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不管是在翻閱網誌的時候,或者是在我身旁周遭,忽然發現近期不知怎麼了,竟然出現許多『離別』的事情。
不管是直接的,或者是間接的關係都好,見到總是會有些許的傷感......

  不可否認的,「離別」這是每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都必須去經歷的事情,這不算是一個未知的事情,是屬已知的。

畢竟,人終須一死。

  離別,在過往的歲月,對我而言是害怕、恐懼的,或者應該說,是壓根未有意識到的事情。因為未知所以才恐懼,才害怕。
  當我真正意識到這點時,是去年爺爺往生時,當時接近快下班時,忽然接到母親來電,當下驚覺可能有大事發生了,心中已有些微的猜測。但當聽聞「爺爺走了」,當下還真是無法言語的震驚,以前聽聞別人的長輩過世,總是事不關己,無所謂。但當時那剎那,才真正的意識到這種事情。

  其後下班早早回家,趕往爺爺住的地方,在旁誦經的我(當然有不全然在誦經),可能是平常太愛觀察的我,又開始觀察起周遭的人事物,當下見到爺爺躺在那,回憶起爺爺生前的過往,其實也沒有太多傷感,當下只有一個念頭,「原來人往生了就是這樣」的一種感覺。



(我不知道各位是怎樣的感覺,但確實我並沒有太多傷感,這可能是因為我所著眼的地方,一直是前方的關係,所以並不執著於過去。)

  之後爺爺遺體送往殯儀館,經過一些程序後,安置於棺木內,看著爺爺安詳的躺在那,其實倒也意識到,人往生後一了白了,與世隔絕了,但我心中還是只有一個念頭,「原來人往生了就是這樣」。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意識到「離別」這件事情。




  就像我所認識的一位作者,在前陣子心愛的貓走了,當下她很難過,其後憶起還是很難過,當時我只是說:「別執著於這個地方,就放下吧!」她說這是一件很難的事情,當然她還是很難過。所以我也無需再多說什麼了。
(當他見到此段對話,或許又會在心中說:「我又在說道理了。」)

逝者逝矣~~現實的世界是活著的人才能擁有的。



  難過固然要難過,但也僅限於當下那段些許的時間,時間過了,活下的人終究還是需要往前走。因為「生存」,是人活著必須繼續下去的事情。如果身邊不管是直接或間接的人走了,就要一直難過下去的話,那你又何必繼續生存下去呢?
  畢竟在爺爺往生後幾個月,我家的愛犬也走了,如果要說難過的話,相信我絕對有資格比任何人更難過,因為我養了牠有二十年之久,愛犬陪伴我們家二十年,而且最後還是在我眼前消逝的。

  記得當時往生前三天我下班回家,見到牠躺在地上,雙腳已經無法站立了(前一天還好好的),之後食不下嚥,當時我意識到「時間真的快到了」。
  就這樣躺到了第三天夜裡,忽然哀嚎,聽聞後我走過去一看,忽然閃過一個念頭,於是坐在一旁靜靜的撫摸著牠,或許牠有所感吧!(就不再哀嚎了)

  碰觸到牠身體的時候,我發覺全身是軟的,撫摸的剎那間,發覺到心跳漸漸虛弱下來,體溫也漸漸降低,我就這樣一直陪伴牠到最後一刻。送走牠的這一刻,算是我人生至今,第一次親眼見到生命的消逝,望著那冰冷的遺體,當下忽然意識到原來「這就是生命的完結」。
  但,各位也要想到,牠雖然是走了,但我的人生卻還在進行著。如果要難過的話,確實是可以很難過的。只是我沒有,因為這是一個已知的事情,是飼養寵物就必須承擔的結果。



相信各位都讀過《養生主》,其中一段是這麼寫道:

  老聃死,秦失弔之,三號而出。弟子曰:「非夫子之友邪?」曰:「然。」「然則弔焉若此,可乎?」曰:「然。始也吾以為其人也,而今非也。向吾入而弔焉,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彼其所以會之,必有不蘄言而言,不蘄哭而哭者。是遁天倍情,忘其所受,古者謂之遁天之刑。適來,夫子時也﹔適去,夫子順也。安時而處順,哀樂不能入也,古者謂是帝之縣解。」指窮於為薪,火傳也,不知其盡也。

翻譯:(網路找的)

  老子死了,秦失去弔喪,乾哭了三聲就出來。(老子的)弟子說:「你不是我們老師的朋友嗎?」秦失說:「是。」「那麼這樣弔喪可以嗎?」秦失說:「可以。起初我以為你們和我是同類的人;而現在我認為不是了。先前我進入到靈堂來弔喪,有老年人哭(老子死掉),如同哭他自己的兒子死掉一樣;有年輕人哭(老子死掉),如同哭他自己的母親死掉一樣,他們之所以會聚集在這裏,一定有不想說但是不得不說的哀傷話,不想哭但是不得不哭的理由;這就是違反自然違背人的情感,忘記了人他所接受的天性,時候的人把這種情形叫做『逆天之刑』。偶然來到這世上,這是你們的老師順著時機出生;偶然離開這世上,這是你們的老師順著自然去世了;能安於時機而順乎自然,哀傷和喜樂就不能進入到你的內心來傷害你了,古時候的人把這種情形叫做『自然束縛的大解放』。」靠手的力量來搬運木柴,總有一天力量竭盡,木柴燒光火就熄滅了,不如讓火自然燃燒,那麼就可以無窮無盡了。 


  簡單說,我爺爺與愛犬的去世,都是順應天時,是我們眾人一出生便已知道的事情,也是必須接受的事實,這並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改變,如果因為這樣,就需要難過一輩子的話,那人活著還有什麼意義,難道整個人生都要為了身旁的這種事情難過嗎?

  感傷或許可能會有,但絕不是絕對要有的,那只是我們使用我們所發明的文化去困鎖著自己,所以我們才會感覺到「死亡」這字眼是不好的,是恐懼,是害怕,更夾雜著更多的不捨。



最後我只是要說:

人的生死,是一開始即註定的。
生順應時事,死同樣也是順應時事,這是不可改變的定律。
活下去的人,就無需太過傷感。

生是一個「開始」,死是一個「圓滿」,

  這是一段「生命的過程」,一個「人生的圓滿」。

摻雜的,可能有歡笑有淚水,但終究只是你我個人的一段記憶,當我們往生後。
就又是另一個人的一段記憶了,記憶僅僅是一段記憶罷了。
個人的人生,並不會因此而有所停留......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