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感.jpg文學種籽.jpg

作文七巧.jpg作文十九問.jpg

文學四願:文心無語誓願通;文路無盡誓願行;文境無上誓願登;文運無常誓願興

 

  作文四書是經由簡遙好友推薦,他說是非讀不可的一套書。對於寫作上,文章總是藏有許多缺失,遇上許多瓶頸,但最慘得是,我還不知缺失有多少,瓶頸又在哪,只是有個模糊的概念了解庸句太多,但卻也不知該如何去改善。想來如果真能幫助我改善這些問題,那讀讀又何妨。

 

  作文四書,包含了《靈感》、《文學種籽》、《作文七巧》和《作文十九問》,作者王鼎鈞先生,在台灣文壇有「鼎公」的稱號。他曾經為寫作這問題所困惱,認為怎麼沒有一個方法可以來教導寫作,就類似今日的標準作業流程般。像麥當勞有一套標準的作業流程,可以監控食品的品質,不容許食品品質有差異。

  那寫作怎麼會沒有作業流程?有鑑於此,他把數十年的疑問,反覆推就,在加上數十年對寫作的體悟加以提煉,寫成了這套「作文四書」,期望後到有志成為作家的人能少掉許多麻煩,減少許多問題。不過我當然不可能認識這位大人物,後來有幸稍微翻閱了一下他的自傳回憶錄《文學江湖》,倒是令我驚訝不少,生平閱歷之豐,想來我是難出其右。不過這話就到此為止。

 

  我們先談談《靈感》一書,鼎公說:「靈感不會無緣無故產生,它有它產生的基礎。知識、經驗、思想,都是它的基礎,培養、擴大他的基礎,就是培養靈感、增加靈感出現的可能。」簡單說,這個我想每個人都清楚,看道路上的行人,可能也會產生靈感,遇到一件事情的發生,也可能產生靈感,甚至拾起地上的一枚銅板,去想像這枚銅板過往的種種經歷,搞不好都能成為一本書。「它是一種無止境的工作、蓄積、醞釀和等待。」當然這也是鼎公說的。

  不過他也提到「培養靈感,讀書是一個條件,不過讀書不要為前人的成就所侷限,而要準備跨越突破。」這裡他也很明白的指出,培養讀書是必要的,但不是要被書的作者所侷限,應該是要適時的修正,或者是當做基礎去跨越去突破,不然一切都不具意義。

  同時他也提到,讀書雖然是一個必要過程,但哪時會冒出靈感,這就是說不準的,有些人可能讀完馬上冒出靈感,可是有大多數人讀個數十年,忽然間就冒出一個靈感,有道言:「閱讀十載,一觸即發。」大概就是這樣的道理吧。所以讀書並不是沒用,只是一時間未能消化,時間一到,不用也難。

 

  接著《文學種籽》這書,實在是不可多得的一書,這書要說多棒,就有多棒,如果沒借來一讀,甚是可惜。其中他談到「表達是一種快樂,一種成就,一種權力。」也就是說,寫作別想的太困難,是一種快樂,是一種成就,更是一種權力。對於現在這個講求言論自由的社會,就無需太過害怕,只要你想寫,就大膽的寫出來,沒有這點勇氣,我想大概也什麼事都做不成吧。寫作就像說話一樣,想說什麼,就寫出來。就如他所提:「這種技能就是把內在語言變成書面語言,有些人平常能言善道,一旦提筆寫作卻一籌莫展。」為什麼會如此?

  曾經我也是這樣的一個人,不過後來當我開始寫作時,漸漸的就越寫越多,到今日雖然算不上很有文采,不過寫個小文章倒也不是啥困難的事,只是要和一些大作家相比,這點就自然搬不上檯面,我想這就是我寫作的缺點,太過口語化,庸句太多。讀這書倒是讓我清明不少。

 

  至於《作文七巧》所講的就是直敘、倒敘、抒情、描寫、歸納、演繹、綜合等七項,看著鼎公的解釋,我就更加了解怎麼樣寫文章,怎麼寫小說,按照他的解說,就不難理解,一首詩如何變成一部小說,說到這可真是大開眼界,讓我感覺還很有得學摟~~不過作者也提到,說穿了就是運用「增加、延長、合併、變造、倒置」等五項技巧。

 

  最後這《作文十九問》更不用說了,鼎公可以說是把作文可能遇到的種種問題都一一的解答呈現,採用Q&A的方式,一問一答的解說在寫作時可能碰到的問題,像在其十四問開頭「練習寫作,都說要多讀多寫。我該讀些甚麼書?」他巧妙的說,什麼書不敢說,但可以介紹一「種」書,讀詩,尤其是古詩,一首詩就等於一個故事,一篇小說,細細品嚐,就可嚐出詩中的意境。這段讀得令我心驚膽跳,畢竟誰叫我詩是最少讀得,太過急功近利,反而成了庸俗。

  就像在書裡有一段話是這麼說的,抒情是自了,議論是度人;抒情要文情並茂,文盡情未了,議論要理直氣壯,理不直氣也要壯,理屈而氣不窮;抒情近乎王道,議論近乎霸道。所以讀到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有關談情得故事好賣,因為抒情麻~~愛來愛去可是王道阿!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