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下班前,聽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讓我思考到,「什麼樣的股票操作會賺錢?什麼樣的股票操作不會賺錢?」

  起因是6/8號這週,市場沈溺在一片大好的聲浪中,我當時看到一般性新聞也在沈溺在這段聲浪中,有點超乎常理,於是我告訴了身旁一些人,下星期大概會有大事發生。
  6/15號這週果然有如意料中一般,哀嚎遍野,市場殺紅了眼,眼看又不少人陣亡在這遍汪洋大海中,我又不由得感到惋惜。

  而我有位同事(簡稱:A)他在2-3月時買進了一檔股票十五張,在6/8號這週有次閒聊向我們炫耀說,他賺了6-7萬元(只是帳面獲利),當時可真是紅光滿面得意的很。
  而另外一位同事(簡稱:B)便勸A有賺趕快賣吧!當然可想而知的,A是不領情的,他一直說還會再漲,B勸不動就算了。
  到了6/15這週市場一遍下殺聲,眼看下殺到週末19號,A和B在閒聊。B問A,「還有賺嗎?」A回答,「之前賺的又回去了,現在還虧損。沒關係,這檔還會在漲,會漲回來的,這是長期投資。」B轉述給我聽的時候,我只感到非常好笑,這擺明的就是在用長期投資當藉口。

  於是我便開始跟B交換這幾年的投資經驗。我說我現在的股票操作,已經非常堅定,沒有傳言會讓我動搖了,我的操作方法只有一種,就是『買,不賣』。這操作方法在很多著作中都出現。於是我說,回想起過去的幾年股票操作,有三檔操作令我領悟到某些事情。

  第一檔:愛之味,當時我買七塊多,半年後到八塊多我賣了,但是它卻在狂熱時期衝到了二十塊。為什麼我沒賺到錢?
  第二檔:台塑,當時是很牛的一檔股票,我操作了三年,它在四十至六十震盪,但是它卻在狂熱時期衝到了百元價位。為什麼我也沒賺到錢?
  第三檔:統一,當時我有個念頭,統一賣食品,在台灣非常有名,不管你去那裡都看的到他們家的產品,而食品是不可能虧損的,當時我買在十三塊,是真正的谷底價位,之後隔年出現了一個報導,「高清愿變賣統一股票,企圖賤賣統一」,我只能說這是一則很棒的報導,它讓我嚇壞了,所以我便把持股賣了,雖然沒有賠到錢,不過其後發生的事情讓我耿耿於懷。是的,統一在狂熱時期衝到了四十塊以上的價位。為什麼我還是沒賺到錢?

  這幾段經歷,讓我領悟到了一個道理,就是我不夠『堅定』。如果當時我專注在愛之味,買到狂熱期,相信我是能賺到錢的,台塑亦也一樣,統一更是相同的,或者應該說任何股票都是一樣。然而,股票操作就是這麼簡單。

  有些人會說,操作股票很難,要每天盯盤,要去研究技術線型,每天還要收看財經新聞,但是我上面那三個例子,卻沒有任何系統可以看出來,為什麼?

只因為線型不過是在騙無知的散戶,而新聞只是一種操控的工具。

  記得愛之味這檔股票,七塊到九塊的價差,整整盤了三年之久,卻在三年後的兩星期內暴漲到二十塊,這樣的走勢,線型與新聞你根本不會去發覺到。另外兩檔亦也一樣。
  只因為這段盤整的時間,是因為大戶在吃貨,而我們根本不易察覺,這讓我想起在股價為什麼上漲一書中,里昂.李維提到兩位人士蓋提許.蕭爾
  尤其是後者,形式非常低調,當時為了併購一家石油公司,李維也買了一點,他卻去勸李維為什麼買這家爛公司,希望他出脫手上持股,直到後來李維才知道,原來是蕭爾用了十年的時間,默默吃下這家公司的所有股票。
想想看,為了一家公司,他默默的花了十前的時間吃貨。

  所以投資到現在,我已經擺脫了短線操作,不在做短近短出的隨波逐流操作,因為那根本沒有意義。而我現在的操作,就是選定三家公司,下殺就買,一直買到市場狂熱期。
對,人生有多少的十年,你(妳)能經歷過多少次大循環?


要賭,就要賭大的。畢竟高風險伴隨著是大利潤。
朋友有勇氣賭嗎?


有就一起為了生死,不惜和世界對賭吧!







PS:
  我把上述的這件事情陳述給某位網友,他說這樣的操作法,需要一個大突破。雖然每個人都知道這點,但是要突破卻有難度。我不知道,不過我想我是突破了這層關卡。因為「這是一項賭上一切的操作行為」。

  人生有多少年?大多數人委曲求全,選擇了載浮載沉的平淡一生,年輕時候的遠大抱負,最終卻只是一個夢想。與其這樣生活下去,我選擇豪賭下去,不成功便成仁!!



  記得有次看到期貨天王張松允買下了力武這家公司,在電視訪問說,「終於可以去完成小時候的夢想。」對,因為他的人生都在豪賭。



注意!!

曾經那位朋友對我說,我的操作方法,是一種很極端的方法,最終結果只有兩個,「要嘛~~什麼都有,不然即是,什麼都沒有。」是一種極端的『不生即死』操作法

但是,各位也要知道,每個投資大師一開始也都是這麼操作的。
『歷史,就是一段勝利者的紀錄。』
成,就是勝利者,就能生存;敗,就是失敗者,只有陣亡。
這是很現實的,沒有不生不死的結果。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