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論-11.jpg


《老子》: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


  且說,傍晚過後,一卡車的杜康實實在在的擺在牧熊眼前,這下可好了,杜康可真是牧熊的最愛!可以讓他忘了爹娘,忘了老伴,忘了兒女,甚至連學生都可以忘了。


俗話說杜康這玩意,可厲害哩。

一喝解飢渴,再喝解憂愁,三喝忘春秋。


  早已一翻而上,衝進卡車內開始要豪飲。可就在這時,伯爵爺又不是不知他老人家的個性,一喝下去定沒完沒了,想想一卡車灌完,哪裡輪得到他來解決他的事情呢?

  二話不說的馬上把老師手上的那罈杜康搶走,硬是把老人家從卡車內拖了出來。這下可真惹得牧熊極度不開心,卻又無可奈何,眼巴巴的乾望那可車杜康,最後也只能無奈的罷手。就看在那卡車的份上,也只得先治療沉陷昏迷的伊餓珊...又是一嘆。


  話說牧熊自從藝成「萬物臣服術」後,在醫界的地位順速竄升,由一個小小的實習醫生,到最後成為國內首屈一指的心理權威,這全賴那術法,畢竟可以自由的操控人心麻~也因這樣進入軍界為醫學研發中心首席執行長。當然他為什麼會成為首席執行長,背後當然是大有問題,要是要把這過程寫出來,肯定又是一個大故事,我們這就暫且按下。


  俗話說,醫者人心。身為一個老師,身為一個醫生,豈能讓學生失望,豈能讓病人失望。既然學生求助,於心於理,都應該盡量幫助才是。當然最重要的是那卡車的杜康...

  於是牧熊先要伯爵爺把病人抬到旁邊的手術床上,讓他好好的觀察這病人現在是什麼情形。普一接觸,牧熊以動用「萬物臣服術」入侵到伊餓珊的腦中世界,這一觀,讓牧熊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一入眼的是,一座中世紀的城堡,走入堡內,左右竟還有無數的軍隊士兵在訓練,經過許多走道後,最後入眼的是銅牆鐵壁的內堡,內堡前方是萬丈階梯。牧熊在想,這病人的精神世界還真超乎驚奇,大概自認為是女王吧,不然則是被害妄想狂。他當然沒猜錯,真的是被害妄想狂。

  可這萬丈階梯在他眼中算什麼,門口的士兵更不用說,簡直是不一樣級別的人物,一個箭步,一個翻身,輕而易舉的便要上了城堡大廳。只是走入堡內,又是一陣訝異,只見在這空曠的大廳內,什麼人都沒有,只見伊餓珊獨自坐在中央的大位上,大有傲視天下的姿態。


  這時伊餓珊看見了入堡內的牧熊,大喊:「大膽刁民,沒我允許竟敢擅自闖入...」只不過「入」字還沒說完,牧熊早已一個箭步,起手就是給王位上的伊餓珊一個大巴掌!

  換牧熊道:「八格耶魯,老子自出道以來,底下帶出過多少人,哪輪得到妳來咒罵我。無知小輩,今日如果沒有好好的教訓妳,哪對得起蘇家絕學。」隨即又在伊餓珊身上招呼了不知多少回。


  大概知道是幻境,牧熊下手一點都不輕,更可以說毫無留手的跡象。心道:「多虧了他,不然平常真找不到人來練習這祖上絕學,還真不知威力如何?」自從藝成後,從沒試試功力深淺,真不知這套到底有沒有功用說...這下正好有這機會試試。


  這裡要先說說蘇武當時所創的「百獸屈服術」,自古以來,屈服只有兩種,一是用絕對的武力,讓對方心悅臣服,另一則是用柔性,感化牠們。所以屈服術也分為「攻擊篇」與「治療篇」兩者。雖然牧熊習得後,又經過了一番改良,但本質上並沒有什麼改變,依然還是分為攻擊篇與治療篇。


