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島書.jpg  (圖片引用自博客來)

兵役在過往一直是男人畢生的痛,但此書卻充滿了趣味...令人回味無窮。

 

 

   看著封面,這封面有陣子在臉書上異常爆紅,不時總是見到有人在轉貼,在圖書館裡遛達時,意外看到這封面,令我深感訝異,於是拿起來翻閱一下,便不由得自己,想想明明是抽到外島,卻能變成這麼有趣味的故事。雖然不知是作者本身的體驗,還是他刻意幻想的故事,但細細讀完,我個人倒是挺相信七八成以上應該是作者親身體驗的經歷。

  一直以來,當兵始終是正常男人總有一天要面對的問題,比起現在而言,相信過往是更為嚴謹,畢竟哪有像如今的替代役,不用再體驗過往的那一切。當兵前我光聽聞大大小小的嚴格操練,就令我毛骨悚然,讓我在入伍前異常恐慌,光是入伍當天,光是坐上前往嘉義的火車,在車上徬徨不安的心情,直到現在我還是記憶猶新,我相信這不管是誰都會有的。

 

  很慶幸的本書沒有額外的廢話,一開始便直奔主題,鏡頭便已進入新訓時候抽籤的日子,他在倒數第八位抽籤,而外島籤就只有六支,如果依照機率來看,這算是非常幸運的事情,然而...對他而言卻是這麼不幸,好死不死第六支便由他抽走了,抽中的當下,二話不說便在臺上嚎嚎大哭,老實說算是蠻丟臉的事情。

  畢竟他在入伍前和他非常要好的朋友郭正賢約定,誰退伍後還沒有分手,而他卻抽到非常不幸的外島,他的好友卻是關渡,簡直就是非常近的地方,對於賭注來說,那已經算是先贏一大步,大概就如同阿姆斯壯登上月球所說的話,不過世事難料,先分手的卻是他的好友,當然這是後話。

 

  這篇故事中最有趣的便是在於他抽到的東引島,據我同學所述,那真是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因為他也是抽到這種小島。由於作者是大專兵,進入東引後,他了解到原來他們這一梯都要加入幹訓班,這時不由得令人冷汗直流,那種嚴苛的訓練相信要真正體會過才會知道,進入一個月,如果沒把肥肉練成肌肉,基本上是無法出來的,我曾經一度也要被送進這樣的鬼地方,好加在祖先保佑,讓我當兵免於特殊的苦難。

  而作者在這時候發揮了堅強的意志力,靠著他與生俱來的天賦才能,讓他脫離了幹訓班的命運,據後來他得知,當初這一梯次被退訓的只有少數的幾位,而他便是其中一位。也只能說真的很了不起,畢竟在笨的人,到了軍中都會把潛能發揮的淋漓盡致,為了不過是求取生存,平安退伍。或許一定有許多人無法相信,但是只要是體驗過軍中生活的人,基本上都是能了解的,這麼微不足道的基本渴望,實踐起來是多麼的困難,然而作者這點卻做的非常不錯。

 

  其中讓我想起過往入伍時的一段經歷,當時在新兵排待命進入部隊,於是被安排一項任務「舖設履帶膠塊」,當時一大夥人,大概三百來個,拉著厚重的履帶膠塊,這時候一位士官長和一位上兵在旁吆喝,吹噓自己這種東西六個人就能扛著跑三千公尺,老實說當時我們數十人拉著都感覺頗費力的,這時不由得崇拜起學長們的過人實力。

  但當其後我進入部隊後,卻發覺一件事實,原來我們都被唬了,下部隊後我詢問過幾位學長,學長們異口同聲說:「幹XX,這怎麼可能的事情,你別聽他們鬼扯了。」事後再次遇到那位士官長,這才發現果然是鬼扯...原因大概就是「菜就是該死!」總之學長都是很唬爛的,而到我成為學長時,也變得和他們相差無幾...這點我不得不承認。

 

  回到故事,作者算是非常可憐的一位,他被分到東引島的營部連,而那時候到部的便只有他一位,於是他成了學長眼中的槍靶子,這麼說來真的是非常淒慘,老兵最喜歡的就是欺負菜鳥,而他變成了欺負的對象,不過看來上天有點保佑,讓他逢凶化吉,多少有點智慧與僥倖的存在,他在一次榮團會時,在最緊張的一刻,他說出了一段肺腑之言,讓他惡劣的形象瞬間扭轉,至此便生存下來。

