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完《創新求存》的讀後感,細細回味一下,忽然又若有所悟。
說起台灣,中小企業林立,一遍光景。不過,說起來也是一種悲哀,很多中小企業主,任憑如何經營,終其一生還只是一個中小企業主,大多晚年不是收廠,不然就是倒閉居多......為什麼這些中小企業卻都無法轉型成為大企業?

如果真要我說,這大概就是黎智英在書中說的,
  「這是不可饒恕的惰性-甚至是墮落!」

  從工作以來,雖然不敢說待過多少公司,不過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待在小公司瞎混,好說歹說,也有七八間之多。看過這些老闆,還有那些周邊的老闆,還真印證了這句話。

墮落!!

  以前剛出社會,和大多新鮮人一樣,懷抱夢想能闖出一番事業,或者衷心的希望能跟隨到一位有潛力的老闆,不過這終究只是一個夢想。
  這些老闆著眼點,永遠不可能有什麼很遠大的夢想,雖然想衝,想幹大事業,不過最終還是惰性使然......

  說說剛出社會的第一家公司,老闆當時三十來歲,很年輕,敢衝,不過就在接到一個大單後(其實這大單也不過十萬出頭),又見我學的很快,很多東西已經不需要他了,我都可以接手,這時他便開始墮落了。
  記得那時剛好是一個季度的交替,他的衝勁也在這時交替了。就這樣單子交貨後,他忽然間像嘗到甜頭一般,其後每天就是中午過後才出現。

  現在回憶起來,其實那張單的利潤大概可以算是暴利吧。十萬扣到當時舍長的薪資,材料成本沒有(客戶出資),扣其他雜項,竟然會有八萬的淨利。
  要不是無意間看到那張估價單,大概還無法意識過來吧!直到現在,其實我還是很感謝那張估價單......其後的幾個,大概也相差無幾,如果真要說特別的話,大概是退伍後的那一間吧!

  本來老闆有意要出家當和尚,但那時大概是雇用到我的關係,經營事業忽然像開竅了一樣,就這樣捨棄了出家的念頭,專心事業擴展,當時公司不大,員工人數不出十位,但已有一個小規模(生產、技術都擁有),正要一展長才之時。
  又是幾張大單,忽然讓他嚐到甜頭,那時產線爆滿,每天老闆忙到昏天暗地,甚至三天兩頭熬夜都有,白天回來見我上班了,還很高興對我說:「生意真好,連想睡覺都睡不著了。」這種情形大概是連做夢都會笑吧!

不過,惡夢也是從這時候開始,依然還是人之惰性使然。

  一到這種規模後,賺了一些小錢,就開始想享受,於是公司規模就這麼停滯不前。過一年後,心灰意冷的我便選擇離開了。雖然老闆極力挽留,甚至離開後的一個月內來了數通電話,不過這已經都無法挽回了。
  現在每當下班後,有時路過舊公司往內一望,還是一陣淒涼,數十年如一日,場景依舊,不過機械卻關了許多,甚至鏽蝕都有。(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他還撐著,因為這家公司是舍長離開後,唯一一家沒倒閉的公司。)

  忽然回憶起在媒體上見到鴻海的一位主管說:「待在鴻海十多年,看著一位老闆賺到錢後,不是享受,而是不斷的內部投資,買設備,買廠房。」
  看,這是多難能可貴的老闆。所以鴻海能有今天,也確實不容易。

反觀,其他的,還是惰性阿!!

  現在來到一間公司,規模不大,員工人數百來人,雖然賺不少錢了,他也沒有失去雄心,直到現在依然是馬不停蹄的持續計畫,確實難能可貴矣!


人之惰性,有此可見,
嚐到一點甜頭,就想享受之人,隨處可見。

反觀,
能嚐到一點甜頭後,持續的朝目標邁進之人,了了無幾。







PS:
  這道理和投資股票有什麼不同?
  散戶為什麼都會為賺一點小錢而沾沾自喜,卻眼見大錢而哀怨不已......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