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論-15(這還是簡遙的創意,感謝感謝!!)


「有多久沒跑步了?」

前不久,不知哪根筋啪到,看著外面晴空萬里,就想說去運動場跑個步吧...


  想想距離上一次跑步時,已是N年前的往事了。那是在當兵時候的事情,如果要再往前追溯的話,大概已是國中、小時期的體育課吧,不過那太遙遠,就不提了。

  說說當兵時的跑步的事情。沒法度,那是我這一生逃不了的命運,是那年代每位中華男兒都要接受義務,也是一種殘酷嚴苛的洗禮,記得從小不知從哪傳出的「當兵可以讓一個男孩變成一個男人!」你信嗎?一派胡言,打死我都不會相信的,縱使時過今日已退伍多年,我還是不相信這句鬼話。


  我只記得那時每早,聽到「嗶~~」一聲,緊接著「部隊起床」隨之而來,縱使內心抱著千百千萬個不願意,總之沒得商量就是沒得商量,想賴床一下都不行,只好死心的爬起摺「豆腐乾」。題外話,一年多的歲月摺下來,我始終抱著很大的疑問,這和打仗有何關係?豆腐乾摺的越好,打起來會越強嗎?當然,直到現在也沒有解答...總之就是一個刁難菜鳥用的伎倆罷了。

  起床後呢?等跑步嗎?哪有這麼簡單,所有動作都是很快速的,刷牙洗臉,一堆有得沒的,外加早點名,最後當然還要等大官,最終才是做作暖身操,最後才是開始跑步。所以說,軍中的不自由,沒當過的是很難想像的,連跑個步都需要經過非常繁瑣的程序。


  雖然在我那當兵的年代,已經無法和更早之前的前輩相比,畢竟他們跑得是5000m,而我那年代已改成3000m,不過雖說是少了2000m,不過真跑起來,要在15分內跑完,也蠻有得拼的,也不是件輕鬆的事兒阿。尤其是當時調到南投受訓,那3000m跑下來,還有下坡和上坡,前1000m下坡,很容易;中1000m在平地,也不難;最後1000m上坡,那時我強烈的感覺,要死掉了...

  不過事隔這麼多年,我也不得不說,早已忘記跑步的那份感覺,沒忘的只有對跑步的「深感痛絕」。畢竟當兵跑步不是我自願的,一切都是被逼的,被逼的!!


  直到日前,重回運動場上,感覺蠻好的。畢竟「人活著就是要動」,想想離開職場也好幾個月,都沒動那也太不像話了。所以離開職場後,我一直在家做運動,像舉啞鈴,做仰臥起坐、伏地挺身,踩踩健身腳踏車,幾個月下來,體重也是直線下降,還算不賴就是了。

  大概就是這樣所衍生出的一個自信吧,讓我有點夜郎自大。只要想起在家踩腳踏車,上去一踩就是40~60分之久,這讓我有點看輕了跑步,感覺應該不會太難,大概有點像兒戲吧,隨便跑跑應該也不是問題,可能10圈是很稀鬆平常的事兒。懷著這樣的自信,讓我對跑步抱著無限的信心,兒戲麻~~兒戲麻~~


  豈之,當開始跑第1圈後,說真的,兒戲的想法還持續的存在,因為太容易了,有點無感,畢竟才400m本來就不是難事麻~~不過第2圈開始,我妄想中的信心已被硬生生的被拉回到現實,原來,難度就在這徹底的顯現。放棄的念頭如脫韁的野馬,在腦內狂奔,什麼踩40~60分鐘的腳踏車,那和這簡直無法相提並論,完全是兩回事。

  於是第2圈拖著死命的意志,終究還是讓我拖回了終點,不過,野馬已經徹底失控了,所以我很了當的「放棄」,改用走的,走了2圈後,才又開始繼續跑,同樣的用在重複一次先前的情況,第1圈很輕鬆,第2圈又完了。第一天,總共只跑了5圈就收拾包袱回家了。不過回家後,我強烈的感覺到雙腳不聽使喚,何況我又住3樓,這簡直是晴天霹靂...當然,隔天我很有自知之明,因為野馬徹底的征服我了。牠贏了,我放棄。說錯了,是休息~~休息~~


  就過這樣就放棄,那還不如不要開始。對吧。所以第3天我又去跑了,有跑果然有差。完全可以感受到跑步的魅力,說來簡直就和做股票一樣令人興奮。這次我定下了目標「10圈」,想想那時也有點拖大了,以433的方式分3次跑,當然中間照樣是改成用走的方式做休息。很慶幸的,我有堅持到目標結束。

  算來,這應該大有改善。就這樣維持了5天,沉悶,毫無變化,沒有興奮的日子。直到第一星期結束後,下一星期的開始,一個嶄新的開始,又不知哪根筋不對了,我竟然把目標再度提高「連續跑10圈」,看來又有點拖大了...


