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人生必須的課題。
有些人很會說不,但大部分人卻很難開口,很容易因為不會說「不」,而遭致麻煩。
(圖片引用自博客來)
  在翻閱本書以前,在我們的觀念中,說「不」就是等於「拒絕」,有時是會傷害彼此的,甚至更有時是會把氣氛搞的極差無比。這是沒有錯的,以前的我也是一位很難開口拒絕別人請求的人,也因此遭惹許多不必要的麻煩。但看完本書後,確實有另外一種體認,原來有時需要適時的提出「不」,因為這才是一種「好」的表現。只因為每說一個重要的「好」之前,需要說上成千上萬遍的「不」。

  在生活中,不管是朋友間的相處,工作上的互動,我們都會遭到許多無法預測的事情。但是,有些是分內之事,但大多卻是意外之事,不屬於職位所包含的事情,這是在亞洲職場很容易發生的事情,因為亞洲職場對於工作職位內容定義很模糊。

  書中提到一點,「不」代表一種立場、具體的見解,明白表示你不要什麼。相反地,權益則是「不」底下的希望、慾望、渴望與關切。

  這句話讓我想起之前工作上遇到的一件事,起因是外包的貨運司機為了想多跑一趟,所以希望中午也能載貨,但是貨品很重,需要我們出一人幫忙搬運,然而中午十二點至下午一點卻是我們的休息時間。記得當時我坐在附近吃飯,所以這位生產管理員便來找我協助,但我說,「我在吃飯。」而這位生產管理卻說,「我也還沒吃。」於是我說,「叫司機去吃飯。」

  不知各位對這件事情有何看法,但是中午吃飯時間本是我們在這服務的基本權益,如果今次事件只屬於突發狀況,那是無所謂,但僅此一次為例。但問題是,這件事情卻不止發生一次,這樣的事件就會衍生出一個灰色地帶,是這位生產管理員傳達給貨運司機另一種觀念,「沒關係,中午可以載貨,因為我們中午是不休息的。」
  但是他卻忘記了,本來中午休息一小時是公司給員工基本的權益,是在公司規定的規章,而這位生產管理員卻自行打破了這權益,因此導致他立場的喪失。由於如此,我時常見到這位生產管理員中午幾乎都很晚吃飯,有時甚至沒機會吃飯,司機時常中午才開來我們公司裝載貨物,快則十分中,慢則半小時是很平常的事情,有點已經到了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一般。
  但是他卻遺忘了一點,下午一點你依然要照常上班,你沒吃飯沒休息,是你自己的事情,老闆並不會因此感謝你對公司的付出,因為基本權益是他自己打破的。不過至從那次他叫司機去吃飯後,中午便不再發生這類事件,只因為最後因由我使他對這件事情說出了「不」,當然這是後話。

主張「不」的根本行動非常簡單:設下清楚的限制、畫出清楚的界限、建立明確的範圍。

  記得,我有位同事他很好,屬於人緣遼闊型的,但是也因為這樣,使他麻煩不斷,記得前不久經理下達了一道命令,「凡是要製作新型治具都需經過他同意,方可製作。」這道命令本來是很明確的下達,只要別部門想製作新型治具都需詢問經理,同意後,才可開始製作。但是,經歷幾個月後,卻發生了這道命令被破壞的狀況。
  原因是,這位好好同事,因為不懂得說「不」,自行打破了這道命令的規範,其後更導致現在原本需要詢問經理的同意的事情消失了,取得代之的是,別部門想製作治具的同事私底下硬塞給他製作,最終造成這位好好同事自己麻煩不斷。於是有次我對他說,「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只因為你犯賤。」當然這也是後話。

持續問自己為什麼,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有效說不的動力並非源於立場,而是來自於立場底下的根本權益。





PS:
  在這本書中,我見到了一段對「不」的行為,非常特別的解釋。

  對生命來說,說「不」是必要的。每個生物細胞都有一層薄膜,讓需要的養分穿過,並把其他東西阻擋在外,每個有機體都需要這樣的範圍來保護自己。為了生存與蓬勃發展,每個人與組織都必須有能力對威脅自我安全、尊嚴與完整的任何事物說「不」。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