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在今年二月時,有一篇報導3部警車追無照少女?執法過當惹議?』,新聞上看著聲淚俱下的老奶奶對著媒體哭喪著臉說了一番話。
內心升起一股忿忿不平的怒火,尤其是看著死者老奶奶對著媒體述說的一番話,以企圖博取社會同情,甚至質疑警察執法過當時,不禁令舍長升起一股厭惡感。
心道:「XXX這根本是在強詞奪理,企圖模糊焦點,愚弄大眾,這才是社會上的匪類!」


詳細報導內容請點閱: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228/8/2176d.html


  詳細閱讀完此篇報導,大多讀者會以同情死者的角度思考,這裡「警察」取締違規儼然變成是罪惡的象徵,邪惡的根源。
  社會輿論更是操控在媒體之手,在這麼完完全全的把警察的立場給推翻了。

  看到這裡,舍長本人不由得心寒徹骨,原來「無照駕駛、未帶安全帽、逃避臨檢」是對的!這篇新聞報導簡直就是在誤導大眾,模糊焦點。
  其中一位死者的阿嬤這樣說:「無照駕駛,可以先記號碼再來看處理,沒關係,但怎麼會追到絕路呢!」

  不過各位可別忘了,國家法律本來就規定了,十八歲才可考照,有照才能合法的騎機車。當所有人在同情這位立志當警察的死者少女時,有沒有想過,法律就是如此規定,如果真要質疑警察執法過當。
  那當初默許她們「無照駕駛」、「未帶安全帽」,更見到臨檢「企圖逃逸」的家屬才是真正的兇手,是把人推入死亡的元兇。

  相信這位少女絕對不是初犯,無照駕駛大概以行之有年了吧。這起事件,如果不是少女慘死街頭,相信根本是一件小事。如果逃逸成功,相信大概會在家中對家人述說:「我今天遇到臨檢,不過成功的省下一張罰單。」
  這時和死者阿嬤的說法對照,「無照駕駛,可以先記號碼再來看處理,沒關係,但怎麼會追到絕路呢!」相信又是另外一番情景。

但,源頭如果真要歸咎起來,兇手又會是誰呢?

回到最初,
在一開始少女無照踏上機車的那一刻,家屬已經阻止了一切,那接下來的事情從何而來?
帶上安全帽的那一刻,有很高的機率,是可以安然的通過臨檢。
遇到臨檢,停車接受罰單,相信慘死街頭這件事情自然無法發生。


但這一切的事情,就這麼的發生了。如果家屬要警方給一個合理的交代。
那絕對也有理由質疑死者,甚至是其家屬。

為什麼默許無照駕駛? 因為方便!
為什麼不帶安全帽? 因為方便!
為什麼遇到臨檢要逃避? 因為錢!

又說,

如果你是警察,
遇到一個在你面前逃避的機車騎士,你會有什麼想法?
如果是我,
絕對很合理的懷疑,不是攜械,就是藏贓。那你追不追?
如果這兩者都不是,
是逃犯,逃犯從你面前溜走,你追不追?

不追,
大眾質疑警方辦事不力,遇到犯人竟然不追,只記車牌。相信當查到機車時,人已跑了。
追?不追?

  又另外看看,死者既然有心立志當警察,那她本該知道遵守法律這個義務,無照駕駛這件事情她應該要避免去做才是吧!
  如果立志當警察之人知法犯法,那這樣的志向有和沒有其實是毫無差別。

  如果硬要警方給他們一個合理的交代,我想這些家屬才是最該檢討之人,原來「無照駕駛」、「未帶安全帽」、「違規企圖逃逸」竟然是對的。這不是藐視法律、漠視公權力嗎?
  死者父母、長輩這麼教育兒女,發生這一連串的悲劇,怎麼能質疑警察執法過當呢?

台灣教育之所以如此,就是這些父母、長輩的錯,而媒體輿論更是幫兇。
這才是最令人最心寒徹骨的地方!!

  在此,相信各位對此篇報導都有印象,看完各位大概也都感覺是警方咄咄逼人的錯。
  不過當你這麼認同時,那才是最大的錯。整件事情源自於家屬教育與媒體輿論的錯誤。這件事情責任歸屬警方執法並沒有錯,錯在死者家屬默視子女無照駕駛又未帶安全帽,更見到臨檢時選擇逃逸。這才是最大的錯誤!

但新聞播出,竟然沒有人質疑這點,這樣的教育不失敗嗎?不迂腐嗎?

  當社會上所有人在同情死者與死者家屬時,也別忘了,別把所有事情訴諸情感,雖然生命誠可貴,請珍惜生命。
  不過法律的存在,就是為了生命而生,為了不公而存。還是請理性的看待這起事件,雖然死者身亡是該惋惜,但並不值得同情,更談不上論什麼公理正義,畢竟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公理可言。


如果此篇文章,被視為向邪惡傾斜,那我寧可向邪惡靠攏,或者選擇站在邪惡一方。
比起玩弄是非、顛倒黑白的「正義」相比,邪惡反而更像正義。

這個社會的「正義」就好比《笑傲江湖》中的華山掌門岳不群一般,滿口仁義道德,行事假仁假義,十足的偽君子作風。

把大眾當笨蛋,把媒體當工具,更利用社會資源,顛覆黑白是非,企圖博取輿論大眾同情。這才是荒謬至極也!

違法在前,遇檢逃逸,要警方給什麼交代?
由衷的希望大眾,能用理性的角度看待這起事件。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