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卡繆版書衣  


「你真的有那麼愛這個世界嗎?」


  作者卡謬,因這書而成名。不過我對他倒是不太陌生,過往曾讀過他的另一作品《瘟疫(鼠疫)》,其後發覺這書真的很不得了,光這題材,在許多後世作品中都有見其運用,像漫畫《仁醫》其中有篇瘧疾的篇幅,個人覺得大概就是從這引用而來的。(這個以後有空寫時再談)


  日前見到簡友讀了這書(請點這),原本是沒啥興趣閱讀的。只因先前買的那套「中國古典名著」大書擺在家中,每日見著這套書還未看完,每每總是讓我如芒在背,夜夜更是難以適從。直到日前和簡友閒聊時,他竟然和我說:「我覺得異鄉人根本就是在說你!!」

  這一番話讓我大感訝異,畢竟當時沒讀過我實在也不知他為何所指,心中於是浮現了不少問號,這便讓我對這書起了濃厚的興趣。下班馬上飛奔至圖書館尋來一翻,想來是進來大書看多了,忽然覺得這書儼然成了「小書」。可這一翻,我忽然更訝然,果真如簡友說的,我讀完後也有這般感覺,主角莫梭的性格和我還真是相差無幾...奈阿ㄋ。


  在說這書之前,我們先來談談作者卡謬這人,他思想核心是「人道主義」,也就是人的尊嚴問題。說到這就要談及存在主義,這主義的先驅,有機會讀讀就知道,他就是在說「我」的存在。而卡謬因學校教師的影響,把這些先驅的作品推薦給卡謬讀,進而影響了他一生。

  在他的創作中,卡繆的創作存在大量的二元對立的主題,不過在我印象中《瘟疫》一書好像沒有勒。不過這本《異鄉人》最主要的是在講述在一樁殺人案中,「有罪與無辜」的對立問題。

  尤其是故事下半部「檢方」與「辯護律師」的攻防戰,不由得讓我想起日前看的《委託人》電影,我甚至完全相信該電影便是以這書為中心架構所改編的作品,只是在《委》片中,「有罪與無辜」和這書的主角顛倒了。這書的故事主角是無意識的犯案,而《委》片主角則是預謀犯案。


  說起來這故事真的不長,頂多算是一個小故事而已,然而其中勾劃出主角莫梭的性格,其實他並不是眾人所知的性格,只因為他的性格太超脫了,導致他無法融入這個社會,或許更明白的說是「眾人難以容下他」。說來這應該算是中國古老的道家性格,不過畢竟莫梭是西方人,沒有中國這樣的圓滑性格,導致最後衝動犯案,最終被眾人極其荒謬的判刑。

  整個故事一開始是莫梭這個人,因母親過世而趕往安養院處理母親的喪禮,勾劃出莫梭的基本個性。下半部則是莫梭衝動開了五槍殺了阿拉伯人後的法院審理過程,算是被社會審判的過程,這也是社會如何扭曲他原本的性格所做出的詮釋。


  這故事就讓我想起韓非子的「說難」,要述說清一件事情很難,要述說清一個人更難。其實每個人的內心世界都極其不同,尤其是書讀多的人,我這所指的並不是學歷高,也不是書獃子,而是指腦袋靈活之人,算是一般所稱作的「方外之人」,這樣的人內心在想什麼,實在不是外人可以知曉,更不是外人三言兩語能說明白的,但他們也未必會主動告知他人自己是怎樣的一個「我」。


  就像我最近到一家小公司上班,說實在的這工作也是蠻瞎的,裡面的同仁給我的感覺大概都是沒到過大公司工作的人,聽他們日常閒談,總是讓我感到很好笑。可這也可能是我自己的個人揣測,事實如何也未必就是我揣測的就算。而我也懶得說什麼,日常間也盡量保持沉默,最後被冠上了「古意人」,倒也樂得輕鬆。

  就像故事中的莫梭,很多事在他眼中,也都很明白,只是他懶得和人述說而已。即使對方表達錯了,他也不想辯駁,畢竟很多事情都是越辯越不清,越辯越錯。可事實如何,真相並不是眾人所見所想的那樣。


