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論2011-0512.bmp  

 

俗話說:「平日沒準備,臨時抱佛腳。」背書一直以來,始終是華人的愛好,也是華人大大小小的教條,如果不懂,就死背吧!

 

   這陣子窩在圖書館中,看著四周都是為了考試而奮鬥的人們,唯獨我拿著自己喜愛的書,努力翻閱,時而竊喜,時而感動,和周遭形成詭異的對比,不由得為他們感到惋惜。明明閱讀是一件快樂的事情,為什麼要搞的如此痛苦呢?

 

  我想這和學校教育、考試制度有非常深厚的關係,許多人都知道以前我是不做閱讀的,原因我想和大多數人差不多,在這樣的教育與制度下,讓我打從心裡的厭惡,更感到疲憊不堪。光是高職、國中、小學時期,每學期三次的大考外,還要應付毫無準備的隨堂考,這都還沒什麼,有時當天上完,臺上的老師便在最後幾分鐘說要考試,來印證學生是不是有認真聽課,相信這樣的經歷應該是不少人有才是。

  但我們也都知道,人的學習吸收有優劣之分,有些人天生就比較快,又遇到他拿手科目,可說是輕而易舉,而對吸收較慢的人來說,那可就非常淒慘,甚至還會被老師冠上能力差,光這樣對於學生的幼小心靈便要遭受嚴重的打擊,這樣的人還會有興趣讀書嗎?導致離開學校後,非常有理由的為自己辯駁,讀書是多麼的辛苦,是多麼的令人乏力。

 

  這陣子窩在圖書館時,我時常見到周圍大多數人口裡念念有詞,重複的低聲朗誦,只求要趕快輸入腦海裡,對於這樣的舉動,在旁的我慧心一笑,畢竟這樣讀書,到底為了什麼?這簡直是一種非常嚴重的陋習。當然我也沒資格說他們,因為以前我也是這麼走來的,學校制度之所以令人乏力,實在也是如此。

  算算像我這麼平庸的人,我的學習力本來就不快,而撐到今日那都是用時間換來的,我閱讀速度並不快,更可以說非常緩慢,只是我耗費的大量的時間來彌補這項遺缺而已,而長期下來,也才有今日可觀的數量,但問我記了多少,坦白說,真的不多,一本書如果能記住三件事,那可以說非常了得了,而其他的有些隱約還有印象,而有更多是遺忘的。

 

  但無論如何,也從未削減我對閱讀的喜愛,畢竟閱讀本來就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而背書則是一件令人痛苦的事情,為什麼我們總是要把閱讀搞的這麼複雜,這麼的令人厭惡,令人疲憊?

  從開始閱讀後,我深深的體會到閱讀的愉悅,讓我盡情的埋首其中。記得L男曾不斷的問我:「讀書不是很無聊嗎?」所以導致他一輩子只有當勞工的份,因為他從來未曾想過,閱讀的樂趣,但這其實是值得同情的,因為這是龐大教育制度下所衍生的問題。

 

  記得在《本田風雲》一書中,創辦人本田宗一郎當時為了開發汽車而遭遇嚴重的瓶頸,最後只好重回學校深造,然而這也是他厲害的地方,並沒有被制度所限制,默守成規的上學,重回學校後他只學專業科目,至於其他的基本科目則壓根不去,雖然學校強烈的警告他會無法畢業,然而他還是不與理會,只挑他想上的科目。想想這樣的思想和我們是多麼的不同。

  如果早幾年前,我可能會認為這是錯誤的,但如今,我卻認為這是很合理的一種學習態度。閱讀始終是有興趣才會有記憶,自我閱讀以來,便不強記書本中的知識,採取很自然記憶方法,當讀過後,如果有興趣,自然便會記住了,如果沒有,相信也就遺忘了,並沒有刻意的記憶,也沒有刻意到要把整本書都背下來。

 