  而他現在便使用極度強悍的攻擊篇,打得伊餓珊不知倒地了多少回,又不知飛起了多少回,最終還是只有趴在地上的份,至此,牧熊自認為由此翻教訓之後,應該能讓她清醒過來,於是很滿意的不出城堡大廳,更在外面傲視天下的大笑三聲「哈~哈~哈~」開心的離開了伊餓珊的意識。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伊餓珊的妄想症有多麼的嚴重,就在他離開後不久,伊餓珊竟又從地上爬起,硬是死命的爬回了王位上,雖然被打得鼻青臉腫,但絲毫沒有減損那高傲的氣燄,「哈哈哈~~沒有人可以改變這世界的。哈哈哈~~~」


  就當牧熊回到了現實後,一睜眼便對著伯爵爺說:「等等應該就醒了,我剛侵入她的意識,教訓了她幾下,她一定會為之清醒。」只是這倒令他感到意外,一個時辰後,伊餓珊竟全無知覺,毫無甦醒跡象...登時讓他老臉有點在學生面前掛不住。

  而伯爵爺也知道如此,馬上為老師解圍的問:「是不是症狀太嚴重,要不要在入內觀察觀察。」牧熊礙於顏面只好再侵入一觀。誰知,這一看已經超乎他的想像,最後只能無奈的退出伊餓珊的精神世界,對伯爵爺說:「這人的病症著實不輕,看來要用點非常手段。」


  隨即牧熊開始和匕熊犬溝通。幾個眼神,匕熊犬已意會,一口銜住伊餓珊便往牆壁狂奔,順勢一甩,伊餓珊竟重重的黏在牆壁上又掉下來,在旁的伯爵爺看了大呼驚奇,只道:「老師這樣下去,她會不會重傷不治?」牧熊道:「老師有讓你失望過嗎?」伯爵爺:「這倒沒有。」牧熊:「那就是了,在旁好好看就行了。」

  就在他們對話的時候,匕熊犬早已把伊餓珊拋摔了不知幾十回,只不過如此摔法伊餓珊始終不見清醒的跡象。這就樣持續了好一段時間,牧熊才下令匕熊犬先停著,讓他再觀察觀察。牧熊觀察後道:「這人的病著實已不能用普通症狀來衡量,要是換做其他人,在這樣連番重擊下,早該醒了。」伯爵爺在旁附和道:「就是說阿。」


  牧熊道:「我原以為,像這類裝睡的人,就是不願意面對現實,所以才會把心靈緊閉,讓身心處於分離狀態,在第一次由內而外的牽引下,換做是一般人早醒了,即使不醒,在第二次由外而內的牽引下,大多數人也都會因身體的劇烈疼痛而清醒。可她竟沒有,這可真是大呼驚奇的特別案例,看來不下點功夫是不行的。」


  由於牧熊束手無策,只好求助他的好友煩醫,也是在這研究中心唯一能和他平起平坐的執行長。一手「萬針穿心術」非同小可,說起這術法,其實就是現在的針灸,只是他的針灸又有別於一般醫生使用針灸的方式,他的銀針一出是會旋轉的,在穴道上不斷的迴旋,藉由旋力打通人體閉塞的穴脈。

  可這牧熊卻要煩醫把銀針打入人體最痛的穴道十宣穴,說起這十宣穴位處於人體手指的最末梢(布相信自己拿針刺刺就知道,絕不是開玩笑的痛)。就這樣煩醫十針齊發,瞬間插入了伊餓珊的十根手指頭上,對一般針灸來說,針入十宣穴,就已經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痛。何況是煩醫的迴旋針呢。


  這一插,非同小可。我想這天底下應該也沒有多少人能挨得住此一手法,登時妄想中的伊餓珊身體如遭雷擊,連帶的妄想中的她也驚覺到,城堡世界因痛一陣天搖地動,傾刻間瓦解。就這樣伊餓珊的身心因這一痛,瞬間合一,登時痛的她哇哇大叫,痛得她滿地翻滾,痛得她見人即罵,問候了對方列祖列宗。

  只不過伊餓珊的牙齒早沒了,即使在惡狠狠的對他們三人大罵,錯了,還要外加一頭犬,不斷的咆哮大罵,嘴裡含糊的不斷痛罵,也沒人聽懂就是了。畢竟三人一犬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什麼大風大浪沒看過,哪會怕眼前這個「病人」呢?


