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論-立體派風格111.jpg  

 

「你有沒有做筆記,做筆記是很重要地!!」

 

  這陣子在圖書館閒讀,看著四周來來往往的人,我不禁感到悲傷,看著人人手裡總是拿著筆記本,不斷的抄寫,反覆的背誦。看到台灣教育如此,怎麼能不令人辛酸,一部部抄寫機,一部部口誦機,原來教育不是要讓我們懂「思考」,反倒是讓我們會「背誦」,會「抄寫」,藉由沈溺在反覆背誦與無數筆記的輪迴中......

  相信你我的成長過程,都有聽過「做筆記很重要」的類似話語,彷彿「沒做筆記」是罪大惡極之事,不管是國小也好,國中也罷,甚至是高中、大學,一直到研究所(當然後面這個我沒經歷過),整個求學生涯,筆記一直形影不離,背誦自然也毫不間斷。當踏出學校後,是不是有種感覺,不用再做筆記了。

 

錯!錯!錯!

 

  剛出社會時,我也曾經這麼想過,成為社會新鮮人,和筆記本哪有什麼關係,和背誦又有和牽連。然而我錯了,真的錯了。那一刻我才了解筆記依然是形影不離,或許應該說,它根本從未離開過。從以前到現在,自始至終都沒有擺脫「筆記本」的枷鎖,縱使在職場打滾幾年下來,多多少少還是要做個樣子。不過我不禁懷疑,做筆記到底有沒有用呢?做筆記對學習真的有幫助嗎?

 

朋友,做筆記真的有幫助嗎?

 

  記得幾年前見到表妹時,當時她正要準備升學,被編排在A段班。那時只見到她假日還在埋首「苦讀」,這絕對沒騙各位,她真的是在「苦讀」,我相信你們絕對想不到,她竟然有三本相同的課本。簡單說,如果一學期有十本,那就代表她有三十本。當時了解一下,她就是靠著不斷的做筆記,反覆的做習題,所以放假都在家讀書,做筆記。據了解她筆記本差不多和書是一樣多的,每天除了寫筆記外,還是寫筆記,搞到半夜才得以喘息。

  當時我已開始做閱讀幾年有了,但看到這樣的詭異行為還是只有搖頭的份,甚至不知道她為什麼而讀書,記得阿姨(她母親)和我誇耀說:「我女兒說讀書就能有獎學金了,哪需要打工。」結果據我了解後,獎學金的數目不提也罷。花了這麼多時間「苦讀」竟然只有這點價值,我甚至認為表妹的頭殼壞了,更有期望阿姨能帶她去尋求精神治療的衝動。

  幾年後她大學畢業了,再次看到她,我竟然感覺那種想法還是蠻符合的,因為她還是用著老方法在讀書。這時候我內心真的充滿了無限的感慨。感慨的是父母沒有讀什麼書,所以缺乏知識,這卻間接害了孩子,因為缺乏知識,根深蒂固的認為「過去」的方法沒有錯,那「未來」也不會錯,所以阿姨還是認為不會就是要多做一些筆記,多背一些東西,不管是什麼,強記在腦海中總是不會錯的。

 

  看到這裡,我想各位是不是覺得很好笑?不過老實說這真的會讓人笑不出來,表妹可能也只是冰山一角的案例而已,這個社會依然存在著許許多多這樣的人。如果做筆記這麼有效,那相信我也會卯起來做筆記。

  曾經我也做過不少筆記,不過那只是在小學的時候,國中後的筆記,幾乎是做個樣子,寫個表面交差了事罷了。一直以來我都強烈的懷疑,筆記到底有沒有效果?因為我幾乎是不看筆記的,即使寫過一遍後,就只是把它丟在一旁,之後就再也不會翻閱了。

 

  相信有人一定會有疑問,「做筆記好阿,要是忘了可以再拿出來熟悉一下。」但據我的經驗來看,這就是一大謬論,「畢竟到了連自己都忘記了,又怎麼會知道寫在哪裡?」是的,既然都忘了,我能很清楚的知道寫在哪裡,寫在哪本筆記本裡,寫在第幾頁裡嗎?

  肯定是不能的。如果能,那相信我一定能記住那段是引述哪本書,在那本書的第幾頁,第幾句話。如果真是這樣,那又何須做筆記,直接翻書不是更快嗎?

 

  記得曾經讀過經濟學家熊彼得的傳記,裡面提到,他上課的方式很奇怪,至少在國內是沒有的,他是沒有教材的教學,每每上課時,他提出問題,由學生發表,之後他在課堂上覺得不錯,就寫下來。反而是他擔任教授在寫筆記,但更奇怪的是,他只寫筆記只是幫助記憶罷了,離開課堂後,那些筆記便遺忘、失落了,可以說有也等於沒有。

  當時我讀完覺得很怪異,不過後來我能理解,他寫筆記只是為了幫助自己記憶,寫過一次後便能理解,這是一個幫助思考的過程,但他並不是如我們把筆記視為寶貝,每天纏在身上,三不五時的拿起來詳觀詳觀。

 

  這不經讓我憶起大前研一在書中提到一段往事,那是他到麻省理工學院所發生的,當時考試,他看到題目後發覺這提很簡單,他做過知道答案,於是就很順利的寫完了,結果教授給他一個叉,後來他又看到同學算錯卻有分數,於是找教授了解一下,後來教授說:「我要的是推導的過程,並不是答案。」那時他才明白中西方文化的差異,在日本時,幾乎都只要正確答案,才不管你如何推導。

  日本的教育如此,台灣的教育同樣也好不到哪,因為我們是如出一轍麻,就是要個「標準答案」。所以也很直接的反映出「背誦」的文化,不要管如何推導,如何推論,只要寫下答案就對了。所以筆記本變成為專門留下「答案」的簿子。這樣的教育有用嗎?

 

  日前在賈柏斯傳見到一段,他說:「我父親認為學校不該要我背那麼多沒意思的東西,應該啟發我去思考才對。」這是多麼感人的一段話,我讀完不禁熱淚盈眶,想想要是台灣的父母都能如此,那相信台灣不會只是現在這樣,即便他的父親學歷不高,但他也知道應該啟發孩子去思考,而不是靠死背。而我們呢?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