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至遙言手稿)
初見遙言之「人間怪男」系列,舍長便對這題材極為感興趣。在一個夜晚,靜靜沉思這話題,綜觀人生至今周遭所出現的人物有多少符合這範圍,想個整晚大概也只有這位能符合其身分。
這位可真是舍長生平所見的「人間怪男」,如果真要給個形容詞,僅能以「萬惡根源」來形容他這號人物。

沒錯,人如其名。
「極度好色胖胖男」

綜觀古今,
「色」,人之常情也。

  相信綜觀寰宇,也沒法避免有哪位男人沒有『色』的成份。但這位「極度好色胖胖男」的色,絕對超乎人所能想像,更以超越常人所能理解的範圍。
  他腦中對色的蘊含量,大概以突破99.99999999999999..............%的絕對範圍。有時舍長和周遭朋友幾乎都認為,這『色』的成份應當已經突破上述的界限才對。

  「極度好色胖胖男」的外貌,誠如所有人的幻想一般,五短身材,噸位出奇的廣大,如果硬要一個形容詞,那便是「贅肉橫生」。忽然回憶起學生的回憶,「乎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嗯,點到就好。

但這些都還好,
最重要的還是在於他內在對『色』的詮釋與濃度。

  雖然無法避免身為一個男人,或多或少總有色的成份,但一般時候,幾乎不太會表現出來,不過他能進入「人間怪男」的範疇,那代表一定要有相當的程度。
  沒錯,他幾乎無時無刻便不自覺的展露「色」,而且觀察女人的眼光,幾乎都是以「淫邪」、「變態」的角度去掃視、注視。

  光這點,男人見到那眼神,便會露出些許厭惡,甚至嚴重點還會保持一些距離。更何況是女人呢。女人見到那眼神,大概早已花容失色,更會想逃之夭夭吧。
  當然如果發生被碰觸的情況,相信會有感到噁心、嘔吐的強烈症狀,甚至會想報警的可能。這點,舍長和身旁一些友人私下都認為,搞不好哪天還真會上新聞頭條「XXX強暴未遂」。

說到這裡,都還僅僅是他的外在行為。

誠如開頭提到的,
「極度好色胖胖男」的『色』蘊含量,才是接下來的重點。

  有時舍長真懷疑他腦中到底是怎麼做的,怎麼能塞下這麼多『色』。說起他的色,依舍長長時間觀察發現,可真是「包羅萬象」。用上這個詞兒,你能想像這個『色』是多麼的可怕嗎?
  這『色』中包含了,色情、淫賤、邪惡、汙穢、變態等等你竭盡所能想到的詞彙,幾乎一一都參在其中。光這點,就已經到無能人及的地步了。根據一次談話,舍長和認識他的一些朋友一致認為,這人一生無法娶到女人。


在他腦海中,
女人就是玩物,就是生來給他洩欲用的。
(請容舍長這樣陳述,在他腦海中真是如此,可能這樣陳述還算輕微的,畢竟這已是舍長所能想到最貼切的句子了。)

  記得剛認識不久,對這位「極度好色胖胖男」還沒有深入的了解,結果就在一次談話,忽然扭轉了一切的印象。記得當時舍長和幾位朋友閒聊(他包含在內),我們在聊一個很嚴肅的『存錢』話題,聊著聊著就聊到「亞洲人士有很喜歡存錢的天性,反觀歐美人士比例相對就低很多,他們比較習慣消費。」
  當各位看看這句話,能聯想到什麼,在怎樣想應該也不會有什麼「情色」的字眼吧。這時「極度好色胖胖男」卻語出驚人的說:「對阿!美國比較喜歡花錢消費,因為美國性開放阿!!」之後換來一陣沉默。在場所有人頓時無言以對,就這樣無語了近一分之久,大家很有默契的散場。

看這是多麼淫穢的思想。
老實說,當時連舍長都無法接下去。

  之後某年情人節,C友人說要介紹女人給他認識,結果他跑來找舍長,希望我能和他一同出席,當時舍長聽到內心受到強烈的驚嚇,心道:「我哪敢和你去阿,去了連我的形象都沒了,等等又語出驚人把話題帶到你所想的,那我不就慘了。」表面上說:「不巧,那天有事,你找別人吧!」於是快快閃開。

