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論-12.jpg


俗話說:「妄想之所以得以延續,皆由瘋狂開始...」



「叩-叩-叩-」

「贛塌麻死了沒,快來開門阿。」

「你兄弟來哩~~」


隨著急促的敲門聲,贛塌麻內心欣喜若狂,期盼以久的救星終於來了。


  在稍早前眼看事情無法如願擺平時,他早已暗地找機會聯絡他的鐵哥們扛霸子,一方面也是因為扛霸子是幹警察的,有他出面,一切就安心不少。

  當一聽到救星的呼喚時,當場很有默契的投予淒巴巴一個眼神。讓淒巴巴隨即意會到,她很有默契的理解,要想盡辦法的拖住眼前這位瘋婆子,阿錯了,是伊小姐。


  這時,贛塌麻趕緊衝去開門。這下可好了當他一看到他的好友扛霸子時,感動的眼淚瞬間奪眶而出,就像是看到數十年沒見的初戀情人般,一個飛撲,抱住了他。雖然這不是在演斷背山。不過我想這應該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最想見到他的時候吧。

  俗話說:「小別勝新歡。」趕緊把霸子拉到一旁述說滿肚的委屈。阿錯了,是整件事的的經過...


  這裡要先插開故事,說說這位扛霸子的來歷。和贛塌麻從小一起長大的鐵哥們,想起當時,可真是地方上的一對禍害,平常好事是絕沒有份,但壞事倒是一件都少不了,搞到最後只要地方上一發生事情,所有人第一個一定想起他們倆。

  可最令贛塌麻想不到的是,這樣的一個人竟然會當上警察?明明以前功課是爛得搬不上檯面,有時他都覺得肯定是走後門。不過當然這不是重點,如果要講扛霸子如何當上警察的故事,相信又可以寫成一本書了,書名叫『扛霸子奮發記』,不過這裡礙於版面,我們就暫時跳過。


  霸子說:「他媽(塌麻),你在搞啥東東,怎麼會無關搞出個女人來?」

  塌麻:「你以為我想嗎,我也很納悶,怎麼完全沒啥來往的鄰居住著是一個瘋婆子。」

  霸子:「他媽,你真是豔福不淺阿。話說最近『王』都跑去賣車,犯了一個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這就算了,想不到最沒搞頭的你,也想犯這錯。」

  塌麻:「他媽勒,你以為我吃飽撐著阿,就算是吃了豹膽,我哪敢去犯這錯,天底下最了解我的你,你他媽還在和我拉豬屎,講這毫無用處的鬼話。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娶了誰。是公主大人耶~~」

  霸子:「對吼,差點忘了,你娶到的是『好老婆(台語)』。」

  塌麻:「對麻對麻~~閒話少說,趕快幫我解決這事,讓我耳根清淨清淨。不然被她這麼一鬧,今晚可真是不太平阿。」


  經過塌麻和霸子一陣詳細轉述後,霸子終於理解發生了什麼事。就在兩人密集的交換意見時,忽然旁邊出了一聲「嗯~~」的回應。

  這倒讓塌麻突然的嚇了一跳。由於剛太過匆忙,眼中只看到霸子,倒忘了隔壁還有另一個人的存在,隨後經霸子介紹,原來是霸子的前輩,也是和他一組辦事的屎大俠


  說起屎大俠的成名傳奇,這裡又要再次插開故事,這傳奇是絕對有資格寫成一本武俠小說,憑他一手七十二路的「打瘋棍法」,讓黑白兩道人人聞之色變,見棍如見人,棍出著實令道上肅然起敬。

  這裡略介紹一下屎大俠。屎大俠之所以是屎大俠,絕對不能因屎而貶低他,這純粹是效法「白蓮」,出淤泥而不染。由於大俠從小家境清寒,家中世世代代挑屎維生,但這完全沒埋沒他與生俱來的才能,和內心的正義。

  在兒時挑屎的歲月中,逐漸蛻變成「屎上飛」的絕活,當然手上七十二路打瘋棍法,也是從挑屎中的一場意外,從中得到的一本絕世寶典。關於這個,請自行翻閱《屎大俠傳奇》(當然,這要等我有空寫)。


  在三人密集的溝通,直到大致了解時,房內又出現了爭吵聲。這時塌麻擔心巴巴有危險,趕快拉著倆人入內查看。

  一入內後,果不其然,家中早已成了戰場,兩個女人的戰爭已進入白熱化階段。地上到處是破杯破盤。二話不說,塌麻顧不得地上的碎片,趕緊衝入火線。唯一這次比較欣慰的是,還多了兩個幫手。阿錯了,實際上只有一位,因為大俠身分懸殊,霸子好自動的過去把伊餓珊拖到一旁。


  霸子說:「詳細的情形我們都清楚了,小姐,妳這樣是不對的...」當話說到一半時,伊餓珊早已不讓他說下去了,瘋狂似的咆哮道:「我哪裡不對,警察性騷擾阿,警察性騷擾阿。」嚇得霸子早已鬆開手。

