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講述莊子中的名言智慧.jpg 莊子諵譁.jpg

 

天地一指,萬物一馬。

 

  至從讀了南先生的著作,這一讀還真是一發不可收拾,從易、老子,金剛經、圓覺經,如今到了莊子,莊子諵譁這書,南先生只講解「內篇」,不過據南先生所述,外篇與雜篇才是影響中國文化最深的。內篇雖然是出自莊子本人,但對中國文化影響力並沒有很大。這個...有空各位在深入原著吧。

  像開頭所言「天地一指,萬物一馬」,要是以前我還真不知這在說啥,如今就很容易懂,這其實是由「易」而來,天地一指,指講的是乾,天地間所有的就盡在一指,一比就是天地;萬物一馬,講的就是坤,坤為載物,牳馬也。這個有興趣自己翻《易》就知道了。所以莊子終究是摸過易的。

 

  這兩本書並無不同處,諵譁講內篇,名言就更不用提了,把一些莊子中的佳句抽出來加以講解。像「道隱於小成」,一般人度量小、智慧小,因為每個人都站在自己的觀點上,看別人都是錯的。莊子在此提出來,要明確一切是非,唯有一個辦法,真正能夠明道,就是能明白萬物「不齊」,而歸於「齊一」這個道體。

  「言隱於榮華」,「言」本來代表真理,但大家對言語文字背後的真理找不到,被言語文字騙了。「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你懂了嗎?不懂。是都被外面的虛華、言語文字的優美騙住了。所以人類通過言語,反而不懂言語的真實思想,人與人間就永遠有誤會存在。這個在《韓非子》的「說難」篇,就有一個很大的提昇,說有多難?說者無意,聽者有意,聽者無意,說者有意,說難之難,真難也。

 

  當讀過這麼多南先生的著作,我想也不用再讀下去了,很多都是相互貫通的,其中也有很多是重複的。不管是佛家也好,道藏也罷,易經,儒家皆是。所講的核心皆是一樣,保持「初心」。像嬰兒般的初心,最原始的想法,如此而已。

  所以易經、老莊,被人用偏的時候,就是法治思想;用得寬大的時候,就是儒家的仁治思想;佛家則是什麼都包括在內。像南先生說,孔孟儒家的話是講幕前,道家則是注意幕後。所以才有「外示儒術,內用黃老」的說法,儒家就是打官腔,在檯面上說的,畢竟記載歷史的也都是儒生,但治理國家,在幕後運作的就是道家人物。

 

  相信在這世界活久了,就很清楚,在檯面下講的話,和在檯面上講的話,就有明顯的不同,相信這就是差別。記得過往曾經過一個故事,一家工廠失火了,老闆衝忙的來到現場,所有員工提心吊膽,老闆第一句話就說:「有沒有人受傷?沒人受傷就好。」當下員工感動的落下淚,人心得也。這就是場面話,是儒術的官腔,但老闆內心如何想?沒人知道,火災結束後的清算?相信老闆還是會理性面對,該如何就如何,是吧。

  這就讓我想起過往的老闆,這套他可真是用的活靈活現呢。整年下來讓員工恨之入骨,在尾牙時卻又另眾人怨氣消於無形。怎麼做到的?只用了區區的幾萬元而已,不是發給員工的獎金,而是發給員工孩子。這套術法讓我聯想到該是從高祖劉邦那學來的。礙於版面,就談到這為止,至於哪段,自己去找吧。

 

  說起莊子,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專科時讀到的一篇「養生主」,這就是莊子內篇中的,其中有段「庖丁解牛」,我想這大家都很熟悉,那時候我還真是難以明白蘊含其中的深奧道理,但現在頗能體會其中的含意。庖丁殺牛,他的「道」已經到了進乎奇技,修養到了道的境界,在他眼裡,牛就像是在X光下暴露著,刀在手裡,於刃有餘,任何技術達到了這超神入化的程度,沒有事是半不成。

  南先生說:如果一個人有某一專長、某一個最高境界,它會擋住一切,所以到了最高處,像禪宗經常標榜的如珠子走盤,它沒有一個方所,沒有一個固定,它一無所知,因此無所不知。知識最高處就是「無知」,就是始終寧靜,沒有主觀,先沒有一個東西存在,這是最高的學問境界。

 

  記得之前素描老師提到,做什麼都好,只要用心,相信都能走出一條路。他自己也很感嘆,很多人都是沒有堅持,旁人阻擾的也有,自己放棄的也有,以前他為了走美術這條道路,擺過地攤,開過卡車、計程車,當過搬家工,但他還是堅持著。

