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引用自博客來)

一個人,當他所受的痛苦,對他所產生的後果已經是無法哭、無法罵、無法拼命的時候,那才是一種真正震撼心靈的痛苦。

  東廠與西廠,相信對歷史有些研究的,應當都知道才是。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皇家特務機構,就如美國的中央情報局CIA一般。

  原本我以為這是一本很嚴肅拘謹的歷史書,但閱讀後實則不然,這是由筆名為東方明的作者所撰寫的小說,他考究一些明朝歷史穿插其中,但也虛構了許多情結,讓故事更為生動有趣,老實說頗像武俠小說的風格。雖然東廠與西廠這段歷史是頗沈重的,但閱讀起來倒是非常有趣,尤其是作者以暇意的小說風格撰寫,更增添許多閱讀的樂趣。

  上卷為西廠,下卷為東廠。也是因為西廠是建於後,但存在卻很短暫,很快就覆滅了。西廠的建立實在是一個偶然,建立後卻做著和東廠一樣的事情,想想看同樣在一個朝代,卻存在兩個做同樣事情的機構,可想而知,這必定是對著幹,兩兩對立,相互爭功。

  故事由乃王朱見濟拉開序幕(歷史他4歲便夭折了,所以這是虛構的),成化皇帝惟恐他的兄弟進行類似父親那時的「奪門事件」,對他極為防備,因為朱見濟曾經被立為太子,這對他而言是極大的威脅,於是與親信汪直密謀殺掉這位堂兄弟。

  而西廠的成立就如前面所述,實在非常偶然,由於上一代有「奪門事件」,讓成化帝朱見深非常惶恐,就在成化12年,當時有名道士李子龍想登萬歲山,觀察內宮,卻意外讓錦衣衛校尉發現,傳出李子龍有弒君意圖,於是李子龍被伏法。

  就因為這樣的契機,派出了他最信任的宦官汪直出宮伺察,其後結果憲宗(成化帝)認為是東廠失職,這時汪直便趁機搞了一個西廠,更以他為首,為皇帝消災解厄,短短幾年間,西廠人力更超越東廠,更擁有與東廠相同的特權,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汪直更為西廠最高領導人,把持這權力胡做非為,直到成化18年東窗事發,西廠便走入歷史中。短短的6年間,卻也陷害了無數忠良,殺盡了無數人民。

  而本故事有趣的地方便是在此,作者用一個歷史上毫無活躍的人物穿插其中,由於成化帝對堂兄弟朱見濟恨之入骨,便與他最信任的親信汪直密謀,汪直想盡辦法殺掉朱見濟。而汪直便用他旗下的特務機構西廠,不斷的想盡辦法的「合理」做掉朱見濟。

  看似簡單的一個行動,卻每每遭到破壞,對,因為還有一個特務機構東廠,雖然這時候他的權力已減弱不少,但基本並沒有失去,於是只要西廠想做的事情,東廠便予以破壞。直到最後汪直辦朱見濟到了最後一步,還是遭受了毀滅的打擊,敗在東廠第二任主事者尚銘手上。其後西廠便走入歷史,東廠又恢復的往日的權力。

  到第二部,述說東廠的沒落,直接拉到最後一任主事者魏宗賢。這時的皇帝明熹宗,也可以稱為天啟皇帝,當然是個不務正業的皇帝,他其實是個木匠天才,所以即使當了皇帝,還是時常在幹木匠的活兒,也由於父親明光宗在位不足30天便掛了,所以就以16之齡登基,也因此更須仰賴太監魏忠賢,當然也造就了後者更專權亂政。算是明朝最黑暗的時期,此乃大悲哀也。而這也使得魏忠賢後來權力大到人稱九千歲

  故事由天啟帝夢起一段故事,在當東宮太子時所發生的暗殺事件,對此他忽然想了解背後的真相,於是派出了楊漣王之采一同辦案,意外牽扯出背後的總總陰謀。而在他們辦案的同時,魏忠賢也藉由耳目了解天啟帝所要撤查的事情,於是展開一連串的防堵措施。

  雙方就這麼一來一往的相互較勁,但無奈東廠勢力橫行,讓楊漣與王之采束手無策,更在最後楊漣坐在自家書房中了解到「震撼心靈的痛苦」,是那種無法哭、無法罵,甚至連想拼命一搏的機會都沒有可能,最後只能投降屈服。

  可魏忠賢哪是那種會放過對手的人物,設下一道局,一舉把朝廷正派人士一干打翻,這一局也堪稱權力顛峰之作,這一局可說是他全面的勝利,但東廠的末日也不遠矣......

  兩年後天啟帝終於縱欲過度而歸天,接著由他五弟繼位,也是明朝最後的崇禎皇帝,但這時明朝已經岌岌可危,雖然他有心排除萬難,歷史對這位皇帝的描述「一生操勞,旰食宵衣,每天夜以繼日的批閱奏章,節儉自律,不近女色,天天生活在操勞、恐懼、痛苦、煩躁與焦慮之中。」不過即便如此為了明朝,但還是只能無奈,因為明朝這時已經病入膏骨回天乏術了。

  不過魏忠賢最後遇到他,也算是咎由自取,他未料到朱由檢繼位,也未料到對他恨之入骨,所作所為都一清二楚,於是也算是遇到天敵,就此命喪黃泉。東廠也就這麼走入歷史......

  雖然這是虛構的故事,但讀完後卻有意猶未盡之感,對於中國歷史興趣又增添幾分。其中最精采的大概就是雙方角力一來一往的那種過程,來有用刑過程的描述,真是令人毛骨悚然阿!恐怖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平凡舍長 的頭像
平凡舍長

便當讀書舍-舍論出於凡人!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