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論-12.jpg


說起這個外宿經驗,可真是讓我痛心疾首欲哭無淚...


畢竟這一外宿,竟然長達一年十個月之久。身為一個阿宅,我是一點都沒有想過要離鄉背井這麼久,更沒想過是獨自離鄉背井這麼久。回憶起在這之前的外宿,扣掉畢業旅行不算外,就再也沒有了。所以當兵對我而言的意義是非常「重大」的。注意,是重要,絕不是遠大。


身為一位中華男兒,當兵都是無可避免的,雖然在過幾年就要廢除兵役,可是生不逢時無話可說。記得外宿的第一日,那日讓我印象極為深刻,深刻到這一生想忘都忘不了。


我只能說在此之前,從沒單獨離開過台北,對台灣地圖一點印象都沒有。當天糊里糊塗的被公所人員推上火車,這絕不是我自願的,迫於無奈不得不被押上車。有一部分的原因,是那兩位帶頭的歐巴桑異常凶悍的緣故,彷彿我們是一群待賣人員,而她們倆是人口販子,只能說連待在車上的感覺都很不好。


坐著超長超慢的復興特慢車(現在好像停開了),一群不知身旁是誰的你我他,就這樣浩浩蕩蕩的啟程了,依稀還記得在斗六下車,目的是嘉義。可是對一個阿宅來說,斗六是一個外國地名,從來沒真實離開台北的我,壓根不知斗六是何處,我還以為只是在台北與台中之間,當然這完全是錯誤的,這我也是事後才知曉。


只記得早上九點出門,到那已經是晚上近六點了,部隊早以下餐廳,一群菜鳥被迫吃人家的剩菜剩飯,沒得挑,因為這不是星級餐廳。當然這還沒什麼,最慘的是隔天一早就被叫醒,睡夢中的我還以為在家裡,哨子接連幾聲,頓時讓我從夢中驚醒,連賴床的想法都不敢有。


之後一個一個被抓去剪頭毛,剪完後,走到樓梯間的鏡子前一看,登時全傻了...鏡中的人是誰?怎麼一副拙樣,最終除了一聲嘆息外,也只能無奈的接受殘酷的現實。俗話說,菜鳥不是自願笨的,這真是一點都不為過,毛一點,任憑在聰明的人一看,還是一臉拙樣。


隨後的日子除了每日固定要喝5~6000cc的水外,當然我嚴重懷疑我一定是喝到7~8000cc以上,外加衣服從沒乾過不說外,還有就是活在水生火熱當中,內心不用說的,一定是提心吊膽,膽顫心驚,這還不打緊,活動受限,連上個營站打個涼都不行。


當然在那裡的日子,彷彿是與世隔絕,全然過著山頂洞人的生活,說好聽點是隱世桃花源,那裡有什麼?像拇指般大的蒼蠅?我想這是這輩子唯一見過最大的蒼蠅,停在我正前方,仔細一看,登時一陣噁心,讓我連想滅牠的衝動都不敢有。


另外的還有像小犬一般大鼠輩,數十隻橫行馬路,我想這也是生平罕見,雖說是像犬一般大的鼠輩,但行動速度絲毫不減,行如風!定如石?當時我壓根以為是眼拙了,再仔細一瞧,竟然不畏懼人,大白天的就在馬路上成群狂奔,我想這鼠輩應該是有人眷養的才是,要說是野生的,這是打死我都不願意去相信的。


再往後其他的日子就更不用提了,那真是令人難忘的記憶,也是慘痛的回憶。除了任人宰割外,還是只能任何宰割...如果人生能重來,我一點都不想要有這樣的外宿經驗。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