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記.jpg    (圖片引用自博客來)

 

一位大器晚成的多產作家,是世界文學史上的傳奇之一。

 

   松本清張這位作家,相信大家都有耳聞,簡直可以說如雷貫耳。只要接觸過日本文學的,相信對於他這個人都有相當的熟悉度,他是日本著名的推理小說作家。

 

    其作品的特點是用推理的方法,探索追究犯罪的社會根源,揭露社會的矛盾和惡習,反映人們潛在矛盾和苦惱。他的創作打破了早年日本偵探小說界本格派和變格派的固定模式,開創了社會派推理小說領域。(摘自維基百科)

 

   其中如《砂之器》、《野獸之道》、《女人階梯》、《黑色筆記》、《十萬分之一偶然》、《球形的荒野》等,當然還有許多都為人們所熟悉,雖然我沒真正接觸過,但是每每總是會不經意的聽到,可見其名聲響亮、聲名遠播,還是有相當的知名度。

 

   記得十多年前他離開人世時,在電視上見到他的專題報導,雖然那時候沒有太多留意,不過印象強烈的烙印在腦海中。直到開始閱讀時,對他這號人物,多少還是有相當的耳聞。翻開這本《半生記》,這才強烈的感受到大師的文筆是如何了得。

 

   這本書事實上我買很久了,但是一直擺在一旁,直到日前忽然拿起,結果深深的被這故事吸引,翻來覆去幾次,才發現能成為大師,絕對有其過人之處。尤其那種文筆是寫出來讓讀者毫無窒礙的通暢閱讀,細細看下來,也沒什麼艱深的文字,用平易近人的簡單筆法,述說出他前半生的經歷,不由得佩服那文才,絕不是像我們這種在那胡亂賣弄文學的人可以相比的。但相信我們也絕難想像,他的前半生竟然會是這麼坎苛、克難,和後半生日近斗金難以相比。

 

  看這本書,絕難想像,那種文學才華到底怎麼出現的,是天賦異秉嗎?還是前半生豐富的歷練淬煉出來的結果?這我也不得而知。在其書中,他出生在一個極為清寒的家庭,是家中的獨子,他時常想,要是不是獨子,或許人生會通順些,會自由些。

 

  由於是獨子,對於他的呵護到了一種令人難以想像的地步。父親是個飽讀詩書之人,又愛談論政治,另一方面又愛好面子,而母親則截然不同,是個文盲,但他也沒交代為什麼父母會組合在一塊。他仔細回想前半生,從出生之後,父母便時常爭吵,即便兩人拉車去做生意,也是一人拉一台,在同一個慶典上販賣,也是當做不認識的商家用行話交談。

 

  而母親非常刻苦的出賣勞力賺錢,雖然父親也是,但父親只要生意還過得去,便開始穿著文雅人士打扮,四處和人談論,所以導致家中經濟一直為見起色。而他前半生也沒碰過筆,寫什麼作品都沒有,和後半生多產的作品形成強力對比,光這點就很難想像。在學生時代,由於家中缺錢,他也要學著擺攤,其後進入一家印刷廠當學徒,薪水更是低的可憐,前幾個月都未支薪,就是求個溫飽。

 

  其後讓他有機會進入朝日新聞,由於沒有學歷,又沒其他才能,內部對於廣告美編的歧視,讓他飽受煎熬,但礙於家中經濟,只好卑微的繼續下去。他經歷了戰爭,被派到戰爭最前線,所幸得以歸國,又重新回到朝日新聞上班,雖然成為了正式職員,但依然被編排在歧視的部門中,但未了生存,這時家中一家八口的重擔,讓他邊上班還要邊兼差。

 

  由於戰後他所住的地區缺少掃把,於是他做起了掃把中間商,搭著火車四處販賣,夜間還要接受其他小印刷廠的廣告製作,然而這時段剛好處於惡性的通貨膨脹時期,最後一家八口勉強度過,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細細讀下來,實在很難想像,這樣的歲月是如何挺過來的。
比起我現在這樣的生活,我真感到羞愧的無法抬頭......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