  然而我們之所以會這麼厭惡讀書,大多便是和學校教育與考試制度有關,我們並無法選擇想讀的科目,在龐大的教育體制下,嚴重了限制我們所能選擇的,就如曾經在專科時,那時學校開了一門「自然科學概論」,而且還列為必修,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學習這門到底有和意義,這是我這一生中都不會有興趣的東西。但即便這樣,我卻無法選擇,無法逃避,更被迫的屈服於這樣的教育制度下,而不能有自己的選擇。

  最近和某位朋友聊到,他說:「其實我看了一些書,也認為只要自學也是OK,我內心也總覺得要有老師可以點醒我。」雖然我不想否認這個觀點,但是如果有心踏上成功道路的話,這樣的想法長久下去便會滯礙難行。

 

  因為這條道路終究沒有人可以教你,在這條道路上遇到的總總問題,除了設法自行解決外,還是只能自行解決,別無他法。最近開始閱讀《福爾摩斯》的小說,第一篇故事便提到他的推理是靠「演繹」與「分析」這兩種科學去解決問題的,他從不會去猜,而是藉由觀察才開始推理案情,這是一種反推導的智慧。和艾西莫夫所撰寫的科普教室是類似的,見到事情要去反推,藉由各方面的事物,進而了解對方的想法。

  這點億老也曾提過,而我反使用在他身上,導致我很多危機都能平安度過,曾經許多朋友總會懷疑,我是不是算命師,懷疑我說的怎麼都這麼準確,然而這其實也只是推導的小技巧罷了。如果真要說,也是拜長期閱讀與觀察所賜。畢竟透過閱讀與觀察攝取了許多相關知識,讓我能藉由這些資訊去堆論對方行為背後所隱藏的想法,如此而已。

 

  不過我並沒有去強記這些知識,畢竟這是最要不得的,像我的父母過往就如學校教育一樣,不斷的述說要背起來,不懂就死背,然而死背哪有什麼用?福爾摩斯提到他是採取應用科學,他的大腦只記憶可以應用的知識,對於其他便努力遺忘,不記也沒什麼關係。

  這就和我們過往的教育有極大的不同,學校開了許多毫無用處的科目,冠上「這個學了,有天你有用到時,便賺到了。」然而這天到底是哪一天呢?爾後就又說「書到用時方恨少」等等的理由來讓你去死背。老實說這真是一種天大的謬論,這都是源自於我們記得太多毫無用處的知識,花了太多時間記住這些。

 

  就如在前公司C男被賦予學習一套分析軟體,他花了大把的時間學習,每每我站在後面看他這麼努力,我都不知該說什麼,很簡單,因為沒有意義,學會了薪水並沒有增加,反而是工作量便沈重,最多就是換來老闆口頭上的讚美,這種實在是最無助益的事情。那時C男問我:「你要不要學?」雖然我表面上沒說出來只是搖搖頭表示,但我心底在想:「我學這幹嘛?」浪費時間學了這個,毫無助益,還不如回家好好專研股票的技術,這對我才有實質上的幫助。

 

  如投資技術,雖然我看了這麼多書,但如果沒有實地的操作,那永遠都是無用的,曾經我有位朋友,他連戶頭都沒開,便開始看書學習投資的技術,甚至去報名一些相關課程,他和我說:「等我學會了才要去開戶,才要開始投資。」一聽這話,我忽然不知所措,心想:「這技術哪時候才學得會?即便這樣操作的我,都不敢說我已經學會了,何況是沒有實際操作過的你。」但我最終還是沒說出口。畢竟看著別人賺錢,而自己沒有,天底下還有什麼比這更令人憤怒的事情。但投資的技術,能用死背的嗎?

  背書的陋習,說來淵源深厚,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扭轉的,曾經我也深陷其中,但是不改變相信未來只有更茫然。知識如果沒能得以活用,那終究是一種浪費,是一種死亡的知識,純粹的記憶罷了......由衷的期望你不是這樣的人!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