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代真的這麼殘酷?
真的,但也特別刺激、特別好玩,這當然是對那些喜歡創新的人而言。

(圖片引用自博客來)

  對於黎智英,舍長只有佩服。許多人總是會對自己說:「我待的是一個夕陽產業,沒有未來。」但,很奇怪的是,每個產業如果沒有未來,那為什麼世界依然在轉動運行著呢?
  就像前不久,見到一則新聞,有位瓜農把西瓜改良掛在棚架上,這不就是一種創新。因為台灣每年總有水患,讓瓜農損失慘重,於是他突發奇想的改良栽種過程。

  或許一般人見到,會認為這根本沒什麼,我也可以辦到,但是,卻也因為這「沒什麼」,許多人都認為這根本不可能。
  依常理判斷,西瓜是長在地上的,這是我們過往的觀念,但這然而也是一種「傳統」,一種「限制」。而這位瓜農很明顯的突破了這項傳統,這道限制。這真的沒有什麼嗎?

  就像過往的許多人來到『便當讀書舍』,總會有一些人和我說:「舍長的很多想法和我一樣」或者是「我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想的」。每當見到這類的人,我總是感到好笑。
  心中總是會自嘲的說:「真的一樣嗎?如果真的一樣,今天為什麼不是你先寫出來,我去你那說這句話呢?」這不是很好笑的事情。

  就像在黎智英的過往有本書中提到一段,有位朋友見他事業成功,於是跑來和他說:「幾年前我就有和你一樣的想法,只是當時沒去做,結果被你先做出來了,果然你也成功了,顯然我那想法是對的。」這和上述有什麼不一樣?

瓜農把西瓜改良架在棚上,雖然是很簡單的動作,
但有多少人真的去實踐出來?

我把一些閱讀經歷感想寫出來,雖然也是很簡單的行為,
但又有多少人能學我這樣做呢?

黎智英的友人道,我先有點子,但卻是黎智英先實踐出來,
最終誰才是真正的實踐者?

如果一個觀念,一個想法,那就等於成功的話,會不會太可笑了。


  來和我說觀念和我一樣之人,為什麼不是他先寫出來呢?等人寫完後,才來說:「我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想的。」
  瓜農這樣改良栽種技術,是不是也會有另外一位瓜農見到新聞後,跑去和他說:「幾年前我也是這樣想的,只是你先做出來而已,要不然上新聞的就會是我了。」

那是代表這位辛苦改良的瓜農,其實是偷取他人的技術嗎?

  黎智英的友人,等到黎智英功成之後,跑來對他說了那些話,是想證明自己很厲害,幾年前就想到了,但奇怪的是,他為什麼不實踐呢?等人功成之後,別人就需要分一杯羹給你嗎?

這是不可饒恕的惰性-甚至是墮落!

  近來身在比較接近經營者的職位,忽然發現,原來看似意氣風發的經營者,每天竟然是提心吊膽的過生活,人和公司宛如走在峭壁的鋼索上,一不小心都可能萬劫不復。這讓我不得不另眼看待,原來這就是一個實業家的使命感,實業家的宿命。
  身為公司領航者,時時為了公司思考,計畫未來,常常遇到許許多多的挫折,思考改進的方案,一直努力嘗試克服。但,身邊卻沒有人能理解、分憂。這大概也是領航者的無奈吧!

成功生意人大都狂熱而專注地經營自己的生意。

身處在一家公司中,
  高層永遠處於開創者立場,因為他知道,每個領域都會有景氣榮枯,不開創不創新不改良,就沒有未來。
  低層卻永遠處於守成者立場,因為他們不知道,也可能只是稍微的理解,每個領域的榮枯現象,但無奈的是其惰性,只想處於舒適區,天真的認為,現在成功、安逸,未來也會是這樣,煩擾就留給他人吧!自然有人會設法解決。

這就是,高階與低階的思考永遠沒有畫上等號的一天。


要創新成功,便要對創新著魔
  鍥而不捨,不斷碰運氣,不斷嘗試。

只要把困難放腦袋裡,
  時刻尋找創新的機會,最終機會是會找上門來的。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