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徒.jpg

這天下午,我在日記簿上寫了這麼一句:「從今天起戒酒。」

但是,傍晚時分,我在一家餐廳喝了幾杯白蘭地。

 

  說起這書,這是很久前在中文小說100強中所見到的,這書之所以特別,要說起當初第一次看這排行榜,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這書。為什麼會特別深刻?老實說我也不是很了,大概是對「酒」字與「徒」字有深刻的憧憬吧,兩者這麼擺在一起,剛好有加乘的效果。

  爾後經由好友簡遙提起,我又不由得多留意幾分。印象這東西,真不是亂蓋的,就這麼層層堆疊,效果便越強烈,最終強烈到讓我不得不拾起這書讀...又是一陣無奈與嘆息。阿~說錯了,是一陣欣喜與感動。

 

  話說這書被譽為「中國第一部意識流小說」。意識流小說最主要是有主角內心獨白,用這樣的方式來述說故事,既然是酒徒,酒當然是故事中出場最多的角色。故事主角老劉」,是一位對文學有著遠大的理想,也是很有良心的職業作家,一直以來對文學抱持著嚴肅態度來面對。對於這樣的人,卻因生不逢時,更生錯了地點,活在一個不討喜的文學環境,更遑論要得到名譽得到掌聲,甚至連維持生計都有很大的問題。

  唯一支持他的,是他一位朋友「麥荷門」,這朋友對文學有理想,是個不錯的文藝青年,但是卻沒有擁有欣賞文學的眼光,即使是極品佳作擺在眼前,他那低劣的眼光也很難把它挖掘出來,會不自覺的暴殄天物。但這樣的人,年輕有夢想有傻勁,最後創辦了一本嚴肅的文學刊物《前衛文學》。不過後來和老劉的際遇一般,生不逢時,把上好的刊物放到三流的文學市場,同樣是得不到青睞的,最終只有停刊的份。

 

  老劉原本為了生計,被逼著去寫一些討好大眾的武俠小說,其後更遇到自己寫的劇本卻被人剽竊,這一連串的事件對他無疑是一種打擊,對文學的理想抱負最終淪為空談,對現實的屈服又讓他極為不甘,這時又讓他想起「酒」。

  酒是他人生最好的夥伴,每當遇到不如意時,就想喝幾杯,喝了之後,藉此逃避世俗枷鎖,讓意識游離身軀遁入虛無,逃避世間的一切不如意。可是每當清醒時,他又不得不為了餬口而思索未來,更懊悔要喝這麼多酒,接著更淪落至以寫色情小說為生。在他心裡非常明白,寫這樣的小說是有違自己對文學的原則,這是在踐踏自己的文學理想,對此他感到異常痛苦,因為他親手踐踏自己對文學的尊嚴。

 

  但儘管如此,還是必須面對嚴酷的生活,不得不持筆繼續的寫,然而他的才華卻讓他在這不入流的色情小說界得到了熱烈的掌聲,這更讓他感到痛苦不堪,他要的不是這樣的掌聲,因為他一直認為寫這些小說是在荼毒讀者。

  這樣一個有才華的文藝工作者,最終卻淪為三流小說的寫稿機器,在加上對文學理想遲遲未能實現,內心更痛苦不堪。依然只能借酒消愁,讓他逃離塵世間的殘忍事實,他只希望醉,醉到不醒人事,醉到永遠不要清醒過來。可是最終酒醒之後,他又持續的看到世間的醜惡面目。最終老劉便一直在醉醒間徘徊輪迴,在醉時享受一切,在醒時懺悔一切。

 

  而老劉的感情世界有著三位女人,張麗麗、司瑪莉、楊露。他是喜歡張麗麗,但她拜金,不喜愛貧窮的他,最終嫁給了一位年老的富商,因為他有錢,這無疑給老劉一個很大的打擊。司瑪莉,是他開始租屋時的房東女兒,才十七歲便迫不及待的奔進成人世界,時時的想誘惑老劉發生關係,這讓老劉每每感到害怕,最終被逼著搬家。

  楊露,與司瑪莉同樣是未成年少女,但她更年輕,才十六歲卻被父親推入火坑,必須賺錢供父親花用,在這樣的弱冠之齡,內心卻早已飽受滄桑,讓她不得不提前擁有成熟的心靈。雖然他討厭司瑪莉,卻喜歡和楊露發生關係,最後更愛上了這女孩。可惜最終她還是嫁給他人,這無疑又給他內心另一個沈痛打擊。

  說起來,最終老劉所面對的,還是一個既乏力又無解的人生,頗像駱駝祥子的人生寫照,不過老劉倒比祥子好太多了,有酒喝,有女人抱,祥子卻什麼都沒有,一生只有不斷的拉車拉車,還是拉車。 

 

 

我必須痛下決心,與文藝一刀兩斷。

將寫作視作一種職業,將自己看成一架寫稿機。

我已經無法認識人生的價值與意義。

我變成一條寄生蟲。

 

A20.JPG

 (剛好蠻符合這書的~~呵呵)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