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論-12.jpg


俗話說:「測試」之所以蔓延,皆由「妄想」開始。



「我愛妳...」


  伊餓珊一聽到這三個字,她按耐不住了。心道:「我終於聽到了,我終於聽到了。」想起多年來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

  感動的淚水在這頃刻早已不爭氣的奪眶而出。口裡不自覺低聲喃喃道:「他終於說了,他終於說了,他最終還是明白我的心,終於親口對我說了...」


  伊餓珊想起這幾年搬來這生活,圍繞在他身旁,即使日子過得在寂寞在辛苦,對於這一切她都暗自往肚裡吞,然而今日聽他親口對她說出這番話後。她感到很欣慰,最終一切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想著自己終於熬出頭了。


  不久之後,耳裡又傳來一句,「妳知道嗎?我這一生真的非常愛妳...此刻我多麼的希望時間能靜止,讓我們能停留在這永恆的時刻。」

  伊餓珊再聽,她再也按耐不住了,打定主意,決定今日一定要和他說明白,把她多年來隱藏的真心真情表露出來,再也不要讓他不明所以。


●●●


不久之後,遠處傳來急促的敲門聲。


「叩--」

「叩--叩--」

「叩--叩--叩--」


  這急促的敲門聲,讓一切歡愉在傾刻間煙消雲散。也讓還沉浸在愛情歡愉中的男子贛塌麻百般無奈回到現實,口中恨狠狠的對門大聲的咆哮道:「誰阿!」可心裡卻不滿的喃喃道:「到底是誰,怎麼竟挑這節骨眼上找來。」


  看著懷中的女人,他只能嘆口氣「唉」,最後還是要她等等,暫時放開她,自己無奈的起身著衣走去開門。

  心中甚是納悶,這麼晚的時間到底有誰會來找他?這實在令他好奇,想看看這人到底是何方神聖,要是不認識的,一定要惡狠狠的臭罵他一頓。人家說春宵一刻直千金,這人根本是來破壞他的春秋大夢麻。

  可當贛塌麻一轉開門時,還來不及看對方是誰時,便早已被一個人影一撞,整個跌坐在地。這下可讓他憂心,心想「該不會是來搶劫吧?」


  由於贛塌麻住的是「套房型」公寓,所以進門後,只要通過一個小玄關走道便可直接進入屋內,而且對房內的一切一下子便一覽無遺,這一帶幾乎都是這樣的格局。

  贛塌麻認為只是暫住在這裡,所以也沒多加裝潢,畢竟是公司提供的宿舍,所以也沒買什麼大型家具,一切從簡,可以說整個房裡,最值錢的,除了電腦外,就屬他睡的那張大床,外加一些零星的雜物。


  正當他想趕緊爬起,轉頭看看闖入者是誰時,耳裡卻已傳來了一個清脆的聲響「啪!」贛塌麻一轉眼,已見到那人給了床上女人一記火辣辣的巴掌。

  而且還起手準備再對另一邊臉頰再下一巴掌。(或許那人受到耶穌的影響,「當被人打了左臉頰時,要再讓那人打右臉頰。」以示平衡。)


  不管怎樣,贛塌麻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這憾事再度發生,趕緊起身衝到了她們面前阻止,正當第二巴掌要打下時,贛塌麻已趕上,一手握住了那人的手腕。那人抬頭說:「你幹嘛阻止我!」


  這時贛塌麻才看清楚眼前這人是誰,原來是住在他家隔壁的鄰居伊餓珊。這時贛塌麻早已火了,怎麼沒事吃錯藥,來他家發神經,大聲罵道:「妳幹嘛沒事闖入我家胡鬧,還動手打人?」伊餓珊也火了:「妳怎麼可以罵我。這還有天理嗎?」隨後伊餓珊整個情緒失控的接連叫罵道:


「你怎麼不讓我教訓眼前的這賤女人!」

「虧你剛剛還口口聲聲的對我說我愛妳,怎麼才沒幾分鐘就變了。」

「而且床上還躺了個女人,她是誰?」

「你既然有了我,怎麼還可以帶別的女人回家。你說阿!」

「我們認識這麼久,在公司工作這麼多年,當了這麼多年的同事。」

「即使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或多或少都有感情的。」

「可今天你竟背著我偷人。」

「我還沒罵你,你倒是先罵起我來了!」

「你今天要給我交代清楚...」


  贛塌麻看著床上被賞一巴掌的女人淒巴巴,再看看伊餓珊,忽然有點渾了。心道:「現在到底在演哪齣戲?」


  這時,莫名其妙的被賞一巴掌的淒巴巴倒是從發楞中清醒過來。隨著莫名其妙的遭遇剛剛緊湊的過程,又不由分說的被賞了一巴掌,這著實讓她受到了不小驚嚇。想起自己從小到大,還沒被人這樣賞了一巴掌,這讓她也不由得氣得噴火。

  雖然不是生在貴族世家,可好歹也算是個在不錯的家庭長大,從小被當做掌上明珠的她,總是被父母、兄長細心呵護著捧在手裡慣養著,想起來這讓她更火了。二話不說的便脫口:「拎~阿嬤勒!」起手,也賞了伊餓珊一巴掌。


  結果兩個女人便開始扭打起來了。發楞中的贛塌麻這下趕緊清醒過來加入戰局,只是他是想勸架,想把她們倆人拉開,無奈發瘋的女人是最恐怖的,夾在中間的他,在混亂中早已傷橫累累。

  經過一番努力下,終於擠進了兩女人中間,成功的阻止她們繼續爭吵。靜待氣氛整個沈澱下來後。贛塌麻率先打破沈默開口問伊餓珊,因為他真的想搞清楚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於是他問:「妳剛剛說,我和妳說我愛妳,可我不記得有對妳說過這話,是不是妳記錯了?」

  「雖然我們都在同一家否人幫公司上班,可我們根本不熟,也沒在公司見過妳。請問我哪時對妳說的?」


  伊餓珊聽到這話,真讓她直落淚,傷心欲絕,心道:「男人翻臉比翻書還快。明明前幾分鐘才說的,幾分鐘後卻整個否認。」

  最後她惡狠狠的瞪了他們倆人,手臂一抬,指著床頭後的那堵牆說:「我剛剛就是在這堵牆後聽到你對我說「我愛你」這三個字的。」


  這下可好了,這一來換贛塌麻和淒巴巴兩人相視一望,整個頭皮發麻,大腦一遍空白,登時傻了。兩人內心同時很有默契的生出了一個怪異的念頭,


「她媽的是瘋婆子啊!」


2353264737


待續...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均屬巧合※

※讀者有任何情緒反應,皆於作者無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