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心會根據我們為事物賦予的規格,看、聽、與了解這個事物。受害於我們的傾向與偏見最深的層面,莫過於精確寫實。
  防範定論與文字左右我們的例行思考型態,就像打破根深柢固的習性一樣,十分困難。
  我們往往需要接受治療,才能改變行為模式,基於同樣的道理,唯能發現心態事無知的最大來源,從而針對心態進行匡正,否則我們無望掙脫心態的枷鎖。
  人若扭曲了環境條件,然後透過這種扭曲,去理解現實,無知的程度甚至可能比一個一無所知、或沒有理性的人更嚴重。
  你如果受困於某種思考型態,永遠無法清明見及現實、文件或主張。若處於這種狀況,你不如根本不去追求答案,反而好些。
  文件的大地(之後會遭詮釋者拋棄)必須在一開始獲得非常完善的界定。若非如此,你無法成為一位追求意義的浪人或朝聖者,因為你歸路以斷,所謂「家鄉」與「流亡」都已失去它們位意義憑添風采的力量。
  唯有透過從確定到疏離的持續變動,我們才能找到意義。居家的安適感,與流亡予人的漂泊感,對宗旨意義而言都是基本要件。一旦環境條件成為理所當然,情況會像是萬物皆在移動、卻找不到參考點一樣。

此篇轉載於【猶太人的思考技術】一書中第一章第四節
有興趣請翻閱此書籍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