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L男在職位上獲得升遷,終於讓他在辦公室中有張「桌子」而感到欣喜、振奮。當他告知眾人分享這份喜悅時。在FB聽聞的我,忽然感到異常悲哀。
為什麼要為了得到一張桌子而感到雀躍不已?

  沒有錯,L男就如過往的舍長,曾經也為了有張「桌子」而感到興奮,認為這就是一種肯定,一種立足於職場的成就感。
  自以為是的認為由於在辦公室內有張桌子,可以比沒有桌子的人高人乙等,可以和同樣有桌子的人平起平坐。但仔細思考就能理解,不禁脫口而出:「他媽的我為什麼會這麼犯賤!」

沒錯,這純粹是一種「奴隸思維」。
絕不可取。

為什麼要因為得到一張專屬辦公桌而感到雀躍不已呢?

薪水沒漲,只是多張桌子,
有必要把自己搞的如此犯賤嗎?

  記得在目前的公司,年中時各部門紛紛調漲薪資,唯獨我所屬的部門沒有,這事本是無所謂,但映入部門中唯一的女人眼中,卻演變為大事。
  當K女發現其他部門都有調漲時,她非常氣憤的跑來舍長旁說:「其他部門都有加薪,為什麼我們沒有?」而我很冷淡的回:「很重要嗎?」這時她聽完更忿忿不平。看她的表情於是我又說:「不過是一個月多1000-2000元,影響不大吧。」K女驚訝看著我說:「你怎麼知道?」廢話,我又不是今年才來的。

  結果事後K女私下問了許多他部門的人,發現大多是1000-2000元的調薪,但事實上,由於我隸屬於公司薪資結構最高層次的部門,所以調1000-2000元有等於沒有,根本無所謂。對生活毫無影響,而我也決不會因為每個月多1000-2000元視為多麼重大的事情,畢竟那真的微不足道。

  這件事件其中最有趣的那就屬某品管部門,其中一位V女,在三個月前先由「品檢工程師」晉升為「副課長」,而在加薪前一個月在由「副課長」晉升為「課長」,想來這次調薪應當會一次補足,因為前一次只調職位。結果好笑的是,這樣的職位三級跳,卻只漲了2000元
  當他們部門的經理轉述,我忽然笑翻了,這樣不如不升,根本微不足道麻,晉升後的事情、責任增加,真是吃力不討好,得了位子,看來也無所謂吧。

  由K女調查後轉述,舍長推測,漲多漲少都無所謂,那不是重點,公司高層要的是拉升平均薪資,底薪低的漲多一些,底薪高的漲少一些,把大多的薪水發到一個水平,而我們所屬部門的平均薪資則是高出太多就沒調漲。當然這是題外話。

話在轉回來,
為什麼要為了這些「虛位」而感到興奮呢?

如果有這種情緒反應,相信一輩子只有「做牛做馬」的份。



  記得在這一生要做有錢人中見過一段,丹尼斯的競爭對手想挖走旗下的一員大將史蒂芬丹尼斯知道這件事情不是可以用加薪挽留的,當他知道這件事情立刻採取行動,約史蒂芬在他的遊艇溝通。在當時他一直不知用什麼方法慰留史蒂芬,直到那時候他才知道該怎麼做。書上對話如下(P.149)

「他們提供你什麼職位?」
「副總。」
「那你想不想當一家美國公司的總經理?」
「什麼公司?」
「丹尼斯出版公司」
「費利克斯,美國並沒有丹尼斯出版公司,你只有「Blender」和一些零星的生意。」
「史蒂芬,不久後,在美國將會成立丹尼斯出版公司。」
「美國的丹尼斯出版公司將出版什麼?」
「史蒂芬,你想出版什麼?因為你是新的總經理!」

  乍見這段,內心真是震撼極了。想想看,丹尼斯在那刻憑空設個「總經理」職位,拴著一個人才免於流到競爭公司手裡,又能為自己進軍美國出版業。這真是一舉數得,所以說當老闆的要學會「用人」,而不是「管人」。



  不禁細想,位子真是一個非常有用的方法,就如開頭提到的,新員工在辦公室並沒有桌子一樣,除非付出努力,爭取才有張專屬的辦公桌。
  說來真是諷刺,也感到悲哀。竟然爭的頭破血流,卻只是為了一張桌子,一個位子,一個頭銜。但終究不過是一個幫公司打工的「打工仔」。

  就如日前聽聞經理K男(掛了課長職務但卻沒有實權)在討論公司未來的產品,經理指出這項產品未來的量有多麼大時,兩人欣喜若狂的爭相討論著「這項產品能為公司未來帶來多少實質利益」。K男事後受到了鼓舞、振奮,所表現出的工作態度更加賣力。

因為億老闆給了他「位子」,經理給了他「希望」。

  但在旁看到這幕的舍長實在搞不懂這有什麼好興奮、高興的,畢竟我們終究只是億老闆的打工仔,我們所分的不過是公司所賦予的「杯水車薪」,不管這產品未來產量多大,為公司帶來所少實際利益,我們所賺取的並不會因為公司賺得越多,薪資便會越多,終究實質上還是沒有任何改變。


舍長最後不得不再說一次,

為什麼要為了一張「桌子」改變個「頭銜」,而感到雀躍不已?



真正的事實,
應該是要在「實質利益」上有所改變才需要感到雀躍不已吧!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