圖要畫才回座位,不然就死賴在現場不走。「工作,對我代表著什麼?」那一刻我忽然覺得什麼都無所謂,什麼都不重要,因為這樣子的工作實在沒有意義,更不值得。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在很早之前便思考到工程師的極限,只要是對「個人」而言,身在這樣的行業,體力總會達到一個極限,於是便在很早之前就積極學習投資,誠如撰寫《一個投機者的告白》作者安德烈.科斯托蘭尼,他經歷投資市場長達半世紀之久,由年輕到老年依然能從事投資,可見這項工作並沒有年齡的限制。

  如今,我又試著擺脫「工作」的枷鎖,未來如何我無法知曉,但和前一次相比,我卻多了一份信心。而你呢?還想著工作一輩子到退休,領著勞退基金過生活嗎? 

4365799780842334.jpg

 工作,對你而言帶給你什麼?所代表的又是怎樣的意義呢?

 

請好好的思考斟酌,盡早規劃未來......

當然也歡迎分享您的自身經驗和大家交流交流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