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天下【獨家限量文庫版】.jpg  (圖片引用自博客來)

「小賊竊錙銖,大賊竊天下」

 

  日前逛網路書店無意間看到鄭丰新作預告,至從閱讀之後,或多或少涉獵了不少武俠小說,對於武俠的偏愛,我想只要是男人,內心大概都有一種從小到大的英雄夢。然而一直以來,我對於武俠小說的推出,倒是都抱持著「有時間在讀」就好的心態,然而對於這位作家的作品,每次推出都有一種「迫不及待」要讀完的衝動,這點實在匪夷所思。至從讀完07年天觀雙俠》,之後又讀了09年靈劍》,對於11年《神偷天下》便升起了迫不及待的嚮往。

 

  07年《天觀雙俠》在新春放假時,讓我無時無刻總是書不離手的翻閱,至此四天閱讀下來,視力忽然感到模糊,這時才讓我了解閱讀是需要一座「好燈」才行。而09年《靈劍》這次做好了萬全的準備,雖然沒有太多空閒可讀,但我還是做了一點手腳,把時間空出來閱讀,當然也確實是不錯的作品。

   到底是什麼樣的魅力,驅使著我閱讀鄭丰的作品?老實說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想讀過的,肯定都會像我一樣。這次時間很多,但我還是花了兩天的時間努力的閱讀,記得窩在圖書館的時間,通常讀到中午都會漸感疲倦,於是都會午休一下,然而在閱讀《神偷天下》時,卻越讀越起勁,那種迫不及待的想要讀完的衝動,一直驅使著我,甚至越讀精神越好,可見其故事非同小可,絕不是尋常之作。

  作者鄭丰比較奇怪,這部《神偷天下》是《靈劍》的前傳,而《靈劍》又是《天觀雙俠》的前傳,所以她算是倒著寫的,《天觀雙俠》是在以明世宗時代為背景,而《靈劍》是武宗時期,《神偷天下》則是明憲宗時期。據作者在後記中寫道,她是為了寫明孝宗朱祐樘的傳奇故事。然而這個故事卻是沉鬱的。

 

  主人翁名叫楚瀚,並沒有什麼高深的武功,非常平凡的一號人物,從一開始只是一個跛腳乞丐,在京城行乞的小乞兒,出身低賤微寒,被入京辦事的胡星夜遇上,他幫他贖身後帶回三家村,並收為閉關弟子。

  三家村是一個由胡、柳、上官三家齊聚的村莊,其中尤以胡家飛技『蟬翼神功』為最,他們以飛賊為業,專門從事刺探、偷取等的不見光行徑,於是他們的飛技便非常了得,當然賊的本事也是如此,開鎖對他們而言都是基本的小事,所以在武林上雖無地位,但卻也不容忽略。但就以一個飛技聞名的角色,能幹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

 

  鄭丰在這部捨棄了前兩部較虛幻浮誇的武功路徑,取而代之的是賦予更寫實更貼近我們所能想像的飛技,是要那種從小刻苦鍛鍊才能學成的技術,對於武功的設限便更加保守嚴格,像遇到敵人臨陣對敵時,只能智取不能硬碰,靠著飛技和智慧巧取對手,更不能予以迎擊,這對於一般人所熟知的武俠,就顯得平淡無奇。

 

  然而作者又賦予楚瀚更為重大的任務,那就是明孝宗朱祐樘。從故事一開始,他去找當世大卜仝寅,從他手裡接走「紫霞龍目水晶」,也在此時接手了保護小皇子得天下的任務,小皇子的出生本身就十分僥倖,本該被刺殺身亡的小皇子,被楚瀚一念之仁保護著,還有本來奉命刺殺的宮女一時動了惻隱之心,透過這樣的偶然與僥倖,便把這位小皇子暗藏了六年。

  光這六年的時間,費了楚瀚和眾人多少的苦心,然而他卻無法說,只能躲在暗處,幫著小皇子排除一切障礙,那種沉重的鬱悶心情,在書中一一呈現,為了成就天下,捨棄了嚮往中的平淡生活,捨棄了得來不易的親情,捨棄了尋覓以久的愛情,到最後更捨棄了自己的人生,都只是要讓這位小皇子成皇,把昏庸的天下撥亂反正,挽回明朝的慌亂頹廢局勢。

 

  「小賊竊錙銖,大賊竊天下」,貫穿全文的一句話,無疑成為他的最佳寫照,他竊走的是整個明朝天下,但他又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他的主子小皇子朱祐樘,更為了天下人,為了讓天下走向富強,百姓能安居樂業,那種犧牲奉獻的高尚情操,無疑帶出楚瀚的俠義人生,是令人鼻酸,是令人動容,更值得為他落淚。是非常值得一讀的武俠大作。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