  作者在上半部勾劃出主角的基本性格,就像個很明白事故的聰明人,但給眾人的外表卻是「古意人」,並不是他刻意如此,只是懶得述說罷了。在中間做一轉折,把故事帶進了後半部的審判過程。這轉折是很明確的,莫梭槍殺了阿拉伯人,是出於因「都是太陽惹的禍」進而「衝動」犯案。在法庭審判的攻防中,檢方卻藉由莫梭過往的種種片面行為,拼湊出莫梭是「預謀」槍殺阿拉伯人。讓看似毫無關係的種種關係,卻促成莫梭殺人事件的荒謬完結。


  在結尾有段寫道:一個謀殺罪被告,若只是因為沒有在他母親下葬時哭泣而被處決,那又如何?薩拉曼諾的狗的地位,等同於他的太太。舉止如機器人般的嬌小女子,跟馬頌娶的巴黎人,或想嫁給我的瑪莉一樣有罪。雷蒙和比他強上許多的賽勒斯特同樣是我的哥兒們,那又如何?瑪莉今天為另一個莫梭獻上雙唇,那又如何?眼前這個死刑犯會明白嗎?」


  在下半段檢方和辯護律師精采的攻防中,檢方痛恨莫梭,主導了整個判決方向。檢察官用莫梭母親死了,連其母遺體的最後一面都不想看的人,也沒人有感受到他有任何的悲傷情緒。甚至在母親遺體前抽煙、喝牛奶咖啡,甚至在母親下葬時沒哭泣,便主觀的認為他是一個冷血的人。

  而在葬禮結束後的隔天,便和瑪莉約會、看電影,甚至過夜。對他而言,瑪莉是喜歡他的女人,但他並不愛她,可是要結婚的話也可以(可這裡我不得不說,大多數人結婚不都是如此嗎?),卻在檢方的主導下,成了莫梭的情婦,暗指瑪莉是水性楊花的女人,並不是兩人關係並不是真心相愛的情侶,只是逢場作戲而已。當然這樣對莫梭又是一個大大的傷害。


  鄰居雷蒙是個打女人又不務正業的人,但他本人在法庭上主觀認定自己和莫梭不錯的哥兒們。這又讓陪審團對莫梭的印象大大減分。到最後莫梭犯下殺人犯後,始終不懺悔。並為他帶來了難以反駁的負面印象,讓眾人一致認為他是「冷血的殺人兇手」,是「蓄意」的犯案。作者卡謬藉著莫梭這個「我」傳達出,「傳統思維」與「不被這思維接受另一方思維」兩者的對立問題。


  讀完這故事後,讓我想到過往許多荒謬的事情。就像在BLOG上,每當有格友想關格時,總是會出現有些關係的朋友不斷的想去「說服」對方不要關格,其中有隱含了不少人情壓力,企圖要讓對方無法關格,讓對方礙於人情的繼續寫BLOG,甚至有更嚴重的是還夾雜了一些威嚇性口吻。像這類事件,讓我每每感到驚奇。其實寫不寫,和其他人有何關係呢?

  像之前有人私下和我說:「我覺得你寫的總是沒寫出自己內心想法,你應該多多寫你的內心想法才是。」看到這問題,我卻感到非常好笑。我的內心想法寫不寫,又不是旁人說的算,BLOG本身就是很主觀的,板主也就是「我」,我想寫就寫,不想寫就算了,你來逼我寫,我就要寫嗎?對吧。

  何況那朋友自己想把內心世界寫出來給人讀,那也是他自己的事情。看文章的讀者也是,他雖寫了,看不看也是讀者這個「我」的自由,畢竟世間沒任何一條明文有規定,有人一定要寫什麼文章出來供他人看,也沒一條明文有規定,要人一定要去讀某特定人士的文章吧。這一切都是很自由的。


  記得以前見過一位知名兩性專家寫的文章,內容簡短概述:「有一對情侶交往幾年,生活模式很穩定,在一般時候並無交集,因男女雙方都忙於工作,而雙方約會日都安排在週末,由女方買餐點去男方租屋處,雙方一起看電視,或租DVD。在一般時候,雙方都很忙碌,也不會有電話問候等等的。」於是這專家評論,這男方並不愛女方。由於這女方是這專家的友人,專家勸友人道:「這樣的生活不如分手,因為他不愛妳。」

