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夫.jpg 

 

阿罔官說:「實在是冤孽啊!做查某人不可不慎啊!」

 

  看書名「殺夫」原以為是個簡單的故事,既常人印象就是妻子長期受到家暴,內心冤屈無處發洩,導致終有一日整個爆發開來,最後憤而行凶。如此簡單的故事結構,說來應該沒什麼特色才是,三歲小孩都能料到,實在沒什麼值得一看的。

  不過看著這故事是列入中文一百強所的小說,想必絕不是輕而易舉之事,而台視也在2000年元月翻拍成電視劇播放。讓我不得不細細品嚐,一讀這才發現竟然差了十萬八千里,讀完後更令人有團無名火油然而生,這絕不是在上演火影忍者,那股火的意志,是真實的會讓人怒火中燒。無怪乎會搬上螢幕,這真是許多媽媽熱愛的題材。

 

   這故事說來真的沒什麼特別的,就如前面所述,是一個妻子忍無可忍憤而殺夫的事情。故事主線很明確,旁支不多。但這故事最令人噴火的不是身為主角的妻子林市,也不是身為被害者的丈夫陳江水,這兩者可以說都是很冤枉的受害者,真正最大惡極的壞蛋是住在隔壁的阿罔官,這人才是最該拖出去大卸八塊的人。

  殺夫這故事所帶出來的,不是一個家暴殺人的事件,而是一個潛藏在陰暗角落的「輿論力量」,是無故生事的造謠人。現在看輿論都覺得稀鬆平常,但這故事是寫於1983年的社會,當時是民風是相當保守的,但輿論是很可怕的,那時候人口不多,一個家與一個家都很常往來,甚至哪裡發生了什麼事,可能還沒回家就都知道了,但這也帶出最令人噴火的一群人,那就是三姑六婆的力量。

 

  說來這力量可真是令人感冒至極,三姑六婆四處道聽塗說,進而在社區間流傳,讀過謠言這書就知道,流言緋語的恐怖,實在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盡的,可以真,可以假,可能真,可能假,但事實如何,沒人知道,但謠言就是有信服者,即使是假的也沒關係,甚至從頭到尾都沒有,最終卻真實上演。

 

  而主人翁林市無疑是個悲劇人物,有個很悲慘的童年,父親亡後,和母親撿拾破爛維生,然而叔叔卻以林市母親會再嫁為由,侵佔了他們僅剩的房產。害她們母女兩只能住在林家祖祀處,然而那裏年久失修,也只是一間能避雨的地方罷了。

  某日來了一個軍人,強姦了林市母親,林市母親因為太餓了,軍人拿給她兩個飯糰,她只顧著吃飯糰,也不管軍人對她做什麼,最終林市跑去找叔叔求救,最後公審時逼走林市母親,就這樣林市最後住在叔叔家。叔叔當然不安好心,在那個年代,他只想把林市賣人當媳婦,想用林市賺一筆小財。

  幾年後,這叔叔得知一位殺豬屠夫陳江水年過40還未娶,於是就去和他談價錢,把林市賣給他當媳婦,當然最後也促成了這姻緣。不過這時故事也由此真正開始。

 

  林市因為從小就失去雙親的養育,所以也沒人教導她一些常識,導致她什麼都不懂,只是知道做家事煮飯等等的瑣碎雜事,像男女間的常識她則一概不清楚,就連第一次的初經她也不懂,當時她因這事還鬧出了一段街坊笑話。

  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下,林市糊里糊塗的成了陳江水的妻子,兩人年齡差距懸殊,不過林市也不知怎麼當妻子,陳江水也不知怎麼當丈夫,最主要是陳江水是個屠夫肚中沒有墨水,著實是個大老粗,只懂得殺豬,但他絕不是「庖丁」。

 

  故事中有幾段他也很想表現出丈夫應有的態度,可是因為他是個大老粗,不懂得如何抒發自己的情緒,一生氣後火就不自主的爆發開來,嘴裡就開始不斷的大罵三字經。不過這並不代表陳江水就是一個大壞蛋,其實他只是不懂得如何表達自己。

  由整個故事來看,他算是一個心思細膩的人,只是不善言詞罷了。這在鄰居阿罔官和媳婦吵架那件事可看出,吵到最後阿罔官忽然坐在屋外沈默不語,這時林市雖然覺得怪,但沒表示什麼,而阿罔官一家人也沒注意什麼,唯獨陳江水一聽到重物倒地碰撞聲,馬上叫「遭了」,拿起殺豬刀就往外衝,把阿罔官從死神那救下來。由此來看他內心是非常細膩的,可惜情緒無法收斂。

  不過同樣的林市也不懂,每每陳江水硬來時,她只是逆來順受,雖然有點疼,不過疼一下就好了,一想到有飯吃,不用在挨餓的生活,如果這就是當妻子的生活,那也不錯,和過去相比真是差太多了,這生活並沒什麼不好的,中午還能躺在床上午休一下,這是她從來沒想過的生活。過往她只知道每天在叔叔家忙進忙出,沒有一刻可以閒著,完全當她是傭人使喚,現在雖然沒有很好,不過並不差。

 

  整個故事最大的轉折,就是由陳江水救了阿罔官後,阿罔官的媳婦送一匹布給林市,林市去阿罔官家時意外聽到的流言緋語,表面上總是關心林市的阿罔官不為人知的一面,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竟然和街坊鄰居們公然談論起她,說早晚都在行房,不知檢點,還不知羞恥的喊叫,那叫聲連三里外的人都聽得見,這真是敗壞婦德。因這次事件,徹底的改變了林市與陳江水夫妻間的變化。

 

  但事實上,阿罔官這個人是社區最長舌的寡婦,大概沒什麼事情做,最愛四處蒐集情報,像每當早晨夜晚,阿罔官就習慣性的靠在鄰牆旁偷聽林市與陳江水生活中的一舉一動。在初期表面上邀林市去溪邊洗衣服,實則把衣服留給林市,最開始也是她不斷的言語恫嚇林市,說丈夫是殺豬的,沒有好好祈求神明,會遭到生靈糾纏,下場會很不好,讓林市時常產生恐懼。

  之後又時常表面關心她,好言好語的套問林市家中的狀況,可以說就是一些基本資料、生活細節的瑣碎事情,最後在和其他街坊鄰居相互嘲笑她們家的生活。這實在是非常不應該的行為,也是整個故事最令人噴火的人物。

 

  就因為林市意外聽到阿罔官和他人在背後嘲笑她,臉皮薄的她最後什麼都不敢對丈夫吐露,間接著在行房時也不敢出一點聲音。這點任哪個男人受得了,對吧。不然AV女優就不用出聲了,喇叭發明什麼,這樣看片子哪有什麼樂趣,這是一個聲音的感受...是很重要的。當然這是題外話,先案下不表。

  就因為如此,讓陳江水在行房時越來越受不了,每每逼林市喊,卻又沒什麼回應,最後興趣便大大減落,也越來越不願意回家,夫妻感情也降到冰點。因陳江水不回家,連帶的林市也越沒有東西可吃,有一餐沒一餐的,最終才促成整個殺夫事件的發生。

 

  不管怎麼說,阿罔官還是罪魁禍首,但她在最後卻還對所有人惺惺作態的說:「陳江水是好人,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要是我看到哪能容忍這事情發生。」可是私下又四處說:「古人說,無奸不成殺。」讓眾人聯想到是有奸夫的存在,這真是大大的不該。

 

422605_10150535247013434_583893433_9113215_2099627256_n.jpg

故事著實令人怒火燒盡九重天...

真是可恨至極啊!啊!啊!!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