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長期致力於研究人類決策過程的美國賓州卡內基美隆大學(CMU)教授西蒙就曾說:「人類是靠經驗保存資訊,並整理這些資訊,以隨時取用」.
人類在重複相同經驗之後,會體會出某種模式,並能下意識地活用這種模式來工作.
以致最後大部分人們遵循著過去成功的軌跡,做永遠成功的夢,當最後夢醒了,才發覺一切都是曇花一現
  「想成為新叢林的霸主,不只要能率先嗅出商機,還必須最快的以最佳方法將可能性付諸實現.也就是說,應該庸有將未來藍圖變成具體事業的能力.」
話雖如此,能成功的人依然只有少數人.「一樣的創業計畫,只要時機不同、展業速度不同,成功的必要與充分條件也就不一樣.」這點應該也沒什麼人會反對才是,就像「三陽工業」在越南辛苦了八年之久,當初每個人都說他方向是錯的,也虧損了八年多,終於熬到越南經濟起飛,八年之後,媒體卻說這是運氣好,有些人說有遠見,可是綜觀虧損之時的情景,真是天壤之別,在股東會別被股東砍頭就算幸運了,這種案例比比皆是.
  當網路技術更趨成熟時,就像哈佛商學院教授克里斯汀生的形容,這些技術就是「破壞性創新」.這種不留餘地的淘汰,被稱為「殘忍的過濾」,讓企業不是持續進化,就是等著淘汰.說到這裡,心中還是不免感慨,這種人人都懂,不過做到的人卻只有少數人,明明知道不創新,就沒有未來,不過大多數人依然固我,除非明天已經是世界末日了,不然要一般人『創新』真是太難了,台灣大多數企業也都是如此,一意孤行者不在少數.
  對商場而言「只有具有堅強意志力,敢率先冒險進入新叢林的人,才能在速度和力量領先他人.」可惜還是一樣道理人人都懂,做到的沒有幾位.「能將過去的成功體驗和現狀當成過去式,擁有無法被奪走的才能,才是值得投資的對象.」說到這裡又更感慨,出社會以來,一直想找一位擁有潛力的老闆,實在是難找,不知是我運氣不好,還是沒有這種人,可是看了台灣上千家上市櫃公司,又覺得這種人應該是很多才對,可惜我始終沒有遇到.
  而「所謂的未來並非突然到來,而是累積許多小小的過去,然後變成一次大的躍進,形成一股新的潮流.總之,只要盯緊眼前發生的所有事物,將它變成額外的思考材料,就可以構想出未來社會或將來的事業.」可惜能看出的依然只有少數人,回想起來,在人類浩瀚的歷史中一一浮現,能看出並抓住這些機會的,通常都能闖出一番事業.在未來「數位經濟社會中,成功的必要條件包括「範圍小、深度深、速度快」,但是能夠完全掌握這些條件的人卻很少.」現在社會已經由「有形經濟」轉向「無形經濟」,縱使是『專業人士』也需要不斷的使自己進步,不然也跟不上市場的變動.
  接下來是「議論力」「矛盾適應力」,就如這句話說的一樣「對世界級的專業人才而言,迴避爭論或不習慣爭論,都是致命的障礙.」未來對『世界級專業人才』這兩種都不佳,對企業無疑是種傷害.就像台灣很多企業主,其實不懂聆聽的重要,往往開會就是聽老闆說話,有些表面上還是會詢問各位主管,不過最後還是自己下決定,久了主管也懶的建言,那這樣下去,公司勢必是『零成長』,鴻海精密 郭董說,每年要有兩成的成長,不能保持現狀,為什麼呢?因為不進則退,公司沒有成長,可是大環境依然在成長,最後總結下來,一定會是退步的.
  「沒有以和為貴這回事--對方是委託人也好,只要覺得他們的想法有不對勁的地方,就必須直言不諱.」話雖這樣說,不過台灣同樣出現許多老闆自認高高在上,如果你直言不諱最後也只有走路的份,相信這個再大公司比較有可能實現,上次忘記在哪裡看到鴻海精密 郭董:「他在媒體前面表面上是老闆,不過在內部會議中,所有高階主管都敢對他拍桌子,你說我像老闆嗎?」最後他笑笑,可是這正證明了,鴻海內部溝通並無障礙,像我身在的公司中,就沒有這種溝通的環境了.
  然而在「問題之前人人平等,鍥而不捨的深究問題核心,是所有會議出席者的義務.」說到底,這又有多少公司能辦到,像我在前家公司,表面上也是有開會的模式,不過只有老闆發言,員工頂撞的話,通常只會被叫去辦公室看獎狀,這樣最後大家依然也只有安靜的份.
  書中提到『日本室町時代的能劇作家世阿彌說,求知的三階段是「守、破、離」,我們也可以從中得到很多啟發:一開始,防「守」對方的攻擊,接著攻「破」對方論點的薄弱之處,指出箭矢方向的錯誤,然後「離」開最初的觀點,一起前進到最佳的著陸點.』說到這裡也只能說,現實環境各方面都需要配合好,讓公司能這樣不留餘地的溝通,不過我工作到現在,確實沒有遇過這樣的環境.這裡也說到「議論力」的重要.
  再來說到最後一項「矛盾適應力」,「經營中的矛盾--現今世界需要的,不勢分析問題,而是能夠關照整體的思考力.」簡單來說,就是管理小組織的方法,用在大組織身上,只有心力不足的狀況;而管理大組織的方法,用在小組織身上,只有自找麻煩.雖然同屬組織的經營,方法卻大不相同,而經營者通常都會有種矛盾,以前我這樣管理為何現在不行,就像把過去成功的方法一直掛在嘴邊一樣,殊不知大時代環境已經發生重大改變,最後只落得悽慘的下場.
  被譽為天才經營家LVMH集團的主席「阿諾」經驗談說了這段話,「企業的成功,需要讓非合理性與合理性兩方都能順暢運作,以及非合理性為經濟效果的能力.這是從水與火同時並存的二律背反中,產生的魅力變化.」這點在奇異前執行長 傑克.威爾許也有相同的見解,他希望企業能不斷的『自省』,不要被過去的框架給束縛了.
  最後大前大師期許「我們所能依賴的,只有自己.」希望有心想成為『專業人士』都能努力向上,不斷學習.畢竟「事業的成功或失敗是由願景決定的;而願景的偉大或平凡,則是人決定的.」

    全站熱搜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