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引用自博客來)

寫作之前,感覺很好;寫完之後,通體舒暢。老友若蘭.米勒說,「天賦可沒法保證成功。如果不能用紀律去發展他的天賦,再才華洋溢也沒有用。」

  在看了史蒂芬.金談寫作後,終於洞悉以前為什麼無法寫出小說的盲點,在看這本《卜洛克的小說學堂》大大的改善了過往的一些寫作觀念。當然兩位小說大師還是強調,要不斷的寫。

能成功者終究是執行,而不是空想。

  史蒂芬.金所談的比較偏向哲學,他沒有分門別類的解說到底為什麼,他把他一生成為作家的過程撰寫出來,由閱讀者自己從中找尋如何成為小說家的秘訣。
  而卜洛克則不同,他分成了四十七堂課,來說明如何成為小說家的一些技巧,當然這些技巧對於無心者,看來也不是很有用,有時大師傳授都很虛幻的,他無法明確的對你說什麼,一切都由讀者自行體會。

技巧是可以靠別人傳授,但運用法門卻是從別人那裡學不來的。

  一切都只能由有心成為小說家的讀者自行體會,由不斷的寫作從中提煉出自己的運用法門。畢竟執行還是很重要的。

  卜洛克所強調的是從「追求最好的利益」出發。畢竟小說家是很容易餓死的,很容易便陷入窮困潦倒的窘竟。
  其中他談到一段:「我們可以推出一個邏輯,在學校裡,哪個教授最能衝擊你的想法,就是最好的老師。想盡辦法,至少要上到他們的一堂課,別管他們教什麼。課堂上過專業的知識、必讀教材的內容,畢業以後,頂多在你心頭晃盪一陣子,也就不見了。但是那種與特異心靈的智性衝撞與交流,卻會跟你一輩子。」

  很顯然的,舍長最好的老師不在學校,而是在職場上,億老闆無疑是我最好的老師,雖然他不是教書的,但他的許多觀念在我來看都非常有趣,甚至認識愈深,愈發覺旁人的不合理,更感到其行為的不正常。這便是一個特異心靈的智性衝撞與交流。億老闆的觀念,深植我心。當然,離題了。


不過寫小說極具耗時費力,
沒有相當的覺悟,絕對不要輕易嘗試。

畢竟這和當有錢人有極大的落差,
但最頂尖的小說家都能在歷史佔有一席之地。
這點也非常現實。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