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論-12.jpg


《黃帝外經》曰:邪氣之中人高也。

(胡譯:邪氣纏身的人,自命高也。)



  「咻--」

  這聲響雖然輕微,不過蠻不過伯爵爺的耳朵。他聽見了!憑著多年處理特殊案件的經驗,當下早已萌生危機意識。只不過他萬萬沒想到,反應還是慢了...眼前的輪椅上已經沒人,伊餓珊憑空消失了?


  要是這樣,他豈不是太丟人了,一個活生生的半死人,竟然在他眼前溜走,這傳出去還得了。好險,雖然有一手家傳手藝「奶油桂花掌」撐腰,不過要找尋人,這手藝就有點太過了。

  萬幸的是,他還是有師承的,想起當初拜入師門下,每天過著遊牧生活其艱辛不說外,多年下來腳下功夫也由此鍛鍊出來,想來這還是要感謝老師的栽培,雖然當下他一點都不覺得,整天當牧童似的去牧羊、牧牛能學到什麼好手藝?想來真是錯怪他老人家了。

  自出道後,憑著這腳下絕活,雖然不快,沒法和一些高人相比,不過追蹤起來倒也從沒失手過,比輕功沒贏過,但卻也沒追丟過任何人,或許該說,被甩掉的倒是一次也沒有,這點本事該有的還是有就是哩。


  話說,那野蠻的龐然大物嘴裡叼著伊餓珊,速度之快,剎那間早已奔出數丈遠。在外頭繞了一大圈,卻又轉回基地內,想來是要好好享用嘴上的這塊美食。


  說來這軍事要地,在外頭觀之,還以為裡面只有那丁點大,可事實上裡頭別有洞天,除了由外往內看的幾棟建物外,那多藏在山壁間,但這都還不是什麼重要是。該基地仿造美國五一區,在地下增建了七層作為醫學研發中心,只是這外人不為所知罷了。


  就在這龐然大物又繞回頭躲進地下基地內時,伯爵爺早已尾隨在後,甚至已追到了後數尺,正想看看這東西到底在耍什麼把戲。當這鬼東西正想享用嘴裡的獵物時,忽然一聲及細微的命令道「住口!」

  這命令雖然細微,可蘊藏的不怒自威的氣勢,嚇的這東西馬上停住,望著嘴裡吐出的伊餓珊,口水直流,但也無可奈何,只好乾坐在地等待。不過就這一命令,伯爵爺也聽到了!二話不說的趕緊奔入房內,劈頭就跪道:「老師!你老人家安好?」只是老師在哪?一時間他卻無法察覺就是了,跪在房內中央,對著那鬼東西,但老師人呢?


  等待著半天,才發現眼前這龐然大物,竟然有熊般大,外表被白絨絨的毛包住不說外,體型有如熊般壯碩,但最讓他想不到的是,這熊竟然來去如風,一點也沒被體型給限制住。要不是丈著自己有些本事,搞不好今天早已讓人看笑話了。不過當他在細細瞧瞧時,不由得驚呆了,這不是中國碩果僅存的珍奇異獸「匕熊犬」!


  話說這「匕熊犬」,外表如熊般巨大,動如脫兔,靜如深海巨岩。其力量可與暴龍相提並論,擅長揮舞前爪,因而得名。根據傳聞,凡是被攻擊所留下的傷口,就像匕首劃過的痕跡般,輕者見骨,重者當場橫屍遍野。一般用四腳站立行動,但採取攻擊姿態時,便用兩腳,經動物專家認定為犬類。傳聞在上古時代可是神話般的動物,經歷數千年後,如今早已絕跡了。


  只是想不到竟有隻還活生生的坐在眼前,著實讓他嚇了一跳。更當他驚嚇之餘,緊接著從匕熊犬背後跳出一個小老兒,想來這該就是他的老師了。小老兒名為牧熊


  說來牧熊,早年不過是個鄉下長大的野孩子,成天在草原上奔跑,唯一的興趣就是遊牧。不過千萬別小看這遊牧,說來也是個職業。相傳由蘇武牧羊開始,當時他因一些緣故,只好遠避北海牧羊,在那寒冷的北海,經牧羊創出一套「百獸屈服術」,當然也是最早的動物訓化術,當然能牧羊也是要有些絕活,輕功便也這樣習得。這就是牧熊後來傳予伯爵爺的腳下功夫。


  只是「百獸屈服術」秘技在一次牧熊野玩時意外獲得,從此便鬼靈精怪的一直鑽研這術法,其後開始進入動物實驗,常見的像一些家畜類阿貓阿狗,牛阿~羊啦~這幾乎是舉手之勞的事情,對他來說都太容易了。

  就這樣他開始找尋其他獵物,這下可好了,最後竟演變成「萬物臣服術」。舉凡像微小的蟻群,大到能動的動物,在他眼前都能驅使。這點就連伯爵爺都有點懷疑,他懷疑的不是老師行不行,他懷疑的是老師肯定有暗中驅使過他,要他幹一些連他都不知道的事情。但今日他沒想到的是,連世上碩果僅存的匕熊犬都已被他老人家訓化了,臣服旗下。