  就如其中所談到的,世間道路皆是可行的,只要你善於「處」。如何自處,薪水2萬,他能活著,心態沒錯,那也是一種處。有些人明明是在工作,但眼見自己薪水低,和他做相同是的人薪水卻比他高,眼紅,這心態就不對了。可是他努力大半生,卻又無法到達那樣的薪水,內心痛苦,那就不善處。薪水高有高的處世方法,薪水低同樣有低的處世方法,只要善於處,那都是一大學問。

 

  像我過往薪水不高,可是我也沒眼紅他人薪水比我高,不是我不羨慕,而是我自認拿不到那樣的薪水,那怎麼辦?自己找方法,所以我很早就投入了股票這門技術,我努力,我深信,這世界沒有走不出的道路,就怕不走而已。歸結起來就是告訴我們三個字:守本份。人要守本份,在什麼立場做什麼事,找什麼樣的方法,處什麼樣的態度。

  學習股票投資,人家都說我不害怕,但事實上我不害怕嗎?賠錢都是人不願意的,我同樣也不願意,內心也是驚恐萬分,每日誠惶誠恐,膽顫心驚,只是沒表現出來而已,畢竟那些都是血汗錢。可是不親自走一遭,又怎麼能知道走不走的出來?硬著頭皮也要走下去。

 

  南先生說:如青年人都很有勇氣,但是莽撞,不懂事;老年人的智慧成就了,卻沒有勇氣,連躺下來睡覺的力氣也沒有,所以不能做事。我常常希望能把這兩種結合起來,一個具備年輕人的勇氣、老年人的智慧,那真是天下事不足為也。

  但這容易嗎?知易行難。在人生的途徑上,要無所恐懼,要勇往直前。一個人什麼都不怕,不怕死不怕鬼,都容易;但就很怕人生。人生無奈,生活逼人,環境的壓力,積壓久了以後,對於社會對於生命,便會產生恐懼,人會自然走到這個地步,幾乎沒有一個人對人生路途不產生恐懼的。但是即使如此,還是要堅強的面對。這是無法逃避的。

 

  就如很多人在罵郭台銘,他家過往其實是小康人家,他不是白手起家的企業家。但一個要把幾百萬家產,轉成數億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把一家百萬規模的公司,轉成一家數兆規模的公司。交給你,你轉的活嗎?我自認可能轉不太活,畢竟現在連轉個千萬出來都有很大的難度。就連我過往的老闆,我也挺佩服他的,因為他也有那樣的能力。

 

眼紅他人如今的財富,漠視他人過往的努力,那是不對的。

 

  古人的詩講,「事事茫茫難自量」,人都有這個感覺,前途如何,後途如何,不知道,所以人生就有很多的恐懼。有投資的也很清楚,股價起起伏伏,每個人都有過盯盤的一段日子,那種心情起伏冷暖自知,是最令人受不了的。

  因為那不是生死一瞬間,下一刻就知曉的事情,俗話說,「長痛不如短痛。」痛一下馬上就好,慢慢痛才是最令人難以忍受的。而投資就是一種長痛,是零割細刮的慢慢走,那種感覺任誰都難以忍受。

  在人生的路途上也是如此,零割細刮的慢慢走,恐懼不由自主的油然而生。在這個時候能夠不恐懼、不憂愁、不煩惱,有始有終,就是了不起的人。我自認還無法如此,像最近我也很恐懼,作空也怕,作多也怕,最後直接空手不幹。為什麼?直覺如此。但我並沒有放棄投資一途。

 

  人生方向就是如此,確定了,就努力,不要因一時挫折而放棄。很少有人一輩子確定了方向,永不回頭,大多都是不自覺的跟著環境在轉,那是很可惜的。一個人對於自己人生的方向都沒有確定,那是人生最悲哀的事,人生的方向,也就是人生的哲學。

  人生哲學都沒找到,如何談人生?這就讓我憶起過往聯考時選校的問題,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要讀什麼,大多是在父母的說服下,搞到最後平白浪費許多時間,許多精神,最後讀出來卻發現,那不是我想要的。那可真是一大冤妄,最終埋怨父母當初的決定,一輩子茫然度日心又不甘。

 

  所以選定方向,是非常重要的,必須要有勇氣,有決心,面對人生,面對自己確定的目的,一直向前去。這樣的人,沒有不成功的。學問到最高境界,就是以最平凡的人做自己的老師。

 

益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