  當時見到這文章,我不由得想起孟子曰:「人之患,在好為人師。」就拿一位當紅的兩性專家,自己是位單身主義者,卻出版了一卡車多的兩性書籍,這不是讓人感到很奇特嗎?這些書中到底有多少可信度?我只能打上了一堆問號。

  就像上述的這對情侶一樣,他們這樣生活模式有什麼不對?我們這些旁人有什麼資格說他們這樣是錯的,是男方不愛女方,或者是女方不愛男方?如果他們雙方本身都能接受這樣的相處模式,彼此愛著對方,何錯之有?



「結論是,我發現即使在外頭僅生活過一天的人,都能在監獄裡待上百年。他以有足夠的回憶,不會感到無聊。」

世間很多事,都不是只像表面那樣... 

創作者介紹

便當讀書舍-舍論出於凡人!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汪汪比熊犬
  • 嗯...世間的道理沒有完全的對或錯,只在於用什麼角度去看了。

    舍長這篇,真是正中我心啊......讚 !!![:emotion1338652383-2682215819.gif]
  • 呵呵~~其實是卡謬大人厲害

    內裡其實勾劃出很多東西
    我寫出來的大概還不足十分之一吧
    衍生問題還有許多許多是我們可以探討的^^

    平凡舍長 於 2012/07/15 12:28 回覆

  • 簡遙
  • 果然解說得夠水準,
    相對於我們今年都有進了新的公司,
    我們在那些同事眼中也是"異鄉人"吶,
    但二個格格不入的世界觀交集了之後,
    總是會彼此影響,
    大公司影響小員工;
    大男人影響小女人;
    大女人影響小寶寶...
    大的總是要控制、同化小的,
    就像滴一點墨汁到海裏頭,
    那小墨汁也只能迅速地被大海分解,
    何況是定力不夠的人呢?
    最後為了生存下去,
    總會習慣的,
    但順應著環境並不見得要拋棄原本內在的自己,
    這才是本書所要傳達的重點之一。
  • 呵呵~~你比較安份
    我還不知會留多久^^"

    最後那雖然不能說是錯的
    不過也未必是就絕對。

    莫梭雖然沒拋棄原本的內在....可他最終還是面臨了消失於世界的窘境
    這對於世界就顯得沒啥意義,畢竟這世界是給活生生的人使用的^^

    平凡舍長 於 2012/07/15 12:32 回覆

  • jasonla1996
  • 文中說的兩性專家,
    談論別人的感情容易,
    處理自己的感情就難了!

    世間事,確實不能只看表面!
  • 是阿~~現在的專家都是如此
    專門讓人離家的^^"

    平凡舍長 於 2012/07/15 22:10 回覆

  • 喬小夫
  • 呵呵,我原以為說,所以要多了解一下舍長,可以去看看「異鄉人」囉
    不過,再看舍長講下去,我突然覺得,就如同舍長所說的一樣
    不論是人或是事、物都好
    一切都是看你以什麼角度來解讀,沒有絕對的對錯
    有時候事情內容真相,真的不一定是別人可以理解的
  • 呵呵~~去看了,應該也能了解吧XDDD
    其實我講的大概不超過十分之一吧

    經典的魅力就在這,可以無限衍生的.....豈是我這小文章能相比的^^"

    平凡舍長 於 2012/07/15 22:11 回覆

  • 慕紀客蓓
  • 那人既然是「私下」告訴你, 就並不是要逼你的意思! 當然你仍擁有你完全的自由啊~~
  • 呵呵~~可見那人還未看透....不然怎麼會這般攬事呢^^"

    平凡舍長 於 2012/07/15 22:12 回覆

  • 慕紀客蓓
  • 有道理耶~~受教受教~~
  • 受教@@"

    教在哪?
    受在哪?
    教受.......呵呵

    平凡舍長 於 2012/07/15 22:24 回覆

  • 智愚
  • 存在主義之所以能主導與影響幾十年的社會風氣
    有他的深度與廣度.