  不過牧熊可沒這樣就對徒弟和顏悅色,一出場,馬上就給伯爵爺一個下馬威,二話不說的便從他腦袋巴下去。毫無防備的伯爵爺,登時被一拍碰地,說:「你這小子,倒是越活越年輕了,當年下山,一別數年,早把我這老人家給忘了,今日竟還敢來見我!」


  這一拍,拍的伯爵爺眼冒金星,直喊疼阿。隨後哭喪著臉對老人家說:「老師阿,我哪敢阿,老師對我恩重如山,俗話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對老人家該有的尊敬我還是有的。」


  他當然不知道,就因為他家傳的那好手藝「奶油桂花掌」和他愛四處採花惹得禍。說來這真的也不能怪他。細說當初唐伯虎創出「還我漂漂拳」後,一時間一堆女人都找上他,期望能藉由那套拳法讓自己重回自信。可唐伯虎不知,隨後來者不拒,結果種下禍根,最後只活到53歲便去逝了。

  只因「還我漂漂拳」是一套損人不利己的拳法,在施行的過程,是把自身的陽氣轉給對方,讓女人能因那點陽氣而逐漸改變。相傳太極兩儀圖有言:「陰中有陽,陽中有陰。」男人是陽中一點陰,女人則是陰中一點陽。


  女人生來差,就是壞在那點陽,先天的陽不足。唐伯虎的「還我漂漂拳」剛好就有這功用,把本身的陽氣傳導入女人體內,讓那一點陽健全。當陽全了,隨後便不用多說了。

  經過唐家多年傳承變化後,演變成今日的「奶油桂花掌」,雖說本質並沒有改變。但就在伯爵爺上代,伯爵老爺手上起了巨大變化。伯爵爺老爺因悟出這套掌法後,隨後娶得一門正室,有次無意間誤傷了妻子,誰知道,隔天一觀,竟差點認不出來了,這才得知這掌法竟有如此功效。

  由於唐家代代行醫,伯爵老爺便已此掌法造福眾女。不過孔曰:「食色性也。」這也不為過,唐家歷代雖越活越式微,可錢而倒也沒缺點,伯爵爺父親某日讀到蘇軾〈春夜〉,裡頭便有這麼一句「春宵一刻直千金。」這一驚,倒讓他起了一個美好的點子,要「變美」可以,請付「千金」...

  就這一個陰錯陽差的妙點,可謂因禍得幅。正好把他使用「奶油桂花掌」灌輸到女人體內的那點陽,透過這過程又收回到自己身上。可這又有點不同,因為那點陽經過女人體內一番陰陽調和後,在藉由行房之法又強行的把原本那點陽帶回自身,可是他不知道,這一帶連女人體內的那點陽都一起帶出來,就這樣使用這掌法的人,倒是越活越年輕,還意外長壽呢。這點倒是唐伯虎始料未及就是了。


  就因這緣故,伯爵爺雖然年過五十,但外表看起來還年過三十出頭,這點如何能另他老師接受,想想當時拜師時,伯爵爺不過是個一十有五的小毛頭,下山出道也不過二十出頭,在江湖上闖蕩又歷經了數十年有,直到現在伯爵爺以年過五十好幾,那牧熊更不用說了,好說歹說也多出個二、三十有。不過雖然沒伯爵爺那套,但他也有另一套養生之法就是了,只是效果沒這麼顯著。


  牧熊道:「你還有臉來問,是不是討打?」

  伯爵爺:「不敢不敢,只是被老師打得莫名其妙,總要讓我明白點吧。」

  牧熊眼睛飄了他一下,看著地上的伊餓珊。這下伯爵爺終於意會,「老師,我正要和你解釋解釋。」

  牧熊道:「別得沒有,竟老帶麻煩來。」

  伯爵爺:「ㄝ~~怎會沒有。小小心意還是有的,在來之前我早已命人安排一卡車的上等杜康!」

  牧熊一聽,登時放下內心的不愉快柔聲的說:「今天又為了哪樁事而來?」

  伯爵爺小聲道:「就為她而來。」於是伯爵爺把前因後果都和牧熊說說,當然春宵那刻自是暗自抹除就是了...


  牧熊一聽,隨後替地上的伊餓珊把脈,隨後道:「這還不簡單。你的醫療不是沒效。俗話說:裝睡的人,是叫不醒的。」

  伯爵爺:「什麼裝睡?老師這太深奧了,我聽不懂。」

  牧熊道:「以前要你好好讀書,你就不讀,你看,現在連這都不懂,真是把我的臉丟盡了。罷了罷了,你要是懂了,哪會來找我。還是等杜康來再說...」


醫家行話:一個病人知道自己有病,不麻煩;一個病人不承認自己有病,才麻煩。


36534586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均屬巧合※

※讀者有任何情緒反應,皆於作者無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平凡舍長 的頭像
平凡舍長

便當讀書舍-舍論出於凡人!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