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監察院長王建煊一句「大學生打工笨死了」引爆爭議,直言這是賤賣「黃金時間」。
對於他這一席話,我無言以對,更深感懊悔。在這樣一個只喜歡聽花言巧語的時代,真實的聲音註定會遭受到猛烈的砲火,但可以肯定的,對於肯站在砲火上說出事實之人,是真的不多了......

  撇開政治、輿論等立場,我想他是善意的,只是媒體、愚民總喜歡斷章取義,其他不聽,只聽到「大學生打工笨死了、賤賣時間」這樣的尖銳言語,才是最可惜的。但這樣的言語有錯嗎?

  老實說,在我看來一切合情合理,大學生打工是真的笨死了,這行為就是賤賣黃金時間,關於這點是沒有過錯的。如果對於這樣言語有感到不適之人,那也沒什麼好驕傲的,連這麼一點事實都無法承受,將來談什麼要做大事都會顯得很虛偽,簡單說,根本沒資格。
  雖然我未讀大學,但高職、專科都是半工半讀下完成,即便是這樣子的我,聽到這句話同樣深感懊悔,那時的自己,確實是「笨死了」。

  讀書其實和金錢無關,但是賺錢卻和善用智慧有莫大的關係,無法認同這句話的人,大多都是死讀書之人,只會死死的把書中的知識死記在大腦中,但是卻無法拿到現實上運用,無法活用智慧之人,最終不過就是淪為勞力階層,沈淪在這樣階層的人,能有什麼擺脫貧窮的作為,頗令人難以想像的。

  現在有太多大學生認為打工很好賺,於是漸漸便以打工為主,而學習為次。對這樣的情形感到惋惜,即便這情形與日俱增,在短期來看,一切都還沒有巨大的差異,不過長期下來這差異便會有極大的不同。
  當踏出社會後,這些大學生心中有的只有一個「工作」的念頭,想想這是多麼可悲的一件事情,這才是最可惜之處,因為心中就只有「工作」。這樣的『果』便是長期賤賣黃金時間所得來的。

  日前L男很驕傲的對我說:「我的專業是『賺錢』!」聽完我哈哈大笑,更與帶嘲諷的回應他:「什麼,你每個月賺三塊錢叫做專業,別笑死人了好不好,要不要去和億老闆說說你的專業,包準他笑死你。」結果L男尷尬的朝我笑笑說:「你那種賺錢方法太可怕了,不是一般人學得來的。」我說:「那就別在我面前說『賺錢』是你的專業,他媽的想笑死人嗎,狗屎!」

  舍長從高職半工半讀以來,一直都是賤賣時間,付出勞力來賺取金錢,在那時我從沒想過賺錢也可以是一件輕鬆的事情。會有這樣的想法時,那已是專科畢業之後才有的,那時已25歲了。
  當時由於晚上忽然閒的發慌,才開始拾起書本,走入閱讀的世界。這時我才發現過往自己的想法是多麼的渺小,知識是多麼的匱乏,這點讓我感到非常懊悔。為什麼我到了25歲才開始進入閱讀的世界,才開始意識到知識的不足,但這一切都無法挽回過往失去的寶貴時間。

  記得在《偉大的經濟學家熊彼特》書中提到一段,「他總是強調一個人的生命中,最關鍵重要的時間是第三個十年,也就是21到30這個階段,這是一生中的基礎,他稱這階段為『活力旺盛的神聖十年』。」

  偏偏大學生活就是在這個階段中,但我們卻有太多太多的學子浪費在打工,賤賣神聖時段,賺取那丁點的蠅頭小利,內心卻還感到沾沾自喜。這不是愚蠢是什麼?簡直是笨死了。
  因為曾經我就是這麼一個人,在高職時間,半工半讀就算了,寒暑假還拼命加班,總加班時數全場居冠,但每個月薪水不過是多那兩塊錢,我卻感到欣喜無比,現在想想,真他媽的超級愚蠢。這一切都是血汗錢,是最愚蠢的賺錢方法,對此目前我只感到無比懊悔。

失去的時間總是無法追回......

  由於當時工作到一種程度,看著為數不多的加班費,我竟然感到那是多麼龐大的數目,為此幾乎把所有時間都投入於加班中,在現在來看,那點數目又算什麼,那時候損耗的時間和那『龐大』的數目計算下來,其實時間的附加加值便少的可憐。這是多麼可悲的一件事情。

  今天王建煊跳出來說出此一番肺腑之言,真實的聲音,我們看看跳出來反對的團體,是稅改聯盟,是勞工團體。難道各位沒有感覺有什麼不妥嗎?為什麼是這兩個團體跳出來質疑?一個和『稅』有所牽連,一個和『勞力』相互掛勾,難道你們一點都沒有需要懷疑?

  在這全民萬萬稅的時代,國家經費全由稅收而來,稅改在怎麼改,美其名只是要改的好聽一些,讓愚民比較能接受,但相信絕不會少收一分,這還是全體人民所要繳的,這點是無從改變的結果,更是不能動搖的事實。
  接著勞工團體為什麼要跳出來,要你們去質疑這件事情?想想看台灣的經濟是怎麼崛起的,是靠著所有勞力拼死拼活才撐起來的,人家歐美日是靠品牌,台灣是靠代工,一項商品利潤一百元,代工賺十元,人家只是拿去販售就賺他媽的賺了九十元,這就是血汗錢。勞工的智慧就這麼一丁點,我們能期望這麼一丁點智慧所組成的團體會變成多麼偉大的高智慧?難道你要和我說「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別傻了吧。

台灣早期是靠OEMODM起家,但你們可知道這兩者背後的含意是什麼?

OEM(簡稱委託代工,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ing)
為主要的業務型態,運用充裕的勞動力提供國際市場上所需的產品製造、組裝之委託代工服務。這是純粹的勞力。

ODM(簡稱設計加工,Own Designing & Manufacturing)
就是不僅包含上述的所有環節,更包含設計項目。這是勞力和智力都包含進去了。

  人家國外大廠提出一個品牌,一個虛幻的商品,我們要幫設計,還要幫生產製作。但大把的利潤卻是別人拿走,這是不是很可笑。
  現在我多麼懊悔過去賤賣時間工作,讓自己的知識持續的匱乏,讓自己一直處於貧窮的階段卻愛莫能助。用最關鍵的黃金時間,付出極大的勞力,來賺取眼前的那微小的利潤。我相信大多數人都是這麼做的。
  不相信你看看你的上一代,窮人的上一代都是如此,舍長的父母也是如此。但現在,由於閱讀的關係,忽然發現其中的門道,竟然是這麼簡單,賺錢的法門不過爾爾,過去我竟然一點都沒發覺,竟然如此的賤賣自己寶貴的時間,這才是最可惜的。


在這虛幻的社會,
難得有人肯站出來說出這些真心話,是多麼然人可貴的一件事啊!
請多花時間充實智慧吧~~

他的言論是善意的,也是窮人要自省的,希望下一代能更好。
我所痛恨的是在旁落井下石的風涼話。尤其是刻意迎合的大眾口味、反智的態度、勸人識時務的行徑,倒頭來卻又用資本主義的枷鎖來綑綁、嘲諷我們這些身在底層的廣大勞工,這才是令人惋惜的,令社會倒退的行為。



早學絕對比晚學好,賤賣黃金時間確實是笨死了.......
知識的累積,智慧的運用,才是擺脫貧窮的唯一途徑。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