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襲上一篇舍論:「活腦與死腦」後,Facebook有朋友見到「女人一旦被男人依賴上,就無法抗拒」這句話,結果她非常非常生氣的說:「如果你是女人,你看到不會生氣嗎?」
舍長忽然覺得,這已經不是「死腦」程度,而是「大腦已死」......

解讀文章有許多種方法,也會出現許多不同的意思,
有些則能帶給閱讀者許多啟發,更可能激發更多靈感。

但有一個很重要的前提是,讀者要讀懂「內容」。
不過這需要根據讀者大腦靈活度而定......


記得十九世紀著名的當代法國著名文學理論家與評論家羅蘭巴特曾提出「作者已死」理論。

大腦已死理論:(摘自維基百科)
  主張作品本身存在於作者以外的生命,因此在作品完成的瞬間,作者與作品的關係便宣告結朿,解讀權釋放回歸於讀者手中,這種對於既往觀點的批判與反省,反映出個人感覺結構的差異與對應觀點過程的重要性。


  簡單說,即是作者在完成作品後,兩者關係便已宣告結束,剩下的便是讀者本身的事情,如何解讀便需仰賴讀者的智慧。誠如:「女人一旦被男人依賴上,就無法抗拒」這句話,就能解讀許多層面。

  「大腦已死」之人,便會不經思考的把表面意思整個COPY至大腦中,不經修飾,也無法變通更改;而「死腦」之人雖然無法變通,卻和大腦已死有些許的差距,尚能接受他人意見,只要稍加提示點破,便能改變,但此點不足以代表什麼,胡亂接受改變的結果,很可能鑄成大錯。
  但「活腦」之人則不同,「女人一旦被男人依賴上,就無法抗拒」,有千萬總解讀法,可以倒轉成為「男人一旦被女人依賴上,就無法抗拒」,當然這只是一般的程度,算是最基本的,真正的活腦可是千變萬化的。舍長則會解釋成「人一旦被異性依賴上,就無法抗拒」,這樣解釋並無不妥,只是把「性別」摘除,但這句話能不能成立,和最初的話有無不同?

答案是可以肯定的,
同樣一個意思,執行方法也是可行的,沒有什麼不可以。

  誠如前不久舍論:「為什麼要貸款買房中一位強烈偏激的回應者,回應了幾大篇幅,一直強調舍長提出的是不對的,但是前後回應又異常矛盾,前面說租房投資是不可行的,可是後面又說,這是少數人才能達到的。這又算什麼?

  依照舍長提出的「租房,其他積蓄每年獲得10%成長」方法,到底可不可行?想必是沒問題的,主要只在於願不願意付出努力,和夠不夠用心罷了。在舍長看來,他回應那幾大篇幅的文章,不過是想說,「我他媽的就是做不到」如此而已。
  何況舍長也沒強調所有讀者要照著做,寫文章只是我的興趣,和我所知道的知識提出一些看法和方法,如果讀者認為可行,也可以嘗試的做,相信這並無不妥。

原來一切都是「大腦已死」......

  記得在舍論:「為什麼要學英文中,也出現一位朋友,他指出是文章本身的抓錯重點,可是最大的問題是「為什麼沒人和他有相同的問題?」
  何況舍長在文中也沒說「學英文是不好、是不對。」顯然這是這位讀者大腦認知錯誤所造成的結果,是讀者本身理解力有問題,造成無法正常理解文章內容而陷入的窘境。

閱讀一本書,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能正確的解讀書中內容,才是真正的大事。

一段文字,一篇文章,一本書......
能正確解讀,能有所啟發,更能靈活運用,
那才稱得上是「獲得」書中的知識。

「活腦」解讀文章,可是千變萬化的,
是不受種族立場、性別立場、正反論調所左右拘限的。

「死腦」則不同,除了會發生認知障礙外,經過長期處於墮落狀態下,
導致最後喪失思考功能,最嚴重後果者便是進入「大腦已死」的狀態......

對讀者本身而言,這絕對比「作者已死」更令人痛心、惋惜的。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