上述這還算是最輕微的情況。
接下來某次午餐時刻,發生了令眾人噴飯的大事。

  記得當時所有人都就座吃午餐,某位朋友看到 (魚勿)仔魚,於是和另外一位朋友閒聊釣蝦的魚餌,那位朋友就說:「用這個應當也是可以釣蝦,只是不知效果好不好,改天試試看。」
  這時意外就發生了,這位「極度好色胖胖男」又語出驚人的說:「咦~蝌蚪也可以釣蝦,那我有兩億蝌蚪,要不要等等去廁所弄給你們,看看效果好不好。」

  這時,在旁的我們忽然又沉默了,而舍長心道:「哇靠,大家在吃飯,怎麼又扯到這上面來,誰吃的下阿。」結果沉默過後,在他對面的朋友非常不爽,開始怒罵他:「沒看到現在什麼場合,大家在吃飯,你怎麼滿腦都是這種淫穢思想,連魚餌都能牽連到那上頭,你還想找女朋友,誰會要你!!」
  就這樣眾人忽然失去了吃飯的興致,沒多久一哄而散,害舍長下午又餓肚子,還是只能搖頭嘆息。

直到最近,忽然間讓舍長有想和他斷絕來往的強烈念頭。

  最近某天請假「極度好色胖胖男」忽然來電閒聊,之後說了一堆毫無建樹的談話,於是問我在做啥,當時我就說休假,結果不說還好,一說便出事了。
  他忽然說:「休假賺多少阿?」當時舍長實在一頭霧水,休假和賺錢有啥關係,於是在思考的同時他又說:「是賺多還賺少?」舍長腦中依然一片空白,難道是說股票嗎?(相信看到這裡,在怎麼想也是有關於投資方面的事情)

  就在舍長想開口答話的同時,他忽然說:「看是一砲3000,還是兩砲、三砲,愈多砲賺愈多阿!」這時我真的無言了。明明很一般性的休假都能扯到這上頭,於是我也沒開口直接掛掉電話,從此以後也不在打算接他來電。

真是一個極度淫穢的思想,這種朋友還是撇下的好。

  這次事件後,和另外一位和「極度好色胖胖男」比較熟識的朋友Q先生詢問,結果Q和舍長說,「他就是這樣,上次我和他說和女生談話哪能像你這樣,動不動就說這個,女生早給你嚇死了。你知道他回我什麼嗎?」舍長當然不知道,於是聽Q先生說。
  Q說:「他就說,我就是這樣,女人就是犯賤,只是用來做『那檔事』的。」(由於現實更加汙穢,於是舍長在文字上打上馬賽克)接著說:「從此之後我就在也不提這件事,我想他大概也娶不到老婆吧!那種淫穢的大腦,你能想像有哪位女人會想嫁給他。」

舍長確實無法想像.......

  記得另外一位W先生,在之前「極度好色胖胖男」那時非常哈女人的時候,一直慫恿舍長看能不能把網路上的一些認識的女性朋友介紹給他認識,當時舍長只說:「要介紹你自己去介紹,我這輩子絕對不想害人,更不想把女人推入火坑中,這點是絕對辦不到的。」
  W先生無言,於是舍長接著繼續說:「那你把你妹介紹給他,我就不相信你敢,縱使你妹長得不怎樣,但你忍心嗎?忍心把你妹推入火坑,老實說,女人看到他都會感到噁心,更會不舒服,你就別再害人了,別把這事扯到我身上。」從此之後,W忽然很理智起來,在「極度好色胖胖男」面前決口不提女人。


在撰寫這篇「人間怪男」,舍長抱持著沈重的心情,
深怕一個不小心遭受到報復,更怕女性讀者感到不適。

儘管舍長以很客觀的角度撰寫,但還是免不了摻雜一些對他的不滿。
這位「人間怪男」算是是舍長今生所見最符合這範疇的人物。
除此之外,相信再也找不到其他人了。

相信有許多人看到文章中極為不堪入目的字眼,會心生懷疑,
真有這麼嚴重嗎?

平凡舍長要在這澄清一下,
『現實更加嚴重!!』

如果你有幸和「極度好色胖胖男」進行一對一的接觸,
便會發覺,上述的那些不堪入目的字眼又算的了什麼,根本是小兒科罷了。

真正接觸時,任何無法想像的極端不堪入目的言語都會「轟」入你的耳裡。
縱使你極不願聽,還是會灌入到你腦海中。
這點,請千千萬萬別懷疑。

這人真是舍長今生所見,最最最淫穢之人物。
「萬惡根源」已是最能形容他的詞彙了......



有時舍長真的非常懷疑,前世不知造了什麼業障,認識這位「人間怪男」。
認識他的眾人又一陣嘆息......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