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過勞死」時有所聞,更證明了台灣勤奮拼命的精神是受世界肯定的。前不久台灣登上千元的手機公司,也出現一起,看來是多麼的令人惋惜。
可說是無數工程師之死,造就台灣現在的榮景,這真是不甚令人唏噓......不過這就是職場詭學中的「能者多勞」。

老實說,這真的極為詭異。
能者為什麼該多勞呢?

  這要說的話,應該由「學校教育」談起,學校教育是一個非常可怕的系統,在其中造就無數勤奮的下一代,都這一代走入社會造就現今的榮景。最大因素在於學校融入了「責任心」、「榮譽感」。

  記得當兵時,倡導五大信念,最後一項便是「榮譽」。為什麼要對軍人倡導榮譽感呢?當時我真的不太明白,這點直到我開始進入閱讀世界後,才了解到。

  原因便是本國是「徵兵制」,義務役的薪水,每個月就是5000~6000元,這些錢當時來說,還真是難有作為,現在應該更難有作為。這點薪水,還要任由放假時外圍的各方勢力瓜分。可見義務役的軍人是多麼的難為。

  為了讓其為國家賣命,榮譽感便不可缺少,於是從入伍第一天,到退伍最後一天,無時無刻的灌輸「忠誠與榮譽」,這是身為軍人首要的觀念。

對照現今的工程師,其實也沒什麼不同。

  現今,大多數人幾乎沒什麼資源,我們只能拿生命來保命,用血汗換得生存,這我也無話可說。畢竟人最基本的生活,都牽扯著「資源」多寡而定。

  記得高職畢業後,每日埋首工作,有班就加,每天0730出門,到2300才到家,算算「家」挺像「旅館」的,甚至3個月沒有假日也是很平常的事情,工作已經融入整個生活。直到某日下班躺在床上,背部隱隱作痛,感覺生命受到威脅,才漸漸思考賺錢之道是不是都是如此,其後進入投資一途。

「條條大路通羅馬」這句話人人皆知。賺錢之道,亦同。

  當時看到財訊一篇「我現在沒有兒子了,但台灣還有很多工程師」,其中逝者的父母道「我兒子的(產品)良率好,反而拚命被主管要求加班,連每年過年期間他都要加班。」拿出每年公司頒發給他的「最佳工程人員」。

  這段話給了舍長內心不小的震撼。但即便如此,又如何呢?最終還是一介工程師,對企業而言,一顆小螺絲釘。這段話更道出「能者多勞」的殘酷現實。良率好為什麼會被要求加班?良率差卻不用,正常上下班,正常休假,生活多自在逍遙。

  年前億老闆因為新事業受阻,而舍長身為設計工程師不幸牽連其中,當時每天除了照三餐的責罵外,還不斷的言語規勸,可謂是剛柔並濟,雙管齊下的兩面手法威逼。

  當然最後事情也落幕了,但他在落幕後還是找我做最後宣教,當時是這麼說的:「我並不希望你們做不出來,兩邊都放下,身為技術者,你要去解決問題。」停頓一下接著道:「你不覺得事情沒做完,很沒有成就感嗎?這樣下去自信心都消失了,不覺得在浪費青春嗎?」

  舍長不知各位朋友聽完這樣的類似言語,會做出什麼行為。但我可以了解,幾年前聽到這樣的話,會加倍的努力,盡力的去完成,可謂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但時過今日,嘿嘿~~早已擺脫依靠「成就感、自信心」過生活摟~~但這就是引發「榮辱」的言語,讓其感覺受盡恥辱,奮發向上,繼續拼命。這樣下去,過勞只是早晚的事情。

  記得解厄鑒開頭便提到「藏鋒」、「隱智」的重要,鋒芒不藏,智慧盡顯,最終只會屍骨無存。年年的最佳工程人員,盡顯鋒芒,結果最後過勞而亡,不是很殘酷的道盡一切,厄運臨身的下場。

  例如在千萬別撿起千元大鈔
開頭便提到一個觀念「勤勉為惡,努力沒有回報」,記得還也段故事是這麼說的:

  有甲乙兩位同期技術員(每月底薪是一樣的),做同樣的工作,甲每天正常上下班,而乙每天正常班後還需要在多加三小時,工作量才會跟甲一樣,可是每個月發薪日,乙總是比甲多。各位認為這樣公平嗎?

  對照目前國內企業進入了超競爭時期,了解到如此的生態,開始把能力好的,命其加班,能力差的,便任由下班,以便企業產能得以取得一定的突破。結果能力好的員工,操其半死,不好的卻過的輕鬆非凡。這等弔詭事件,在在提醒了我們。


責任心、榮譽感雖然重要,但在生命大前提下,便顯得微不足道。
即便億老闆對我如此說道,還是保持平常心,淡然處之。

職場的大學問:
「沒事不找事,有事不怕事,完事水平剛好即可,太過即亡!」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