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在陽間有散場,死歸地府又何妨?
陽間地府俱相似,只當漂流在異鄉。

(圖片引用自博客來)

話說,本書應該如何開場?
實在一大難題。

雖然拿到電子檔許久,但卻沒翻閱,書說來還是拿在手上得好。
清明記,一開始乍聽之下根本不當一回事,更認為這不是一本很好看的武俠小說。

就這麼盼了近個月,幾天前一下班忽然忘到床上躺了一個包裹,勾起久遠的記憶,或許有這麼一本書吧!
拆開一看,眼中印入浩然劍前傳,腦袋忽然遭到重擊,心道:「天啊!竟然是一本這樣的武俠。」

馬不停蹄的開始翻閱,或許到了廢寢忘時,整晚就沈溺在這武俠漩渦中。當晚閱讀到後段時,眼淚在眼眶中打轉,闔起書時,眼淚不自覺的流下來。

如果真要說本書的讀後感,大概只能說:「動容!!」

沒錯,本書就是會令人不自覺的動容。
難怪司馬中原會說:「這才事實破天驚的寫法!」
心中只有滿滿的佩服。


  雖然是寫兩個殺手的故事,但主架構還是在玉京第一殺手清明雨身上。因為書名叫清明記麻~~
  一個心思細膩到難以想像的程度,行事外表又放蕩不羈,令旁人難以察覺什麼叫真實的殺手故事。

  其中最令我動容的是,身為殺手的他,意外得知上一輩的恩恩怨怨,說來竟然在一開始是七位情同手足的兄弟。(身為一個殺手,內心竟然來擁有這麼澎湃的情感)
  「京華七少」,七個意氣風發的少年,七個才華洋溢的青年,卻在未來的道路,彼此兵戎相見,當清明雨從京華七少的老七江涉身上得知這段往事時,才是令人最悲哀的情節。

  到最後江涉離開人世時,清明悄然走到另一側廂房,向空中遙遙一拜,從懷中取出一個小小手卷,手卷上正是七個年輕人或坐或立,儀容不一,卻均是英姿勃發、風采出眾。
  石敬成、烈軍、段克陽、陳玉輝、雲飛渡、潘意、江涉。三十年前的京華七少,而今還餘幾人?

  就在這時,清明將手卷燒掉時,一種極沉重壓抑的氣息瀰漫四周。憑多年殺手經驗,得知身後已多了一個人。他屏息凝氣,除了那沉重氣息外卻在不聞其他。清明心知這人實是自己平生未見的絕頂高手。
  後來得知,他就是石敬成。清明身為晚輩,躬身一禮,為公為私,眼前這人都當得起他一拜。

  乍見這段,心中無限感概,或許石敬成本身在屋外乍見那張手卷,也會回憶起過往的一切,但最終還是得拉回現實,各為其主,兄弟間的情誼就隨緣吧!所以最後京華七少只剩一位老大。當然這是後話~~


  又到最後清明慷慨赴義,雖然玉京四個情同手足的兄妹,卻出現四種命運,一個將官,兩個殺手,一個富商女。
  老大烈楓,烈軍之子,掌管玉京軍事;老二沈南園,雖然身為殺手,武功第一,在卻少了應變;老三清明雨,作為主角,身為玉京第一殺手;老四杜絹,玉京第一富商獨身女。

  老大烈楓,最終還是派了老三清明去刺殺他這一生中的知己小潘相。清明依然要為大局設想,去刺殺這一生的知己。

這是一種極為矛盾的心理,捨棄身分,都能成為朋友。
但在這亂世,個人命運,實非自身所能左右。這是何等的無奈阿!!

每個人的一生總有許許多多的無奈,許多人都認為自己能選擇一切。
但,真的能選擇自己想要的嗎?

不由得又回憶起在《黑豹列傳》中的一句話:
『自由,不是我們能夠選擇什麼,而是有什麼給我們自由選擇。』

南園滿地堆輕絮,愁聞一霎清明雨。

看完本書,忽然又把《浩然劍》重翻了一次,依然令人感動落淚......
心中只能嘆息,這大概就是同為殺手的無奈。

尤其是清明死後,梅侍郎對南園所說的一段話,更令人感動。雖然彼此對立,毫不相干,卻都會為對方的身後事著想。這大概就是身為頂尖殺手的一種情懷,一種胸襟吧!

還是只能「動容」矣!


一生知己有幾人,是友是敵又如何,

        兵戎相見是無奈,仰天一盼清明雨!!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