  當然這純粹只是為了接下來的戲劇效果,霸子才不是這種會被輕易唬住的人物。當霸子鬆手後,伊餓珊持續的為自己辯駁道:「你們說阿,我哪裡不對了,我只是為了捍衛我的愛情而努力。從幾年前我就密切的和他來往,寫了三百多封的情書給他,你們說,難道我做得還不夠嗎?不夠嗎?我對他的愛,蒼天可比,日月可鑒。世間還有什麼比我有情有義,難道我錯了嗎?」

  「你們說阿,你們說阿。」隨後拉著霸子說:「警察大人阿,你們一定要站在公平客觀的立場出來主持公道,幫我評評理阿。」


  當然這下,換所有的人傻了。最先傻的是贛塌麻和淒巴巴,話說他們早在去痞邦公司前,早已結為夫妻,而住在這間員工宿舍也幾年有了,從來也沒收過什麼不明所以的匿名信件,怎麼會還有情書?

  贛塌麻對淒巴巴投了一記無辜的眼神,以表自己的忠心,絕對沒有那種事情發生。對於贛塌麻的眼神,淒巴巴完全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家中所有信件歸她所管,第一個看的也是她,實在沒有這種事情的發生。


  這事贛塌麻很自動的交給老婆大人處理,淒巴巴說:「你說你寫給我老公三百多封情書,我住在這麼久,怎麼會沒有看過也收到,妳是寄到哪給他的阿?」

  伊餓珊一聽到淒巴巴喊「老公」,她哪受得了,惡狠狠的道:「老公是妳叫的嗎?妳這賤女人。」淒巴巴:「我早就和他結婚了,老公當然是我叫的,妳這瘋婆子。」


伊餓珊:「什麼,賤女人賤女人...」

淒巴巴:「瘋婆子瘋婆子...」


  就這樣,雙方你來我往又持續了好一陣子,反倒是楞在一旁的三位男人,淪為英雄無用武之地般的杵著。不過還好有他們三人杵在一旁,不然雙方肯定是又大打出手。


  爭吵了一段時間後,最後伊餓珊羞澀的說:「我和他的情書,當然是寫在我心裡阿。這種話怎麼能寫成白紙黑字,多羞人阿!

  再說:「這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就給妳知道,這是我和他的心靈對話,我相信我們只要心有靈犀,他一定可以收到我想對他述說的甜言蜜語。才不會給妳知道勒。」說完伊餓珊含情脈脈看著贛塌麻。


  而贛塌麻理所當然的是回應一臉呆滯樣。主角如此,其他人更不用說了。天底下有誰能這樣理解對方的心理?老實說,就連身為作者的我,都實在無法理解,這簡直就是寫到垃圾桶裡麻~~還不如不寫得好,不寫得好阿。

  不要說三百多封白紙黑字,光想就覺得煩了,更不要說看,連讀都是浪費時間。瘋婆子果然是瘋婆子,今日就連作者我也實實在在的領教到了這威力,實在好恐怖阿~~阿阿阿!!


  這時,伊餓珊又持續的為自己辯白了一陣子,看著大俠威武之勢,斷定他應該是能為自己主持公道的人。當然這純粹是她個人的想法,畢竟她是瘋婆子麻~~總有諸多的妄想,把沒有表態的人劃入自己的範圍內,當成是自己一邊的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只是事情會不會如她所想?就又是另外一個事實摟~~


  於是伊餓珊因有「妄想」作為她強大後盾,終於像大俠出手了,雙手往大俠胸前一抓,委屈哭喪的道:「我知道你是個好警察,你一定能為我主持公道,一定要為我主持公道阿。」

  原本沒什麼事的她,隨後卻犯了一個今晚最致命的錯誤,或許這應該算是她這輩子所犯罪大的錯誤吧,也是最致命的關鍵錯誤。說完後,她自以為是的在大俠耳邊小小聲的威脅道:「你要是處理的不公正,我可以讓你不知道死在哪裡。」

  她隨後又加重語氣的重複了一次:「我可以讓你不知道死在哪裡。」


[TSKS][Partner][011][KO_CN][(073363)23-55-25]  


完了,一切都完了。

話說大俠之所以是大俠,怎麼可能會受到這樣的威脅?


  這世界,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禁忌。很不巧的,大俠這一生中最大的禁忌,無非就是這麼一句話「我可以讓你不知道死在哪裡」。

  這點就連扛霸子都知道,在過往一起辦事的日子,早已把大俠的心思都摸透了,當時就有這麼一個賊犯在他面前說了這話,換來隨後一個可怕的事實,當時就連在現場目睹整個過程的霸子,至今想起,每每還是讓他不由得直顫抖。


就當伊餓珊說了這話後,大俠終於動了!


  這一動大有「莊王」之勢,不鳴則以,一鳴驚人!大俠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右手瞬間操起左腰的警棍「打瘋棍法」已出!

  當眾人還沒明白發生什麼事時。只見到伊餓珊已經倒在地上,吐血、嘴歪,靜靜著橫躺在那。可事情是不是會這麼結束?