  後來他便轉任為政戰兵,雖然這種職位是要士官擔任,然而有時單位職位缺很大,所以可以兵代士,而他就這麼當了政戰兵,其後不提還好,一提我都感覺頭昏眼花,想不到軍中的情報系統竟然會暗藏這些東西,看完我只感到慶幸,好險沒有什麼風波,讓我順利退伍了。

 

  其中有位東引老大,一出場「幹幹雞悲!」登時讓我哈哈大笑,不由得想起另外一位同學也在東引島當過兵,曾經他和我說他們那裏有位東引老大會罵「幹幹雞悲!」那時雖然我以退伍,但是登時聽了還在懷疑,他是不是在騙我,想不到竟然在這裡又勾起那段記憶,真是對那同學蠻抱歉的,畢竟他說的是事實,只是陳述的太過離奇讓人無法相信罷了。

 

  之後有段軍中神祕事件,老實說就像陳為民紅極一時的軍中鬼話一樣,這裡也出現一段,是二連的哨點「安東坑道」,當時半夜快一點,作者在總機旁閒聊,忽然電話想起,很緊張的要電話轉給連長,他們都以為那是開玩笑,沒過多久二連連長打給總機說「二連撤哨」,但當時坑道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後來作者去詢問當時下坑道的幾位兵,他們一臉煞白,決口不提此事。雖然無法得知是真是假,還是寫作加進來的插曲。

  但這種情形老實說,我在當兵時也時有所聞,記得當時隔壁棟的五樓宿舍,原本是有住人的,不過其後卻在一個很詭異的氣氛下撤離,更在四樓樓梯上貼上封條禁止進入。那裡原本是部隊的大通舖,忽然間就整個搬離,到我們那棟樓下,後來我遇到一位在那服役的朋友詢問,他和我說是有關靈異事件,雖然我沒親眼目睹,但還是不由得毛骨悚然,老實說直到今日,我還是感到相當詭異,雖然官方強力否認,但畢竟那原本是他們睡覺的寢室,不可能毫無理由的就整個撤離來和我們睡同一棟樓。直在今日,軍中某些事情,我還是保持著相當的懷疑,不由得我不相信。

 

  其後作者融入了一段愛情元素,他們連長召見三位在當兵後一年多來情感還能持續下去的人來閒聊。連長自己先說,他之所以選擇軍校,實在是因為他生長於眷村,眷村長大的對軍校服裝都有一種憧憬,由於他聯考失利,為了喜歡的一位女孩而進入軍校,經過一番轉折,最後他花了七年的時間,由喜歡、愛戀,到最後抉擇,放棄。他認為對他而言,她就像天使,距離非常遙遠的天使。

  而他的兄弟沈詮「一首歌的選擇」,他提到了要選擇「愛你的」,還是「你愛的」。他在大學遇到一位「冰山女」,和一位「火山女」,在最後他登台表演時,兩者剛好都在台下,當他在唱這首歌時,他見到兩位都站在後台,那時上天只給他一首歌的時間抉擇,選擇哪一方,都會讓另外一方徹底的失望,沈詮他愛冰山女,但火山女卻是愛他的,當然故事中並沒有明白的指出,大概就是留給各位的想像空間。

 

  回憶起當兵過程,我算是蠻輕鬆的,雖然有比有更輕鬆的人存在,我待過不少地方,然而卻從來沒下過基地,記得在下部隊初期,學長便一直述說你們一定會下到基地,結果直到我退伍,還是沒有進入基地。其中讓我感覺最輕鬆的大概就是陸軍的五級廠,空氣清新不說外,伙食也蠻不錯的。我只記得退伍前,排長和我說:「算起來你是我所見過最輕鬆的兵。」雖然不知他和多少人說過,但事實上我認為也相差無幾。

  故事最後,作者並沒有退伍,因為他還有八個月......但那時也算是老兵了。基本上這時候應該也不會有什麼雜事。畢竟都是為了生存麻~~每個男人都有一段當兵的回憶,要說回味無窮也不為過。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