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論-立體派風格111.jpg


俗話說,「沙場如戰場,人生如賭場。」

 

  寫1000篇文章是個怎樣的情況?老實說,這數字在當初根本是始料未及,有天自己會寫到千篇?如果當時有人這麼問我,我應該會很肯定的說:「怎麼可能,在開玩笑嗎?」

  可今日竟然做到了。回到06年這時,實在很難想像我能堅持這麼久,萬丈高樓平地起,細水長流能穿石。天底下有什麼事最難?好像沒有,唯獨「堅持」最難!


很多事做一次,輕而易舉;做一千次,有人猶豫;做一萬次,別提了。


  當初我也沒想過能筆耕到這程度,一開始實在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念頭。記得從04還是05年開始做閱讀,利用夜晚空閒之餘看看一些書。當然這有很大的部份是拜投資所賜,當時真是虧的一塌糊塗,讓我不由得想看看成功的操盤人的操作心得。讀了一年後,欲罷不能,甚至覺得自己人生一切都改變了,對未來充滿了無限的信心。當然讀了這麼多書後,想說既然讀了不少書,寫個讀書心得應該不是什麼困難事。

  也拜那時候網路興起,「Blog」這新興玩意開始當道,我記得那時聊天室最常的句子就是「有無名嗎?」。「無名」是什麼玩意?不知道。在其中看久了才知曉,原來是一個網路空間。不過當時我也只是在想,這種流行玩意大概不會撐很久,一陣子之後就會壽終正寢,消失在網路洪流中,而自己可能也只是沉迷一下吧。


  誰知道,糊里糊塗的竟然寫到今日還未結束,光這點連我自己都大感意外,算算不知不覺的竟寫了6年之久,除了意外還是意外。回想當初如果有人和我說「閱讀」這回事,我也只能摸摸鼻子的和對方傻笑,除了傻笑外,還是傻笑,更別說要去閱讀一本讀薄薄的小品書,那都可能讓我在極短的時間內進入睡眠狀態,閱讀就如此,筆耕更別提了,光想就頭大,更很難和我扯上邊。

  可寫著寫著,Blog的魔力真是巨大,或許應該說寫作的魔力,一寫竟然一發不可收拾。如果你問我當初憑著怎樣的自信,竟然就這樣開始寫作,老實說連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剛剛翻到第一篇文章看了一下,真讓我頭皮發麻,冷汗直流~~心道「當初憑什麼豹膽?」


  記得當初那樣的文章,寫出來自己還真強大認為是寫了一篇「好文」,可今日一看我只能無語。坦白說,那「好文」真是好到自己都看不下去了,除了不堪入目外,還爛爆了!

  回頭看看,第一篇讀書心得以外的文章,出現在一年之後,那時有點像是要寫「操作日誌」,可惜文筆拙劣,腦中詞彙又少的可憐,最後寫幾篇便無疾而終,再次看看那內容,硬要說操作日誌,內容又不著邊際,完全不知自己在述說什麼...這是文章?

  當然沒人看也是挺正常的。想想當初,與其說是有人來看,不如說是拜託人來看還比較貼切。當時為了寫「拜託」人看的文章,也蠻讓我大費苦心。不斷的研究,如何才能拜託人進來翻閱,當然那時也沒什麼好轉,依然很爛就是了。


  記得那時也不知哪根筋打到,我竟然突發奇想,想出了一個「寫作秘訣」,一篇好的文章絕不能「太長」,最好的文章長度在一個螢幕大小,簡單說就是沒有下一頁。不過今日那秘訣頗像是無稽之談...什麼鬼東西阿!

  到底哪時候突破了這個限制?我也忘了,這大概又是一個不知不覺中的變化吧。就是有那麼的一天,忽然就敲出了千字水平。那障礙越過了,其後就真的不是問題,不過今日限縮字數,才是一大問題。

  翻閱過去的文章時發現,當初所讀的書有很多在今日來看都相當膚淺,有很多在今日都會被歸類為「爛書」,是讓我連想拿起來的衝動都沒有,更別說要不要讀。幾年下來,閱讀口味變化還真是蠻大的說。


人家說,著迷一樣東西,總有結束的一天。

可是為何唯獨閱讀和寫作會沒有呢?


  曾經友人問我:「你這樣讀書,要讀到什麼時候才算讀好?」言下之意頗像是問我,讀書到底要讀到怎樣程度才算結尾?這問題至今還是沒有答案。初閱讀時,我天真的認為,人生讀個「百本」書應該就差不多了,一生也就夠用了。可當讀過百本之後,卻意外發覺,好像連邊都沒摸到,自己無知的可以。

  這下好了,只好繼續再讀,讀著讀著,再讀了百本後,有沒有覺得自己便聰明了?好像沒有,反而覺得自己更笨了。怎麼會這樣?我也不是很了,總之是閱讀覺得自己越無知。直到今日,自信可說是消耗殆盡,直在笨得極點了,成了呆。記得《止學》開頭就提到「智極則愚」,那還真是不為過,難怪讀出讀太多都會成書呆子...這好像不是沒道理的。


  記得當初所讀的無非是「流行書」,書店打什麼,我就看什麼。可看著看著,對書漸漸懂得取捨,覺得有些書還真不值得一讀,更別提想買來收藏,曾經有不少我視為是值得珍藏的書,至今卻都流入圖書館中典藏。這一路下來,也不自覺的讀到了源頭,想起這又是一個始料未及。

  像近一年所讀的幾乎是經典,從中意外的發現,原來我們一直再用這些知識,像是成語阿,什麼揠苗助長、破斧沉舟等等的,都出自這些經典中,只是以前從未去翻閱罷了。像過往讀了許多後世書,還覺得這些作者挺厲害,竟然能有這樣的創意,有這樣的構想,想出這些有趣的橋段。誰知道,這一讀,原形畢露,原來一切都是抄來的,「千古文章一大抄」還真是難以磨滅的事實...



至於要讀到什麼程度,要寫到什麼程度?

今日,我也沒一個答案。


閱讀與寫作大概就像人生。

除了到蓋棺論定時,才能畫下句點。

除此之外...只能堅持到底!


56376876869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