  隨即輩份最小的伯爵爺終於出手了,毫無花俏的一掌,使出了十分十的力道,著實往了伊餓珊的臉頰上招呼了上去,打得伊餓珊頭黏在了地上,吐了好幾口鮮血不說外,不過這倒沒打昏他的意志就是了。

  這時煩醫也出手了,瞬間一針,打入了伊餓珊的昏穴,做出了妥善的處置,讓她又沈沈的睡著了。就這樣煩醫和牧熊兩人偶後又一陣寒暄才道別了牧熊,又去做他手頭上的研究。


  就這樣雙方折騰了一晚,牧熊與伯爵爺也著實累壞了。直到隔天清明,牧熊先醒了,連忙先去探視伊餓珊的情況,不久之後伊餓珊也醒了過來,只不過伊餓珊卻只有不斷的傻笑,見到誰都不斷的傻笑,隨後伯爵爺醒來一看,問:「老師她怎麼沒有反應,只是一直在傻笑。」

  牧熊道:「大概是難以接受現實吧,得了失心瘋了。看來是沒救了,精神世界崩壞,現實世界又不想面對,所以只有精神游離,聽留在這兩世界中,我看以後都要這樣過日子了...」


  伯爵爺雖然不捨,畢竟沒法和清醒的伊餓珊做「良性互動」,不過倒也沒感到很嚴重就是了。隨即和老師感謝道別,帶著伊餓珊回到了原單位。此後又經過一陣特殊安排下,讓伊餓珊改頭換面,變成了飼舞溜,並安排住進一家由政府經營的安養中心,其實是特殊收容中心...


就這樣春去冬來,相安無事的過了一年...



  豈知,這時剛好有個德國人來台一遊...恰巧路過這家安養中心,不小心看到在安養中心外痴呆的飼舞溜,由於人生地不熟,看起人來格外親切,把傻笑看成了陽光般燦爛的微笑,而且是對著他燦爛的笑,竟一時間著迷了。


  由於經過了伯爵爺的「奶油桂花掌」改造下,早已不是昔日的村姑。那甜甜的燦爛笑容直讓這德國人歡喜,這次遊玩本是因妻子過世而出來散心的,結果因緣際會卻遇上了她,更想著要帶她回國。

  就這樣經過一番手續,這德國人找上了飼舞溜的監護人,沒想到這監護人就是伯爵爺,只是萬萬沒想到的是,伯爵爺早已為這事煩心,燙手山芋正不知如何處置。


  一聽這德國人要娶他為妻,帶她歸國。伯爵爺二話不說的已十萬火急的速度批准,深怕對方發現背後的事實而退卻。只是他不清楚,這德國人在歐洲是一個小國的國王,妻子剛過世不久,遺下一個小女孩,正當缺少一位母親而發愁,今日剛好見到飼舞溜那甜死人的笑容,正想娶他為妻,深怕伯爵爺不捨答應。

  該說這事難得的緣份吧。就這樣在雙重的離奇因緣下,兩人順利的結為夫妻,一同歸國。飼舞溜順理成章的成了該國的皇后...


[TSKS][Lie.To.Me][014][KO_CN][(089658)00-52-16]


接下來的故事,就很清楚了,請翻閱《隔鄰童話》中的「白寫公主」!!


飼舞溜問魔鏡:「魔鏡呀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魔鏡答:「當然是您阿,您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均屬巧合※ 

※讀者有任何情緒反應,皆於作者無關※




PS:

這樣就完了嗎?

當然沒有,這樣收尾豈不是太可惜了。

對吧!

其實我也這麼覺得。

所以下集開始要解說飼舞溜去了德國後的事情,還有手頭的那塊魔鏡的由來。

算是終章,也算是外傳。很好奇對吧...嘿嘿

期待吧!!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