  那天,我印象很深刻,甚至有點感動,我完全難以相信,我竟然能跑完10圈,10圈耶~~經過一星期的調適,前3圈基本上都不是難事,很輕鬆的結束了,第4圈開始,我開始感覺到意志逐漸在動搖,但我還是把心一橫的把動搖的意志緊緊的握住,誓死也要跑完10圈。

  終於跑到了一半第5圈,眼看終點快到了,可在終點前,意志瞬間崩裂,老實說這簡直是惡夢,理性與感性在天人交戰,那時我很猶豫,理性說:「要堅持,10圈!」感性卻說:「再跑下去你會死的,會死掉的!!」啊呀呀!!這簡直是太邪惡了。分明是天使與惡魔的對抗。


4564576575


  就天人交戰的過程,終於還是來到了第5圈的最後一腳,那瞬間,我的「理智」勝了!灑花,狂喜,於是我開始了第6圈的路程,說實在的,真不輕鬆,這時重組好之前崩壞的意志,繼續奮戰。我想這是我個人的障礙,也算是我對0、5之數的偏愛吧,總會把這當成個段落看待。

  當跨出第6圈後,說真的,已經不是能不能的問題,那時我完全相信,我可以跑完第6圈,甚至是第7、8圈,直到第9圈,心想,「最後兩圈了!」耶~~耶~~耶~~


  會這樣想嗎?鬼扯,當然不可能,鬼才相信,那根本是天真的想法,對一個快累垮的人來說,會想到的當然是「靠!還有兩圈,什麼鬼阿!」就這樣,意志又開始動搖,可是想到自己已經堅持了8圈,最後2圈算啥,快了快了,快結束了...死拖活拖的也要拖回終點,就這樣好不容易的拖回了第9圈,狂喜!


  最後,第10圈終於來了,魔鬼的第10圈,想想在第1圈的第1步時,我想都不敢想,不過堅持下去就絕不是問題。可第10圈有這麼容易嗎?

  鬼才相信有這麼容易,我只能說,那時意志已經瀕零潰散,尤其到後半圈,一度想放棄,腦內不斷的浮現,「放棄吧,放棄吧,放棄吧」的邪惡念頭。可我已經堅持了9圈半,最後半圈,就半圈而已,再半圈整個就結束了。理智不斷的說:「現在的我,是最強的!」這算是自我催眠的一種手段,好歹我也讀過書,這招我也是有學到的,這時,不管用什麼手段都要跑完。直到踏上終點的那一刻,感動,狂喜,淚水,早已不自覺的湧現,我終於堅持到第10圈了。第10圈!!


765377645  


為什麼要寫下這段?


  說實在的,論跑步,我沒什麼資格說,只是我對跑步過程的一種經驗分享。因為在運動場上,很多老人跑起來都比我快很多很多,而且也跑很久很久。這經驗就如前一篇「舍論:人生從逆轉開始,結尾我引用了何飛鵬先生的一段話:「第一次的成功最難,走過困難的經驗最寶貴,只要走過逆境,人就會累積解決的經驗,下次面對困境就不再害怕,就有能力面對。」

  連續跑10圈,說來也真不是什麼難事,只是一個堅持問題,也唯有第一次10圈是最困難的。自從第二星期的開始跑完了這個10圈後,第二天再跑,就沒這感覺了,征服過了,就沒這麼困難,有的只有容易、簡單,最終很平順的結束。其後,就一直跑持10~20圈的範圍,時間多,就多跑一點,時間有限就跑個基本的10圈,如此而已。


  不過在跑的過程,這才發覺,跑步哪有什麼專家,那都是一派胡言,鬼扯。記得在當兵時,跑3000m總是讓我累的跟狗一樣,為什麼會這樣?因為那是跟部隊跑麻,人多事雜不是沒有道理的。其實這和看書的道理是相通的,每個人的閱讀速度不同,讀慢的硬要去和讀快的相比,書自然也是沒法讀好,光追,就夠累死人的。

  跑步的道理自然也沒什麼不同,每個人的體格不一,有些人腳長,跨出去的間距比較大,有些人腳短,跨出去的間距比較小,間距小硬要跟間距大的跑,自然也會累的和狗一樣。跟隨自己的步伐跑,才是跑步的致勝關鍵。


  剛開始我也不是很懂,靠著跑步不斷的是感受身體的一些細微感覺,這才發現,在學生時期體育老師總是說,「要用腰跑。」那時我總是在想,「我還靠腰勒~」明明就是用腳跑,哪來的用腰,又不是在地上滾。其實這說的,就是靠腰的扭動,去帶動大腿做一個抬腿的慣性動作,算是一個省力作法。

  像跑個個把月下來,自從第一次連續跑完10圈後,我停滯了許久,一直停留在10圈的限制,每每在10圈的終點前,總是想,「要不要在跑1圈,不過最終還是放棄了,打消念頭回府。」直到某天時間多一些,才打破了這限制,隨後,才發現10圈、11圈、12圈...20圈,其實那根本不是體力的問題,跑久了身體會自然的做了微調,採取一種省力的慣性動作,這應該就是俗稱的「省力化作業」,這是身體自然產生的,不要刻意去學專家教你的,那會讓你累的跟狗一樣。


  像我在跑的時候,看到有群人每天定時的在這跑,後來才聽聞他們是我們這區的「跑步協會」,看著他們跑,每個人動作根本不同,有些人就是很隨性的跑,也沒跑的比他人少,就是隨自己步伐而已,跑習慣了,身體自然會感受到的,自然會有個慣性動作出來,如此而已。只是,每每在終點前,「意志力能不能堅持下去」那才是最大的問題。聽著,跑步是意志力的問題,絕不是體力的問題。


7563


是「意志力」的問題!!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