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F男手握拳激動的說:「聽著,這是身為一個勞工最基本的權益!」
不禁想問,朋友可知道身為『勞工』最基本的權益是什麼?

聽聞此話,內心涼透了大半,除了訝異、震撼外,更差點嚇的我屁股尿流失了魂,雖然外表強裝鎮定,最後我還是只能無奈的苦笑離去......

朋友,你也會捍衛身為『勞工』最基本的權益嗎?

  記得事發當時和F男閒聊到「勞退新制」,不提還好,一提不由得感慨萬千,寒意不斷的湧上心頭,至此我才明白『窮人心態』,真是不可一日而語。

  舍長我不才,如今身為一介勞工,雖然美其名為「工程師」,但對「勞退新制」等等的相關權益問題,是什麼也不清楚,或許該說根本懶得去理。

  工作至今日,所知道的除了每天「按時上下班」外,就剩下「領薪水」一事。公司提撥6%到勞退戶頭,我也不知如何查詢,或許應該說,已經有自知之明,是無法提領到這筆勞工退休金,所以難存奢望,何況那還是非常久遠之後的事情......

  但當時F男卻不同,當他一聽到「勞退新制」這話題,除了雙眼綻放光芒不說,更開始述說未來的憧憬,後來他一在詢問我相關問題,我只能坦承以對,我是什麼也不知道。

  不說還好,一說沒完沒了,起先他開始嘲笑我的無知,之後開始充當起教師的角色,為我一一解答,例如多久退休、基期可領多少、勞退的保障,退休後的提領方式,他可說的是清清楚楚,我想他應該是能倒背如流吧。對於此點,舍長真的深感佩服,這除了佩服,我還能說什麼,但也僅此而已。

  於是舍長站在很實際的立場說:「我們好像離退休還非常非常遙遠,現在弄的在清楚,好像也毫無用處。」想來這句話是觸怒了他,或許應該說是真的大大的激怒了他,於是他很激動,還雙手握拳的說:「聽著,這是身為一個勞工最基本的權益!」

  聽聞一驚,非同小可,內心除了傷感、震撼,也涼透了半截,驚嚇不說,最後我只能苦笑以對。只能雙手一攤,窮人的心態不是一日可成地!

  事後舍長和L男提到這件事,我說:「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要把自己定位為『勞工』?我真的想不透你們在想什麼勒~~好好的一個人,硬要把自己劃入勞工階層。」L男也頗為無奈的說:「小市民的心聲都是如此。」

  其後沒多久和部門會計K女閒聊,也驚訝的發現她也早已把「勞退新制」規劃好了,還想自己在另存一筆錢進去,應該說另外在自提%數,當時她也很詳細的和我說相關的問題,最後還對我說,「勞退新制雖然不多,但退休可領到的也不是一筆小錢,也有百多萬出頭。」這時我又只能無奈的笑笑。

  日前舍長的營業員對我有感而發的說:「有些人才2X歲,身價就千萬,不到30歲,身價過億的也不少,看著他們賺錢都這麼快,然而我們卻這麼慢,真不知他們是怎麼賺的。」

可不是嗎~~
賺大錢都只是一種方法而已,學會了,
要風得風,要水得水,容易得很。

  身為上班族,汲汲營營工作一輩子,不過就是XXX萬的積蓄,這樣還算是多的,有些甚至到退休還只是XX萬的積蓄,日夜憂慮未來該如何,生活困頓的大有人在。
  就如我身旁的一些同事,他們父母也差不多是如此,汲汲營營一輩子,不是投入那唯一的房子,一台車子,其他便沒有了,其他的更不敢在奢求什麼。

  關於此點,絕對有必要好好看看億老闆的行為,和他們所形成強烈的對比。一位是把自己定位為「老闆」,而一位卻是硬要把自己定位為「勞工」。這心態,實在難以令人苟同,但卻是絕大多數人的心態。

  舍長確實也難以理解這些人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硬要把好端端的「自己」這樣一個人定位為『勞工』?可想而知的,經歷日積月累的歲月,所顯現的差距會是多麼的巨大。


這時,不才的舍長,蠻想問問各位朋友,

「一個老闆的基本權益又是什麼?」


為什麼不是試著往上爬,成為什麼都好,
而要畫地自限的硬把自己歸入『勞工』,爭取那微不足道的『勞工權益』?

可笑的是,還爭的驕傲非常,沾沾自喜。
難道爭取這權益是一件非常值得驕傲,值得喝采的事情嗎?

F男手雙手握拳激動憤怒的說:
「這是在毀謗一個勞工最基本的權益!吼~~」



記得過往也有一篇『
定位
』的文章,
當時我把自己的人生定位為『殺戮與擴張』,現在依然如此。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