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想要把妹,就一定不能沒有這項技藝。
『話術』,俗稱「口技」。但,無奈的是,真正會的人實在少之又少阿!!

  前不久一位女作家朋友問舍長:「你們男人是不是只想上床,除了舌燦蓮花外,就只剩這件事。」因為是朋友,所以我很直接了當的承認,確實是如此。於是舍長問她:「妳是不是遇到類似狀況?」
(根據聊天經驗,通常會這麼問的人,都是自身問題。)

  於是她說:「近來交了一位男友,第一次約會就想上床,很猴急。」聽完忽然感到很好笑,或許是受到道德枷鎖吧!這年頭,這種情形不是很常見嗎?
  不過,聽舍長後來解釋,可想而知,戀情應該極速消退,又不小心砸了人家的場子。那位男士就原諒我吧!道不同不相為謀......

  但,這段戀情,其實最關鍵的還是在於「話術」。不然她也不清楚怎麼砸鍋的,怎麼會糊里糊塗的掉入戀情中。這點舍長也不可否認,想「把妹」、「攀談」、「溝通」,都需要學會『話術』這項技藝。

許多人認為,
懂得聆聽,就會說話;
懂得閱讀,腦中詞彙就多,說話自然不是難事;
懂得寫文,文筆流暢,說話更不是一件困難的事。

但,無奈的是,
縱使世上有許多類似上述之人,還是會自覺有口難言,有志難伸!
為什麼?

只因為,
一個人懂得聆聽,並不代表就能說話;
一個人懂得閱讀,也不代表就很會說話;
一個人懂得寫文,更不代表就一定會說話。

  根據華人固有的傳統,無非是勸人「多做事、少說話」,於是華人世界出現會說話的人,並不多。檯面上的,就不用多談了;至於檯面下的,更是寥寥無幾。
  這年頭三字經掛在嘴邊並不稀奇,但,能罵人不帶髒字的,確實不多,更能不帶髒字,又罵到令人火冒三丈的,實在少之又少。

  不才的舍長,雖然會讀讀一些小書,寫寫一些小文,觀察一些事物,至於話術也只是尚可階段,要說到人人入耳的境界,自然是還差了一大段距離,所以算算也只是「稍微能說話」。
  別看這樣,這也是長久修煉的結果。回到當兵前的舍長,可說是一個內向害羞,行為木訥之人,現在和朋友說,幾乎沒人相信舍長以前是這樣的人。連現在回想當時的舍長,都忍不住想去撞牆了。

  當時實在連和女性朋友開口都有極大的障礙,更別說說話了,當然這還不是最糟糕的,當時更糟糕到,連和女性朋友雙眼對望都有極大的難度。
  每每有女人用一雙大眼飄過來我這,這時四目相交,內心不由得升起一陣恐慌,於是很下意識的就把眼睛快快迴避到一旁。當時看來這沒什麼的動作,現在看來實在是可笑至極,但,當時的舍長就是如此。

那舍長怎麼學會話術的?

  說起那時,應該是當兵的時候,網路聊天剛剛興起,手機也慢慢普及,當時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如果在這樣下去,未來一定會出現很嚴重的後遺症。」內心想著,不過是說話麻~~當一有這種念頭之後,剛好也有機會拿到幾個女性朋友的電話,於是就這麼打去和女人天南地北的聊著,這時才開始漸漸的了解到說話的重要。
  但其實第一次打電話給陌生的女人,回想那時手心冒汗,雙手顫抖自是不在話下,不過一想到電話那頭的對方,搞不好也和我有同樣的情形,一陣放心。心想反正就電話麻,那頭怎樣也無從得知,所以就這麼蒙混過關。現在看來講電話很正常,但當時確實是如此,內心還是經歷了一番掙扎啊!

  隨後一段時間聊下來,無奈當時只是一個小咖,頭腦裝沒多少書,腦容量更是小的可憐,詞彙少不用多說,說出來的話更難登大雅之堂。漸漸的在說話這事上,只倍感力不從心。
  說來還是開始做閱讀之後,工作也轉換了跑道,當然更遇到了一位亦師亦友的同事,這裡就要特別介紹這個人,舍長都稱呼江哥,其實這是我取的,當時忽然想起一部漫畫裡面的人物。

  江哥這個人很特別,世面見的比較廣泛(至少目前為止的朋友中是這樣),做人的態度也放得很軟,在公司中最意外的是,不管年紀多大,先來後到,見到他都會叫他一聲「大哥」,光這點就真的讓我驚訝不已,更佩服的五體投地。
  但他最厲害的還是不管是誰,都能和人快速的成為「好朋友」,這好朋友可是不同一般的,許多人見到他,聊一、兩次後,就會對他掏心掏肺的聊,關於這點舍長確實自認能力不及。

  但,江哥確實成就了舍長的話術,記得剛進公司時,原本和他並沒有這麼多話,或許他天生就有這種感染人的魅力吧!之後經過一些事情的接觸,我才開始和他有機會聊天,當時也做了一兩年的閱讀,於是就在那時期,每每和他閒聊,我就會把書中的東西搬出來和他討論,他每每會仔細的聽著,有時會提供一些意見。
  當然有時候,我也會說出一些話,讓他聽聽感覺如何,有沒有預想的效果,沒有即改,修改到讓人聽起來格外悅耳。之後當然是找另外的同事來嘗試這句話是不是真的有效。那段時間就這麼一來一往的相互切磋,我想那段時間,確實是我們話術成長最大的時候。


要成就話術,說來簡單,做來困難,無非就是不斷的苦練。
要達到舌爛蓮花的境界,確實也需要真的下過功夫。

許多人都會對會說話的人產生厭惡感,但其實說穿了,那是一種嫉妒。
因為自己不會,不及人麻~~

但,其實當遇到這類的人,舍長反而會心生讚賞,因為他是真正的下過苦功。
那段時間到底說了多少話,其實也無從得知,只是每天口都很渴,水喝的更多。

當然讀完這篇文章的你們,也可以實地訓練,但,請配合持之以恆的閱讀習慣。
不然還是難登大雅之堂。這是忠告!

雖然不才的舍長,還會說幾句話。
但,相信在做閱讀的我,腦中的詞彙就比各位多很多,理論當然也少不了。
這就是建議各位閱讀不挑書的原因。
對立理論多少都讀一些,看場合,選擇站在哪一邊。


你(妳)會話術嗎??

話術,千變萬化,但還是需要下過苦功的。
任何一項絕技,人前喝采,人後艱辛!!



話術,同樣永無止境,更推陳出新。
不斷的鑽研、練習下去吧!!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