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故事,不會用驚人的書名誘人閱讀;
而是知道什麼時候讓閱讀者像「煮青蛙」一般,無緣無故陷進劇情中。

(圖片引用自博客來)

  話說,在閱完斜風細雨不須歸
後,見到末段作者賣關子的說,第二集已經寫好了,這時內心百感交集,就這麼過了幾個月,滿心期待的第二集終於現世了。
  幾天前,快快收拾工作,忡忡奔回家等待著第二集的到來,忽然聽見郵差先生的呼喚,心中大喜,馬上衝出房門。待書拿回房後,即刻拆開,一看真的是第二集,捧起書本,仰天長笑,「啊哈!啊哈!~~哈哈哈!!」或許這就是一種喜悅吧。

回到書中......

  第二集依然如第一集一般,以三段看似無牽連的故事,又帶出丁點的關連性。或許這也是本書最令我喜愛的地方。畢竟個人最厭煩的是,一本作品一連串的寫完,讓讀者想休息都無法休息,很簡單,因為沒一個段落。故事中分為〈勝者為王〉、〈濁浪滔滔〉、〈大隱於朝〉,不知該說是作者刻意的安排,還是巧妙的安排,三篇一路讀下來,劇情只能以峰迴路轉來形容。
  未看時滿心期待,初閱時靈臺一片清明,眼前為之一亮,誰知道繼續讀下去心跳加速,忽然啞然失笑,然後瞠目結舌,到後來捧腹大笑,最後卻寒毛直豎,冷汗倒流。

看,這還不叫峰迴路轉嗎?

  在〈勝者為王〉故事嚴重的點出「帝王學」的精要,歷代帝王學術,也可以說是百家爭鳴,畢竟每代帝王皆有不同的用人之術,就好比本故事中的皇帝一般,皇朝各方勢力的拉鋸戰,身為最高領導,如何讓各方勢力取得一個平衡,還真是需要這門重要的學問。
  侯爺、大將軍和大學士,三方分屬不同勢力之頂尖人物,各方勾心鬥角的相互揣測,牽扯出背後的殺手組織「十八盤」。

  然而主人翁柳斜風,堂堂的蘇州知府大人,被召到了京城,只能以一個『慘』字形容,區區的知府大人,在皇帝腳下卻只是一個小人物,俗語說:「伴君如伴虎」,這讓他要風不得風,要雨不得雨。這不慘嗎?
  為了得到皇帝特赦,自然是要為聖上盡心盡力的辦事摟~~但,故事最高潮的也是這裡,「十八盤」的最後主事,竟然是......(請自行詳參原著)

  接著來到〈濁浪滔滔〉,是從聖上接手特赦聖旨,斜風大人浩浩蕩蕩的奔回蘇州府第,沒錯,就是一個『奔』字,相信在充滿詭詐的地方,還是儘速離去的好,這時心情上大概只能以一個『爽』字形容。
  這心情自然我也是了的,不管身在哪,躺在自己熟悉的被窩中,就是『爽』啦~~於是就這樣,斜風大人回來哩!!

  當然,這時故事定當延續下去,於是他的一位好友路景秋出現了,雖然柳斜風是出名的懶官,但這種類型的人最神奇的地方就在於,他有許許多多特異之朋友,雖然這些朋友稱不上有什麼特異功能,不過確實和他比起來,實屬異類。錯了,應該是斜風大人才是異類中的異類。
  出奇的是,路景秋是一位憂國憂民的好官,奉獻所有只會了修錢塘大提,特來找好友贊助,不料接受聖旨,要把庫房的兩百銀兩送回國庫,這便牽扯出一連串的事件。

  柳斜風也因這次事件痛失好友,這一痛失,只有說不出的悲傷,悲傷瀰漫了整個府第。或許這也道出為官者的無奈,更道出人的劣根性。
  明明沒有的事情,經過眾人的傳閱,就算最終聽到主事者說沒有,毅然沒有人會輕易相信。實話總是令人難以接受,事實更是足以令人命喪黃泉。

  最終鬱鬱寡歡的斜風大人,終日沉迷在酒國中。最終的〈大隱於朝〉道出了,「小隱於野、大隱於朝」,這更點出了官場的哲學,亦也是處世之學也。
  人生想成功,只需做兩件事:「不出頭,不出錯。」那便已成功了。

  柳斜風可謂紮實的做到了這兩點,在頂頭上司面前,不出頭,在處世上,又不出大錯。就像在第一集說到「蘇州知府冠居全國破案第二高」顯然這就意味著低調中的高調,畢竟保持第二也意味著有前人可檔。
  當然,拉回原題,由於鬱鬱寡歡的斜風大人中日沉迷酒國,逼的父親出手,誓死也要將愛兒拉回原來的樣子。當中最令我感受最深的大概就是斜風與父親的對話,在患難中,斜風對父親述說他的抱歉,因為他不成才,損毀了父親的顏面。於是父親柳至言對柳斜風說:「自己的人生,何需他人定義?」

是的,
自己的人生,為什麼不自己定義呢?

人生,這件事其實是一個很主觀的事情。

自己的人生,
更是一種極致的主觀,愈主觀之人,愈有特色,有特色便等於是風格。
然而殊不知,這獨特的風格便是自己的性格。

原來,人生便是性格使然!

  雖然第二集有別於第一集的角色扮演,因為柳斜風與曾細雨兩位耍寶人物的辦案趣事減少了許多許多,而斜風大人也由一位特殊偵探變為一位多情人,由大智若愚的偵探,變為一位充滿人情的鐵漢。或許作家希望讀者能見見斜風的情感世界吧!
  無奈,斜風大人在這集鮮少出手,反而是身旁的楚兒姑娘大顯身手,果然異類身旁總有異類與之互補。這回,細雨師爺也鮮少露一手,不過在最後一篇卻大露了一手,真是又令人走眼了,能窺見一角會出全圖,也算是了不起的身手......只不知作者還有沒有續集?


「怕的是他的追隨者太多,一個人,爬的再高,也不該太招搖。」
「無論他的功勞多大,在帝王眼中,不過是一條狗,家養的狗,如果狗忽然變成了狼,就該立刻殺掉,毫不留情的殺掉!所以,狗最好只是做狗,不要變成狼。」


或許本書,也算是一本「帝王書」吧!!




PS:
  再次感謝明日工作室王小姐MIMI,讓小弟的寒舍有機會在書上小小露臉。
  兩位大姊,小弟「良心」.........還有這麼一點點!!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