    我年輕時候也深受感染
    到今天對生命的態度都還有他的元素在.

    還好
    我又融合了道家禪家與佛家
    與詩.


  • 呵呵~~大致上最終東方文化都會融合在一塊
    真要說文化的極端
    我覺得西方反而是朝向「窄而深」在進行

    東方比較像「寬而廣」在進行
    凡是都可以了解,但未必要精通

    這點東西還是有很大差異的^^

    平凡舍長 於 2012/07/19 22:58 回覆

  • 瑰娜
  • 卡謬的"鼠疫"和"異鄉人"我都讀過.....那時候,我讀異鄉人覺得好沉重喔....

    凡事尊重他人的想法和行為...許多事情,我們是無須干預和費心的。
  • 嗯嗯~~這書確實有點沈重
    畢竟不是讀心情爽的書
    是很深刻的在刻劃本我存在與不存在的問題^^"

    平凡舍長 於 2012/07/19 22:59 回覆

  • LULU
  • 人類就是這樣生活著,群居﹑團體﹑社會不就這樣組成的嗎?當自己的想法跟一般常人不同,你就是異類,就是偏激,誰說的準?誰又說的對?對錯的定義又在哪?
  • 呵呵~~凡事不是這麼看的
    多讀書多思考是好的^^

    平凡舍長 於 2012/07/19 23:01 回覆

  • Liar
  • 最近有在書店看到「鼠疫」,不過還沒看就是。
    看了舍長介紹,倒是想讀一下了 :P
    開始讀書的時間其實不長,頂多1年多,異鄉人算是我開始讀書的前幾本~
    今天見舍長心得仿如進入短短的時光隧道呀~呵呵~
  • 呵呵~~書,有時間讀就好了
    畢竟非必需品,不過要賺錢,書就真的不可少讀....要有目的的涉獵才好^^

    平凡舍長 於 2012/07/19 23:03 回覆

  • 伯爵爺爺
  • 哈哈~
    有趣~
  • 呵呵~~這是一定的^^

    平凡舍長 於 2012/07/19 23:04 回覆

  • 玫瑰小丸子
  • 糟糕~~這異鄉人的書是跑到那兒去了
    呼~~二十年前看的書
    都差不多忘光了 趕緊複習一下

    書評寫得這麼詳盡 還不快拿去雙河灣投槁
    一萬元捏~
  • 啊呀呀~~什麼事都蠻不過大姊您
    幾年前濃縮一番後才投稿的說.....想不到這也被猜到^^"

    不過能不能得獎,我就不太感想了
    如果大姊有暗道,不妨幫我提拔提拔.....感激不盡XDDD

    平凡舍長 於 2012/07/22 20:34 回覆

  • 玫瑰小丸子
  • 我若有暗道 我自己早紅啦我
    你不知道我一直在夢想自己是暢銷作家嗎XD

    我是覺得你的書評真的寫到一定水準了
    不去試一下 可惜啦
    雖然我寫不出來 但至少還算看的出來
    我乾脆當評審算了 哈哈阿~~
  • 呵呵~~我也一直在夢想說XDDD
    從好幾年開始,就一直在夢想了^^"

    之前投了一堆結果沒中,我好失望
    最近才又投下這篇
    就被大姊猜出來......太神了XDDD

    平凡舍長 於 2012/07/23 21:56 回覆

  • 王拉拉
  • 我也很想看看這本書~ 看了平凡舍長的分享 更心動了
  • 呵呵~~其實這同時我還借了另外一本
    那本卻意外的比這本好說^^"

    平凡舍長 於 2012/08/04 18:40 回覆

  • accrcw75
  • 吾兄這則寫得精闢,個人心得部份也很精彩。異鄉人亦是我最愛,我也經常拿這著作與plague於個人的格中相比。我認為作者是故意寫這兩本書,用一個消極/積極對比,來闡述意義與虛無的論調。
  • 大哥話別這麼說....您的社論寫的也真是淋漓盡致

    不過後來我讀了夏目漱石的「心」,我覺得那本比較讚說
    但說起來兩本核心都差不多

    有興趣也可看看^^

    平凡舍長 於 2012/08/26 01: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