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0.jpg

身在職場這個複雜的大染缸中,想要置身事外,沒有一點實力可是不行的。
凡事先下手為強,我認為這是可行的。因為圍牆可是職場的一門重要學問。

 

  俗話說:「害人之心不可有。」這麼說並沒錯,只是這世界要真是如此,那可就真的天下太平了。那何須「防人之心不可無。」既沒有人害人,自然也無須堤防人。那就是美麗的烏托邦,是大同的美好世界。但回歸到現實,現實就是如此殘酷,往往要把心思由美好的夢幻中拖回來,讓人不得不體悟到這是何等的殘酷。

  身在職場,如果像上述所述的這般美好,那可真是令人稱羨,曾經我也很天真的認為,「將心比心,相互尊重」是職場生涯的重要應對之道。可惜的是,這個永遠停留在夢想中。曾經我換過不少工作,待過不少公司,每每總是懷抱期待,但又每每放手離去,當時的心情,無疑是傷感的。

 

  原因無他,總是會遇到一些阿貓阿狗的人在旁扯後腿。這正是所謂的:「明槍易躲,暗劍難防。」這時該怎麼辦?先下手為強?沒有錯,為強亦等於圍牆。

  雖然每每離去後,總是又期望,下一次工作能找個好一點的環境,別在遇到阿貓阿狗等的職場小人。我想這是每個人心中的期望。可惜的是,即使換過這麼多工作,待過這麼多公司,還是無可避免的遇到這樣的人,最後,我終於頓悟。

  

這是千古不變得定律!

如果可以,請先下手『圍牆』。

 

  這就如同「世界大同」的那種遙遠期望,永遠只是一個口號,永遠沒有可能實現的一天。思考到如此,那該怎麼辦?飯還是要吃,工作還是要做。求天,求地,不如求自己!這時所有的一切幻想都是不必要的,與其期待信仰的力量,不如面對現實。

 

  日前朋友讀到無知可以殺死一群人時和我說:「我不打女人,但K女卻開始讓我有想...扁她一頓的念頭。」聽聞我也不能說什麼,因為她不是第一個和我說的,而且不只是她,曾經在我的腦海裡,早已興起了不下千次的XX動機,更數度想拿「天下第一暗器」從K女後腦杓敲下去。這是一個怎樣的念頭?

  老實說,我待過這麼多環境,遇過的人也不少,但也只有這個人讓我有這麼一個深刻的不好印象。說起這個人,很慶幸的,她是活在現代的社會,在古代應該早已煙消雲散了。當初加入公司行列時,由於職務的關係對她並沒有深刻的接觸,所以她的一切行為,也沒有很深的了解。這一切都要從我轉換職務開始說起。

 

  當轉換職務後,進入了部門內的辦公室,而K女就坐在我前面的位子,男性的格友可能會存有幻想,認為這個位子真是好到極點,這裡我先說明,破除各位的幻想,真要形容她,我只有以『視若無睹』這四個字,其他的就不用多談了。重要的是她的行為。

 

  換職務的最初二個月,我總是認為這職務並沒有想像中的麻煩。在職場和人接觸時,我都認為凡事好溝通,好相處,不要在一開始就懷疑對方是壞人。可惜的是,這是我個人的疏忽,沒做好覺悟,俗話不是說:「防人之心不可無麻~~」想到這裡,通常都為時已晚了。

  又過二個月後我才發現,每次的一堆閒雜事,都是由她而起,更慘的是,還都不是我們部門的分內之事。可以想像嗎?一個部門裡的文辦,竟然可以和全公司所有事情都扯到邊,這是一個怎樣的境界,各位可以好好思索思索。

  當時我總暗想:「他馬的,妳到底是哪個部門,怎麼專搞一些吃裡爬外的事情。」由於當時沒有做好覺悟,思考深度也不夠,於是又過了幾個月才發覺,事情竟然越來越多,而且在這樣下去,都快被雜事淹沒了。直到這刻,我才有很深刻的體悟。在不行動,可能連我都難以倖免。

 

 前二個月懵懵懂懂,就算了,這是無知;

中二個月察言觀色,要注意,這是謹慎;

後二個月還不行動,是白痴,這是災難。

 

  她搞了什麼事情?也沒什麼,就是不分輕重的想要討好所有人,說的婉轉一點,就是「過度熱心」的後遺症。熱心其實沒什麼不好,能力所及,我認為是可行的,不過過度熱心就是壞事。

  像有次B部門的同事來電找她問:「那個XX我想一次採買,可是不知道合不合,該怎麼辦?」老實說這其實和她一點關係都沒有,可是她就是認為她有責任處理好,於是就回對方:「我幫你問問看。」掛掉電話後,就跑去問A部門主管。

  最後這筆貨發生了問題,追究到B部門的那位採買,這位採買很利索的說:「我有詢問過A部門,他們說沒問題。」結果歸咎下來,變成部門內的疏失。怎麼會這樣?

