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0.jpg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這真是半點都不為過,也半點都不由人。

 

  在社會打滾了數年下來發現,世界的問題最大的莫過於「人」,少了人,那可真是少了一大禍源,搞不好世界就因此和平起來了也說不定。畢竟世間本無事麻~~可世間最多的不就是人嗎...

  直到今日,世界人口已達到70億之普,縱觀整個世界應該在也沒有哪個物種比「人」還多。當然這還只是個官方數字,實在上如何?非官方的數字肯定是會更嚇人的。身處於這社會中,問題的存在無非是人與人間的互動。

 

人與人的互動,無非就是「溝通」。

談到溝通,那可真是一個極具毀滅性的大問題。

 

  人與人的溝通無非就是說話、對談等等的。俗話說,「病從口入,禍從口出。」這真是半點都不為過,說話的藝術也同時在此顯現出來。說話有多難?要說多難就有多難,不然韓非又何須來篇「說難」呢?

  人與人相處,有時明明說者無意,可聽者就是有意。像說者語調有高低起伏、陰陽頓挫的不同,明明就沒那個意思,可聽者一聽,感覺被輕視、受辱,這下可真是一發不可收拾。

  輕者互看不爽,冷戰幾日就算了,幾日過後還是朋友。可重者呢?彼此惡言相向不說外,雙方甚至大打出手,進而更引發族群對立,族群一對立後,發生什麼事?世界大戰...可見說有多難。

 

這大概是人類發展文化以來最大的問題所在。

因為說...太難了!!

 

  曾經我相信不少人都和我一樣,非常厭惡別人說「官腔」。可身在職場,聽著主管說話怎麼總是在打官腔,每每聽聞都讓我非常不爽,因為我的問題始終沒得到解決,只是在和我打太極。可多年下來,我忽然覺得「官腔」這文化還真不能沒有,越聽甚至覺得還蠻可愛的,甚至漸漸的可以接受這套說話模式。

  官腔如何產生?我想這和中國古老文化有莫大關係,中國自古以來秉持著「內用黃老,外顯儒術」。記得在讀南先生的著作時其中他談到,「儒家是前臺文化,道家是後臺文化」,這兩者就有極大的差別。在加上數千年文化的爭鳴,兩家間藏了太多愛恨糾結,畢竟翻開歷史就可發現,凡是和道家扯上的人物,都會被評的一無是處,因為寫歷史的都是儒生...由此來看,官腔應該是由儒家文化衍生來的。

 

  記得之前在媒體上見到有段學生問總統:「現在麵粉一直漲,泡麵漲、麵包漲怎麼辦?」總統說:「可以改吃米!」看,多有趣阿。但麵粉漲價的問題有沒有得到解決??好像沒有勒。但這答案確實解決了對方所提問的問題,是吧。

  像我們之前高鐵通車後打出了「北高單程只要1時36分」,這對不對?用官腔的角度來看,這是毫無疑問的,絕對沒錯。可對實際上來說,又是另外一回事。想想看,如果住在新北市到高雄要多久?1時36分會不會到?

 

  答案是很肯定的,不可能!假設是10點的班次,你老大10點幾床行嗎?這就是很現實的問題,絕對是不行。像我住三重,到火車站就需要30分路程,在加上出門前準備的時間10至15分,提早1時是不是能順利搭上車?我試過,老實說,好趕!

  曾經我提早1時,結果忽略了一個很致命的問題,就是停車問題,在火車站旁停車的問題,找到車位再從車位走到車站,再進去買票,走到月台搭車,整個路程起碼要30分。所以10點的班次,8:30就需要出門。這麼算下來,從台北到高雄無形中就變成了3時06分。但這就是實際上的事實,也就是後臺的運作情景。

 

  像每當我們看著偶像劇,有新婚蜜月的場景,男主角帶著女主角到他們新家,女方進房一看,一聲「哇~~」愛心蠟燭點滿地,玫瑰花環繞房間四周,外加灑滿花瓣的浴池,桌上香檳,情人大餐,多浪漫的情結阿。這時,畫面就會很巧妙的轉到男女主角的對話,再接下來呢,嘿嘿~~就是隔天早上摟~~

  可每當這時,我都在想,他們怎麼處理這些東西?一堆蠟燭、一堆玫瑰、浴池中的花瓣?但隔天一早,所有的裝飾很巧妙的消失了,難道她們不會是利用千金春宵在收拾吧?當然這又是另一個問題。實際上你是不是學他們如此為之,浪漫一下!

  在這我真的奉勸各位,千萬別搞那些,實際處理起來光想就知道是很麻煩的,實際上一點都不浪漫。可偶像劇拍出來就是浪漫,這是哪門子的落差?這時就要轉到《莊子》「內篇-人世間」開頭很有趣的一段,大概是莊子對孔子的一種嘲諷吧。

 

顏回見仲尼,請行。

曰:「奚之?」

曰:「將之衛。」

曰:「奚為焉?」

曰:「回聞衛君,其年壯,其行獨;輕用其國,而不見其過;輕用民死,死者以國量乎澤若蕉,民其无如矣。回嘗聞之夫子曰:『治國去之,亂國就之,醫門多疾。』願以所聞思其則,庶幾其國有瘳乎!」

仲尼曰:「譆!若殆往而刑耳!」......後面省略

 

  大概意思是說,顏回向孔子辭行,說他要去衛國。因為他聽聞衛君的劣跡,實在看不下去了,要去把老師教導他的學問用來規勸衛君。結果孔老夫子先「譆」了一聲說:「你去了恐怕要遭受殺害了。」雖然後世翻為「唉」,可是我看有些認為「譆」通「嘻」。但真實如何?

  我不是很清楚,不過可見孔夫子還是很滑頭的,知道學生去了要被宰,規勸他不要前往。我倒是覺得他當時對顏回是露出邪惡的賊笑「嘻」,有如今日的「嘿~」後說,「你去了大概就再見了。」這有可能是被後人不斷的吹捧恭奉,塑造成今日莊嚴慎重不苟言笑的模樣吧。但這裡有個很深的意思,孔夫子也了解保命的重要,畢竟命都沒了,還能做什麼呢?他很長壽,這點倒是不爭的事實。

 

Noname57667  

 

所以「官腔」啊!

不是用來解決「實際」問題,只是解決「片面」問題。

可解決一時,不解決一世。

 

但它重不重要?你學不學?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