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移動與勞動的生命記事.jpg  (圖片引用自博客來)

 

我們,仍然相信幸福是可能的。

 

  因緣際會下接觸這本書,本來很抗拒讀這類書籍,純文學一直以來實在讓我非常卻步,或許應該說是沈悶的刻版印象,然而細讀之下意外的發現,並沒有這樣的感覺,反而有幾分感動,讓我感覺生命的美好。

 

  這是一本作者擔任TIWA(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理事長所接觸的外籍移工和自己回憶相互交錯而成的,大致上以三篇故事為主,而其中又隱含一些旁枝小插曲。第一篇我們,阿溢密莉安的婚姻道路,國人與菲藉移工的跨國婚姻之路;第二篇漂流者之歌,所談的是逃跑外勞為了生活,不惜忍辱偷生,一切的一切都只為了最基本的生活而已;第三篇問長路和第二篇差不多,唯獨不同的,是為了生活,為了最基本的自由,並不是他們喜歡當外勞,而是在他們本地並沒有足夠的發展,讓他們能在本地工作,迫使他們必須千里迢迢的到各處工作。

 

  老實說看完第一篇,我有總很深的感慨,阿溢一位1977年生的在地台灣人,可以說是和我同一輩的人。但看著書中所描述,他排除萬難的和菲籍密莉安步上婚姻的道路,婚後並育有一子,開始由對未來的希望,轉向茫然,在到恐慌,最後在轉向希望,這其中的轉變相信我是很難體會的。

  不過我可以體會的是一種感慨。他一直自認為自己書讀的不多,所以在俊興街的拉鍊廠當技工,也就是俗稱的黑手,他努力著,經歷不景氣,到外派到大陸,之後再回台,對未來依然充滿茫然,不知未來道路該如何行走。這一切都是因為他自認為自己教育水準不足所致。

  婚後他為了讓下一代有更好的教育,這是他所希望的,更是他的期望。看到這裡,我就更感慨,唯獨就是他從頭到尾一直認為自己知識水平不足,然而他並沒有改變的實際行動。他要妻子密莉安去學中文,不斷的教育她,讓她以後有足夠的能力教育下一代,然而他卻沒有付出實際的作為,他一直認為他書讀的不多,於是他對下一代教育的期許,希望不要如他現在一樣。但這就是我最感慨的地方,這和我們上一代又有和差別?

 

  記得最近在臉書上看到Y女貼了一段:「最偉大的爸媽不是願意一輩子養孩子,而是願意為了孩子的幸福放他們去飛,而他們就甘願為孩子經營那一輩子的窩。」她讀完認為超有感觸的。但感觸又如何,說歸說,做歸做,大多數父母依然是願意一輩子養孩子,阿溢就是非常典型的案例,而我父母同樣是如此,我過往所接觸的許多人,即便他們已為人父人母,但那種教育觀念也如出一轍。

 

  最近看了不少書籍,包括一些傳記,並不是要誇耀他們,然而書中都很清楚的指出,他們的成功皆不是偶然,像發表「賽局理論」馮紐曼,可以說是現代電腦之父,他是數學天才,可以用心算算八位數除法,這樣的人也決不是偶然。在他小時候父親經商,家中還算富裕,標下一家關閉的圖書館藏書,用家中一間房間收藏這些書籍,馮紐曼從小便在其中度過大把的時間。這當然也奠定未來的基礎。然而我們呢?

 

  這點我不得不說,我家小時候並沒有什麼書可看,而我的父母也沒閱讀習慣,雖然他們老是耳提面命的對我下達「要多讀書」的命令,但也僅限於學校的「教科書」,可以說年少大半的時光是荒廢的,即使後來我了解到閱讀的重要,但失去的光陰始終無法補足,最重要的時間已然消逝。

  前不久在維基百科那看歌德的生平紀事,我忽然發覺,大多數的偉人在年少時都有一個狂飆時期,大概在15-25十年的時間,致力於學習,進而打下深厚的基礎。然而這裡我又不得不感慨,這時候的我依然被長輩強壓上學校、補習班,埋首於不知作用為何的「教科書」中。

 

  記得當兵時,無意間見到學弟在讀《莎士比亞全集》,當時學弟和我說:「這是非常偉大的作家。」結果我毫無反應,因為根本不知他是誰。這件事情就算是五年前問我,依然會說不知道。而歌德又是誰呢?當時我同樣是未知曉,相信現在還是有許多人並不知道他們是誰,即使今日,接觸過他們作品之人依然是少之又少,這就是知識不足的感慨。

 

  阿溢如同我父母一般,他並不想充實自己,只是每日抱怨自己年少時書讀的不多,學歷不足只能做黑手工作,對未來充滿茫然,徬徨毫無目標,雖然他自修一些簡易英文會話進而娶了菲籍的密莉安,但他並未在深入下去,他能聽能說,但無法寫,而聽與說也僅限於日常的初階會話。

   而密莉安固然是大學畢業,曾經在銀行上過班,然而我們也都知道,那並不能代表什麼,依然是勞動階層的藍領勞工。婚後阿溢更要密莉安去學中文,而不是他自己也去提昇英文水平,簡單說就是只開口要求他人要進步,但自己卻什麼也無須做動。由此可知,這和我的父母並無兩樣,不過就是動動口而已。

 

  其後的漂流者之歌與問長路,所顯現的依然是如此,雖然主角都是菲籍雇員,為了生活被迫來台打拼,被雙方仲介扒了好幾層皮,即使來台工作3年也未必能存得到積蓄,每個移工來台,都是傾家蕩產的來台工作,那是沒有退路的,甚至是沒得選擇工作的自由,來是什麼就是什麼,不由得同情他們。看著前公司的外籍勞工,我也不由得惋惜,要不是他們在本地工作機會太少,又何必要到各國尋求工作機會呢?慶幸的身在台灣的我,還有選擇的自由......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