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聚會聊到「台灣舉辦的許多小說比賽,得獎者卻是對岸同胞」。作家朋友說:「因為台灣人都不會說話,說故事的能力太差了。」
這點舍長極度認同。為什麼?

  說穿了,這和台灣迂腐的教育有關。大多數台灣人總教導下一代「少說話,多做事」才是正確的觀念,結果教育出一堆啞巴員工。
  然而這些人苦幹實幹的闖出一遍天時,這才發現該張口時,卻換來底下一片譁然,內心不由得懷疑自己,「能力這麼強,卻無法用言語轉述其心中的想法?」這不是很可惜嗎?

  不才的舍長,長期接受明日工作室的大姊們照顧,時常有機會參加試閱活動,但每每不禁感嘆,奪得首獎的作品,有許多皆不是台灣人,這是不是很搞笑?難道台灣真的沒有競爭力嗎?
  直到看過數本首獎作品,舍長不得不承認,台灣許多小說真是望塵莫及,雖然不能說台灣小說寫的不好。要說台灣人能寫出很有深度的小說,細膩的故事,還真的是沒有幾位,坊間大多以「輕小說」為主。

  在看看大陸舉辦的新世紀武俠小說大賞,每屆的首獎者,舍長又不禁佩服的五體投地,那真的是臺灣人寫不出來的作品,就拿北雁《江湖封侯》,細細一觀,驚為天人,看完熱血沸騰,通體舒暢。不管是人物設定,故事結構,皆無一批敵。
  同時期的幻劍
》、《獅子山》,又不由得佩服的五體投地,雖然舍長對於《幻劍》有一些小小意見,但這套書卻是在看完後,印象最為深刻的,就算到現在,故事中的男女主角,時常會在腦中浮現,這是不是很可怕,實在是厲害的令人害怕阿!

  《獅子山》也是,主角范海石,個性鮮明,鐵錚錚的的男子漢,卻又處處旁人著想,但表面上卻被視為武林第一大壞蛋,但他不為名利,只在暗地裡對抗邪惡。這種故事,這種人物,又令舍長動容,得獎之事,又當之無愧。

當然,朋友們不禁懷疑,這和說話有和關係?

  自然是大大有關,表達能力的進步,無非不是持續的做「聽、說、讀、寫」,但在台灣,如果一直講電話,一直聊天,大概又會被人嘲笑「長舌公、長舌婦」,在社會上是不被允許的。
  「少說,多做」的奇怪觀念,依然深深的植在人心,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抹滅的。說,就這樣被限制住了。能有機會聽嗎?

  至於讀,在台灣並不盛行,台灣的閱讀風氣,一直非常差。就像學生如果關在家讀書,不是看學校的課本,那就不叫讀書,那叫娛樂。
  如果不是學生,卻時常在家閱讀,那就更慘了,不是被冠上「宅男」、「腐女」,不然就是「書呆子」,可見要在台灣持續的做閱讀,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氣,更要有相當的覺悟!!

  寫,更令人嘆息,前面都做不好了,這項更不用說了,一定不可能會好的。在四處逛網誌的同時,看著許許多多年輕學子,還是同輩朋友,不禁更令人搖頭不已。
  許多看起來和舍長同時期寫網誌的朋友,即便大多現在再看和剛開始寫時依然沒啥兩樣,雖然更有些已經寫了好長的一段日子,不過寫作技巧依然沒什麼太大改善......這不是很可惜嗎?或許更令人惋惜吧!

  雖然舍長本人不敢說自己寫的多好,但不怕丟臉的持續寫,相信『便當讀書舍』還是有目共睹的,自然文筆也在持續的再改善中。

  作家朋友說:「很好奇你(舍長)的思想,到底在想什麼,有時我說一句話,你回的完全是我無法想像的答案,未免也太跳脫了。」於是我只好回她:「因為我是書砌成的。」
  當然有這樣的想法,不只她一位,在無名小站生存了這麼久,有太多人私下對舍長這麼說。近來和另一位作家朋友見面,她也是這麼對我說的,實在很懷疑舍長的腦袋到底在想什麼。

但,和「遙言」呢?

基本上我們兩個對話是毫無窒礙的,這就是一種邏輯上的默契。
這無關作家朋友的錯,是她們和我們思想不一樣,邏輯上有許多不同。


如果你真的有心出人頭地,請多說話吧!
作家,也是需要持續和人溝通,學習的。

持續的「聽、說、讀、寫」才是邁向成功的王道!
少說,多做......最終只會做到死,不死就真的該偷笑了。

相信我,舍長有切身之痛!!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