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全球華文武俠小說大賽的獲獎作品《獅子山》。
老實說,我以忘記了本書為啥會叫《獅子山》,但這作品是我非常喜愛的作品,比起同期的《江湖封侯》,更喜歡這部。

(圖片引用自博客來)

或許該說,所有武俠小說中,舍長最愛這部《獅子山》。

  全在於這故事中的主角范海石。對!就是這麼一個人物,他的角色設定即為有趣,雖然是壞人,十惡不赦的大壞人,但偏偏暗地裡做的全是好事,聯合所有壞人,幹下驚天動地的「好事」。這樣的角色定位不有趣嗎?
  大概就和斜風細雨不須歸異曲同工,明明是堂堂知府大人,卻公然收錢,沒有錢不辦事。你說這有道理嗎?

  故事以一位錢莊少爺尉十三拉開序幕,自以為學了一手好劍,要讓父母正視他已經長大成人,於是計畫搶自家的錢莊,讓父母驚訝一下。但他父母在這同時已把他交付給范海石,希望他能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整個故事的邪派是一個名為「獨照寺」的組織,范海石是從這裡逃出的一個人,唯一的一位,即便當時他還小,但已經遭受了殘冷的訓練。獨照寺專門收刮武林一些極為變態的武學,並且抓取一些小孩,讓他們學習這些變態武功。

  在故事最後的大決戰中,就有這麼一段:獨照寺冥王修煉的「瞳器」,最高境界便是「夢繯之術」,夢繯之術類似於蠱術,威力更加恐怖,可以潛入到對手意識中,窺探對方內心,操縱貴方的行為與神智。為了練成此法,冥王二十年不曾入睡,一直保持清醒狀態。這當然是常人無法忍受的痛苦。

看,這樣的武功還不變態嗎?

  當然范海石為了訓練尉十三,其實也很變態,把他丟到一艘賊船,讓其自立根生,但壞就壞在,賊船就是賊船,船上所有人都是在武林榜上有名的大壞蛋,還有一位令所有壞蛋都恐懼的人物劍仙 聶尋仙

  就像在故事末段,劍仙自負道:「鐵菘道人(尉十三的師父)很識貨,也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教不了你。如果他傾囊而授,也只能交出一個二流的劍手。而我,卻可以讓你成為獨一無二的劍客。」
  不過,真要說,這就是現實中的叢林法則,劍仙沒做什麼事情,他只要尉十三自己想辦法活在他的劍下,在劍下淌血的日子,久了當然能成為一位其名的劍客?

古往今來,哪位不可一世的才子,不是瘋狂如癲?

  這裡再度符合「極端自我就是王」的終極之境。各行各業的頂端人才,有哪位不負不狂不極端。尤其是聶尋仙喜歡在比武時,刺傷尉十三,每次敗他時,在他臉上天一道傷痕。這是不是也是一種變態,或許該說是病態吧!

  就像故事開頭朱傾城也是一個大變態,雖然貴為大財主,也知道有人調查他的底細,最後把這底細抓來,便放任一決生死,真是可憐了這位刺客,被攔腰折斷,更被自己的兵器刺入心窩,由此可看出作者在描述這情結的能力,是有多麼的詳細。
  而朱大財主終結這刺客,只用了左腳,僅用一招江湖失傳的絕學-「踏破鐵」。當然,這些都還好,因為後面還有更變態的事情。殺掉了刺客後,要斬斷自己的左腳,光想我就頭皮發麻了。

  結果本來要用一把鐵劍銷斷自己的左腳,但在殺使刺客後,改變主意把鐵劍換成鐵鋸,「狂笑,俯身,雙手握住鐵鋸兩端。咬了咬牙,用力拉動,親手鋸斷自己這條天下無雙的左腳......」當然其後內容過於血腥請有興趣者自行翻閱。

  這部作品好看也在這裡,是由他媽的一群變態高手組成的,更描繪出其中無法言語的血腥場景,每每看了,不由得令人血脈噴張、熱血沸騰就算了,有時心還在淌血,更在內心世界中不斷的抽動著。

對,因為舍長也是匪類中的一員。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