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母親說:「做人,心不要這麼大。」聽聞後,不由得悲從中來,我想窮人的父母大概都是這麼對孩子說的。做人,心不要這麼大阿!

  「心」即是『野心』的代名詞,這字眼對道德者而言,可真是一大致命傷,但那不過是對其自身失敗的一種掩飾罷了。誠如許多弱者與失敗者無不是在事前或者事後對自己說:「那是因為我野心不大,我認為那是不好的,知足常樂。」

  但想想,這是可悲的。野心無疑便是慾望、夢想、理想、目標的同義詞,人是要有夢想的,但夢想是遙遠的。有能力的人就會把夢想轉化為理想、目標,進而去完成它。實現理想目標的過程,那便是實現野心、滿足慾望的總體現。

  凡事墮落者,便會以「知足常樂」來為其掩飾自己的偷懶、墮落之行為,這絕不可取。假如你是一位上進者,絕對不會把「知足常樂」掛在嘴邊。因為那是不可取的。

  誠如日前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先生說:「未來二十年,我要為興趣工作。」當L男這樣和我說時,我發現他這一生是難以達到的。這世上誰不想為興趣工作呢?但L男所表現的只是在暗示舍長:「郭董都說要為興趣工作,相信這是不會錯的,我也要為興趣工作。」

  其後不太相信這話的我,翻開了那時的原新聞,這才發現L男斷章取義的只看自己想看的。但真正的原文卻是,「開始的二十年,我為金錢而工作;接下來二十年,我為事業工作;期望未來二十年,我要為興趣工作。」當看到原文後,所顯現的意義又是多麼的不同。

  郭台銘先生在最初二十年,也是公司生死存亡之年,無不是為了金錢而奮鬥、打拼,那時說「知足」都是沒有意義的,公司倒閉陣亡,哪來的知足呢?
  接下來二十年,他為了使公司得以穩定發展,身處於超級競爭的環境中,為了事業體奮鬥、打拼,這時候說「知足」同樣是沒有意義的,滿足於現狀,最終只有被宰割的命運,公司照樣倒閉,一切也無用談,談知足,也太過了。

  現在他退到幕後,才能稍微「知足」,才能為興趣而工作。但真正的是,做不做也由不得他,鴻海的未來未必非他不可,畢竟公司已經成長到現今規模,放手是日後最重要的課題。
  顯然他現在說「知足常樂」也是一種沒有意義的事情。但從另一方面來看,要說「知足常樂」也需要取得一定水平才得以說出。反觀什麼都沒有的我們,說為「興趣」、「知足常樂」就顯得沒有必要。

  誠如日前陸首善陳光標先生來台發紅包,他在演講談到「財富為水,如果有一杯水,就自己用;如果有一桶水的時候,可以存在家中;但如果有一條河,就應該和他人共同分享。」
  但要說這種話的時候,就必須有「一條河」才行,沒有一條河說這些都是無用的,是沒意義的。所以他有一條河,夠資格說這句話。然而我們沒有,就最好保持沉默。

  例如我聽過許多朋友時常在說:「如果我中樂透,我就要捐多少錢,請大家吃飯,買台車、房子給你們都無所謂」或者是「如果我賺到大錢,我會拿出來與你們分享」。但是這些話說出來也是沒有意義的,無疑是空談。窮人最悲哀之處也在於此。

  日前J男聽聞億老闆身價時,他忽然說:「看來老闆對我們也很吝嗇,薪水也沒比別間公司多到哪。」但這同樣是沒有意義的。畢竟角色互換,J男如果是億老闆,他同樣要對員工很吝嗇,絕大原因便在於人的惰性所致。
  當你薪水領越多,工作便會越不賣力,薪水與賣力是呈現相對遞減的關係。所以他說這話也是沒有意義的,更是無用的。員工心態展露無疑,一切都只是想賺取每月更多的薪資。

  也有許多朋友和舍長說:「你去年股票獲利,那可以開始享受了。」但是,那些又算什麼呢?我要的是一個巨大的突破,而不是這樣的小勝利。人有所圖,沒有人希望自己一生都在底下沈淪。如果為了這點小勝利而沾沾自喜,無疑才是最悲哀的。

  誠如吾師億老闆,如果再取得一個小成就後,他便開始享受,沾沾自喜,那何來如今的規模與身價。在大成就前的小成就,那些都該用平常心看待。


人的慾望是無限的,是無止盡的,每個人都期望自己能往上爬。
爬的更高,可以見到的景色更美好。

野心即是慾望,更是理想與目標的總體現。
用「知足常樂」來掩蓋都是墮落的表現。

當下我即問母親:「你希望你的兒子越賺越多,還是越賺越少。」
母親當下即回:「我當然希望我的兒子能越來越好,越來越富貴。」
人之常情也~~



說「野心不要這麼大」,那都是沒有意義的......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