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論-11.jpg

 

江湖無言:己所不欲,欲施於人..

 

  且說在伯爵爺費盡心力的使出家傳絕學「奶油桂花掌」後,雖然「狼心」早已淹沒了他的良知,每每想到下手的那刻,情緒之亢奮,絕無法用一般言語形容,那簡直就是一種享受阿。

  尤其當雙手按下的那刻,內心早已躍躍欲試,普一接觸,所有理智瞬間喪失,傾刻間狼心早已破繭而出!不過伯爵爺才不是這種人,他並沒有忘記救人是第一目的,這時他就算狂性在大,也只能先壓下,不過手上功夫倒沒閒著就是了。就這樣辣手摧花的經歷漫長的四十九時辰後,只是昏迷的伊餓珊渾然不知就是了。


四十九時辰之後...


  歷經如未婚妻漫長等待的時刻,伯爵爺極度煎熬,早已滿身大汗,當然這大汗並不是強忍慾火的關係,是他費盡心思辛苦救人的苦心,雖然過程極度辛苦,可謂身心俱疲,但當他完工後,低頭看下伊餓珊脫胎換骨的容貌,即使在辛苦內心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畢竟該凸的凸,該凹的凹,S曲線之迷人不說外,容貌也和過往大不相同,就連視覺上也是一種享受。當然伯爵爺,臉上早已浮出等待以久的淫笑...阿錯了,是奸笑!


  雙手搓著搓著,此刻在也不需用任何言語來形容,早前被強壓的「狼心」此刻已再也按耐不住了,獸性之狂...在趁她還沒清醒過來時,伯爵爺早已如惡狼般撲了上去。為了不辜負唐家祖上的好手藝,不辜負祖上歷年傳承的辛勞,更不辜負父親的恩澤。就這樣撲上後...這時也就進入了「18禁」的畫面,該做的事情當然也都就做了...依小弟文筆之拙劣這畫面現階段很難描繪出來,就此帶過。這過程一直持續到夜半五更!


  直至隔天清明十分,伯爵爺悠然而醒,滿意的笑容早已貼在臉上,一副春風滿面不說,心神更是大悅。心中原想著等伊餓珊清醒後,再來一趟良性的互動,不然像昨晚這樣一動一靜的不良互動,著實累人阿。


  可誰知道,就當他轉眼一觀身旁的人兒時,眼前的人兒竟然還處於昏迷狀態,這下倒是真的讓伯爵爺有些害怕...想起自己家傳的手藝,從藝成後至今從沒失敗案例,可眼前的事實著實讓他難以相信,心道:「這人兒到底哪出問題了?怎麼祖傳手藝用在她身上會失效呢?」


  事實上他當然不知,並不是他家祖傳手藝失效,而是眼前的伊餓珊是因為「妄想症」這病根太過嚴重,在經過大俠與霸子連番重擊後,緊接著連塌麻都棄她而去,不願認她,當然這又只是她自我的幻想就是了。於是在這接二連三的重擊下,大腦自發性的抗拒,甚至嚴重到逃避現實,不願甦醒,讓自我意識窩在自己所妄想的美好情結中。依照現今的醫學來解釋,稱為「逃避心理疾病」。


  雖然昨夜她和伯爵爺一陣春風化雨後,伊餓珊在妄想中也確實感受到,只是在她腦中和她纏綿的對象並不是伯爵爺,而是贛塌麻。只是伯爵爺不知罷了,伊餓珊的妄想症之嚴重完全出乎旁人意料之外。這下目睹這一切的伯爵爺不禁低語喃喃道:「難道要這樣毀屍滅跡,讓這人兒消失在這世界上...不行不行,雖然這不是什麼困難事,可傷害一個無辜的人真不是我想做的...」就這樣想著想著,終於想起了一個人,一垂手心道:「看來只有帶她去找他了。」


他是誰?是伯爵爺的老師!


  伯爵爺一想起這位老師,二話不說馬上命人搬來一張輪椅,把伊餓珊扶上輪椅坐著,更趕緊安排一輛專車,帶著伊餓珊便行去拜訪老師求助...


  老實說這部門沒什麼,做什麼效率都是第一。由於不受任何單位管轄,所以大多時候都處於閒暇狀態,所以平常時三人都是各辦個的事,簡單說就是遊手好閒就是了...說起這位老師,隱居於南投一個罕見的地方。


● ● ●


  且說當伯爵爺推著輪椅上昏迷的伊餓珊搭上台鐵666專用特班車後,一路急行往目的地。說來一般台鐵自強號軌距1067mm,按照國際標準軌道1435mm來看,算是窄軌鐵道,這也限制了其行走速度,不過最高還是可以飆上200km/h。為了趕緊見到老師,這般專用車途中並不停靠任何站,直接由台北發車,經由專線一路直達至位於南投龍泉火車站。


  話說這龍泉站可真不簡單,位屬陸軍最高整備中心,在當地居民俗稱「兵工廠」。但他們哪裡知道,這些都是軍方對外發送的煙霧彈。事實這根本不是什麼軍方的整備中心,而是國家最高軍事醫療研發中心,簡單說就是全國最高醫療實驗單位,專門研發病毒與藥物,甚至外加一些罕見病症,當然也藏著不為外人所知的生化武器!


  就這樣當伯爵爺帶著伊餓珊從專用列車下車後,卻不知遠處早已被一隻龐然大物給盯上了。話說這龐然大物,座落在不遠處的山腰上,露出雪亮的雙眼,口水直流,惡狠狠的瞪著輪椅上的伊餓珊,彷彿那已是他口中的獵物...預知詳情下回揭曉!


546476765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均屬巧合※

※讀者有任何情緒反應,皆於作者無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