 

如果是自己分外的事情,當有人問起,我情願回答不知道,也不願回答幫你問問看。

 

  後來有幾次當我進辦公室時,聽到主管有點上火的對她說:「做文件資料不是要找麻煩,是為了保護妳自己。」聽到這話,我感覺怪怪的,因為那語氣好像也在強調「保護部門」。後來私下的了解一下,原來她時常很利索的答應別的部門一些事情,可是每每都是口頭答應,最後事情發生時,對方總是說:「我不知道,都是XXX做的。」結果最終她總是無以反駁,因為文件都在她的桌上。這是什麼情形?

  讀到這裡,身在她後面一個位子的我,作何感想?如果再不有所作為,那就是白痴,就真要大難臨頭了。職場最可怕的無非是沾染無關緊要的雜事。凡事可大可小,但雜事一多,掃到颱風尾的機率就越大。大家出來不過是為了餬口飯吃,我想這應該是多數人內心的心情,誰願意無事被掃呢?

 

  事情總不能等到危機當前,才想辦法牽制解決,那時等的不過是束手無策的份罷了。當發生了幾件事情後,那時無時無刻,我總在思索解決之道,最後我終於決定先下手『圍牆』。

  圍牆有很多種,但能不做,誰又願意做,工作不過是餬口飯吃,我也不願意如此,但為了自保,有些事情不得不做。畢竟我和她的距離最為接近,可謂是處於颱風眼中,俗稱的「暴風雨前的寧靜」。圍牆總是有千萬個不得已的苦衷。就如『無知可以殺死一群人』這一文中所述的,我覺得那幾件都算是小事,有她的存在,在我眼中,時常都有大事發生。為什麼會如此?

 

  因為她是『舌漏』。一個部門中出了個『舌漏』,是一件多可怕的事情,我曾經誤以為公司是有安裝竊聽器,甚至還和我另一位同職務的同事說:「柱子下有竊聽器。」他認為不可能。這些都是日後我才發現,原來不是竊聽器,而是因為有這麼一個『舌漏』的存在。

  這舌漏遍及哪裡?上到最高層,下到最底層,每個人都知道,也每個人都在使用,唯獨舌漏本人不知罷了。記得當初我拿離職單時,前後不過五分鐘不到的距離,回到座位時,她便問我:「我到底是有什麼原因要離開?可以告訴我嗎?」可以想像嗎?這是一個怎樣的速度?當時我只心想:「她媽的,公司就屬妳嘴巴最大,我還會笨的告訴妳嗎?」

  

  行筆至此,我想有許多人會認為這個人真該死,是故意的嗎?我可以肯定的說,她不是故意的,那是由於她沒大腦的緣故,過於「單純」和一身「賤骨」。當我這樣說,朋友可能會認為這是不合適的,但身在風眼中的我,到認為這是極為貼切的事情。

 

  曾經在離開前發生了一件很弔詭的事情,我不知道她腦中的邏輯到底是怎麼思考的。這是一位接替我職務的Q男所引發的,當時已經加入公司三個月有餘,可是他永遠都在自己的位子上很少與人接觸,幾乎所有的事情都詢問旁邊的K女。

  某日他問K女:「如果我(舍)的工作沒做完,那該怎麼辦?」就這樣他從早上一直問K女,當時我人在現場並不知情。K女終於被問煩了,跑去問同在辦公室的C男,C男很爽快的答:「我怎麼知道。」於是K女回覆Q男並沒有答案,這時Q男下午又持續的問這個問題。到最後快下班前,K女才到現場詢問我這個問題。

 

  當聽我這麼敘述時,有沒有感覺很奇怪?直到今日,我依然不知她的思考邏輯到底是呈現怎樣的狀態。當Q男問,她是不是直接回:「你直接去問他(舍)。」這樣問題是不是就很輕易的解決了?

  可惜我始終於法理解她的邏輯概念,為什麼要由她去詢問一個不相干的C男,之後得不到滿意的答覆後才來詢問我?而且更奇怪的是,為什麼不由Q男自己來問,反而她硬要橫插進來?由此就可看出,這人的犯賤已經深入骨髓,被根深蒂固的奴性所包覆。

 

  我是直到下班時,才經由C男和我說,早上時Q男一直問K女,Q男從頭到尾並沒有離開座位,即使同在一個辦公司中,Q男距離C男也不過是五步之遙,他還是一直詢問K女這個問題,由K女去詢問C男在轉而回覆給他。到最後才到現場來詢問我。

  最後我就很理所當然的在現場把她臭罵了一頓,原因無他,因為這是由她的犯賤造成的,我當時非常大聲的和她說:「XXX,妳為什麼不叫他直接下來問我!」她無話可說黯然離去。朋友一定會認為,為什麼她不反抗我?重點還是「圍牆」,我從得知之後,就在她面前築起高牆,讓她難以橫越。當深入觀察後,也發現這人的智慧與行為就是如此。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除了行動,還是行動,再不行動,就準備迎接災難。

如果可以,請先下手『圍牆』。

除非想當白痴!

 

 

 

(以上言論,情節如有雷同,均屬巧合)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