  當然沒有。要是就這樣輕易結束,她就不是伊餓珊了,就變成寺舞溜。隨著伊餓珊頑強的意志作祟。如今我真為她感到惋惜,要是她靜靜的多躺一會,搞不好就不會有緊接而來的憾事發生。可就因這頑強意志,反而害了她,多受了很多不必要的傷害。

  這下大俠徹底怒了。七十二路「打瘋棍法」傾巢而出,當然這對常人而言都只是瞬間所發生的事情罷了。當大家醒悟時,伊餓珊早已全身血淋淋的像死屍般橫躺在那。這點就連贛塌麻夫妻倆看了都不免為她感到擔憂、難過,可是難過歸難過,畢竟禍都是她自己要來的...怪誰呢?


實為之,其又何尤?

可不是嗎。


  當然這也不能全怪大俠,只能說這一切就是這麼巧合,前晚大俠剛好在看《九品芝麻官》,看到太監被包龍星要脅,最後說出了「掌嘴」兩字,把包龍星的重要人證打的不成人樣,毀了他重要的人證。就這幕,著實影響了今日的大俠,他早就想試試看「掌嘴」的效果。

  眼看事實就快落幕,大俠真是太開心了,因為他心中有個不能對旁人說明的因由,事實上他只是想快點回家看深夜「瞎頻道」的困在306的愛。附帶一提,最近火的勒。


  可,事情就是這麼不如意,俗話說:「瘋子是這世上最難擺平的人物。」這點絕不為過,伊餓珊就憑著這瘋子的鋼鐵意志,頑強驚醒,雖然站不起來,可是嘴裡還是很虛弱的喃喃道:「......(你們憑什麼阻止我,我只是想捍衛我的愛情)。」因為嘴巴被大俠打的牙齒掉光了,所以現在說話很難聽明白的。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接下來又犯了另一個致命的錯誤。


  伊餓珊想說,既然一號大人物不是我這邊的人,那換二號人物總是我這邊的人吧。當然這又純粹是她個人的妄想,她拖著僅存的氣息,在地上爬著爬著,終於抓住了扛霸子的褲管道:「......(你要幫幫我,為我主持公道)。」

  當然這話霸子是一定都沒聽明白的。可是這動作卻觸動了扛霸子生平最痛恨事情,「拉他褲管」是他這生中最大的禁忌。說來這真是兒時被狗追所殘留下來的陰霾,至今他從沒和人說過,甚至是贛塌麻都不知道有這禁忌。畢竟好端端的誰會拉人褲管...可今日,卻真有這麼一個人好死不死的拉了他的褲管。


  當伊餓珊拉著他褲管時,終於為自己闖出了另一個禍害,霸子被激怒了,徹徹底底的怒了。瘋狂暴怒的霸子,完全無視地上早已血淋淋的伊餓珊,反而還把她當足球一般的暴踢!

  說起來霸踢,可真是不容小觀的,當初扛霸子當上警察後,在警界早有「腿王」的稱號,他的腿上功夫可絕不能隨意忽視的,像十公分後的實心木板,或是玄武岩,在他腳下,簡直就豆腐般,一腳踹出,就成豆泥...


  當然伊餓珊既不是木板,更不是石頭,哪承受的了霸子的暴踢。轉眼間,伊餓珊已經整個被踢到黏在牆上,又摔了下來。看到這裡,贛塌麻和淒巴巴夫妻倆,早已不知該說什麼,雖然她對他們倆做出這麼過分的事情,可現在落得這副模樣,反倒還有點同情她。甚至他們還為她擔心,會不會因此掛了...想到這裡,身為作者的我都實在不願再往下細想。


  當然這不過是以外行人的角度來看,事實上大俠和霸子,這對警界中的最佳搭檔,對於自己的功夫早已練到爐火純青,力道早已能收放自如,所以在下手的過程每每都能避過要害,當然內傷是免不了的,誰叫她要犯了他們的禁忌,激怒他們呢...


  看著伊餓珊被打趴在地上,一時間沒有動靜時,贛塌麻害怕的趕快棲身去查看沒有呼吸。一查,這才鬆了一口氣,雖然微弱,但尚不致命。接著感謝大俠和霸子之後,大俠由於心中有急事在身,催促著霸子趕緊收拾收拾,把人帶回警局拘留。


  至於現場當然是留給贛塌麻夫妻自個收拾。看著霸子像拖死狗般的把伊餓珊拖出房門後。贛塌麻和淒巴巴坐在床前,看著四周凌亂的模樣,相視對望,千言萬語都無法抹滅今日所發生的事實,兩人相擁而泣...



「嗚~~難道我們在自己家恩愛,生小孩都不行嗎?」

「這是遭誰惹誰阿...阿阿阿!!」


[TSKS][City.Hunter][010][KO_CN][(051000)20-39-27]   


「妄想的力量有多大?」


看看這世界...

這個世界有多大,妄想的力量就有多大...END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均屬巧合※

※讀者有任何情緒反應,皆於作者無關※



PS:

讀者:什麼!竟然就這樣結束了,有沒有搞錯阿。

平凡舍長:是阿,就這樣結束了。不過別傷心,第二部要開始了~~哈哈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