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論-立體派風格111.jpg


人類最忠實的朋友...


牠,名叫「小白」。

為什麼取名為小白?


  也沒什麼特別的。只因為牠是隻擁有純白毛色的貴賓犬,雖然今日很流行紅貴賓,但我覺得還是白色的比較好看,所以就很直覺的取了這樣的一個名字。


  說起養寵物,我們最尋常見的不是阿喵,就是阿狗。雖然牠不是我們家第一次養狗,曾經在牠以前也養過幾回,只是母親不愛,因為我年幼不懂事,養寵物的一堆麻煩都是母親在打理,所以有些養沒多久就又送回原處,有些則是另送他人續養。

  直到這次,年幼不懂事的我又起了動念,雖然不懂得養寵物的麻煩,腦中只想著要養,要和牠玩,於是任性的我終究耐不住那股衝動,使出了無敵的必殺技,時常在父母旁極力的哀求著,最終父母屈服了。


  由於有前幾次的經驗,又怕重蹈覆轍,所以對於養什麼都很困惱,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那都是人家送的,送的不是不好,可是這是人的劣根性。也剛好那時因緣際會下,母親的友人稍來消息,他們鄰居剛好有生幾隻貴賓要賣,於是母親便花了幾千元買下了其中的小白。因為是花錢買的,由於花了錢,不能說不養、不要,於是也沒有理由在回頭了...


  小白,很乖。出生後沒幾個星期便與母親分離,來到了我們家中。記得第一天來我們家時,全家人都很擔心牠,會不會怕生,半夜睡不著哭鬧,想家,想母親等等的問題。結果,我們的擔心都是多餘的,這大概就是緣份吧。牠和該於我們家有這段緣份。

  我只記得牠初進來我家時,一點都不陌生,就像是進了自己的家一樣,彷彿小白早知道這就是牠這一生的歸宿,沒有哭鬧,沒有陌生,一切都顯得格外自然,也很快的就找到了自己熟悉的地盤,於是牠就這樣住進了我家,成為我們家中的一份子。


  小白,很乖。從沒為我們家帶來什麼大麻煩。雖然小麻煩時常有,不過大麻煩倒是一次也沒有。至於小麻煩,像隨處大小便?這個我想是無法避免的,可是我仔細觀察後發現,說隨地,好像又沒有,那幾次也都是很固定的地方,只是和我們所認知的有差異罷了。

  曾經我在網路上看到很多朋友的文章,看到他們貼著自己的愛犬生了大病,要開刀,生命垂危等等的消息,我都覺得我還蠻幸運的。牠算是很健康的成長,一生沒生過什麼大病,一切都很平安的活著。


  最大的一次麻煩,大概就是誤食了老鼠藥,差點丟了性命。好在食得不多,送到獸醫那時,獸醫看了鼠藥的配方說:「還好是這種配方的,不然牠早走了。」後來我才知道,老鼠藥是內出血的藥物,成分是以毒死老鼠為目的,依照比例來說,狗的體型是鼠的好幾倍,所以才沒有這麼嚴重。當然這次事件後,老鼠藥成了我家的禁忌。

  不過提到老鼠,我一直覺得小白和老鼠打過交道,雙方不管對方的事情,牠過牠的生活,牠們過牠們的生活。為什麼呢?因為小白就住在鼠洞旁,可是從沒抓過一隻老鼠,老鼠看到牠也好像朋友一樣,從面前走過也沒有任何危險,因為牠視若無睹。


  而老鼠藥事件後,我家老鼠橫行,眼看著事態日趨嚴重,不想辦法也不行。最後改用了老鼠板,總算抑制了鼠類橫行。幾年下來又相安無事,豈之,某日一塊放在牆角毫不起眼的老鼠板,牠那天不知哪根筋不對了,鬼使神差的硬要去玩那塊板子。不玩還好,一玩就遭了,一玩之後才發現非常不好玩。

  據母親說,當時她聽到老鼠板拍打地面的聲音,以為有之大老鼠上鉤了,趕緊她衝去一看,不看還好,一看整個傻了,眼前的大老鼠便是我們家的小白。只見到牠前腳連著一塊老鼠板,全身的毛都沾上了黏液,坐在地上,雙眼無辜的看著母親。這下可好了,工作中的我渾然不知,最後等我下班回家後被母親罵個半死,當然小白牠也沒好到哪,最終全身毛就被剃光了。

  雖然這不是他第一次被剃光,不過這次倒是牠自己闖得禍,所以無法怪我。我承認前幾次都是由於我的懶惰,當時年輕,對幫牠洗澡總是覺得很麻煩,洗完之後又沒吹乾,結果久而久之全身的毛就打結了。一打結整個就完了,只好剃光...在前幾年這情形到還蠻常有的。


  小白,好乖,很聰明。記得那時蠟筆小新正熱,我一度的想要牠他學會「棉花糖」那招,可惜牠沒學好。但是一些基本的倒是都有教會,像「來」、「坐下」、「上下樓」、「趴下」、「跳」等等的動作,記得在晚年的時候,甚至我和牠說:「走,洗澡。」牠就知道了,很快的自動跑到浴室等我。


  小白,好乖,也很好命。記得當初的幾年,和我們人類一樣,年輕力壯,好玩,當然也是牠最活躍的時候。剛開始太弱小,只能待在一層樓活動的牠,時常看著我們出門,在門口撒嬌。可是在學會了上下樓梯後就不同了,一開門後,牠也出門了,觸角也無限衍生,甚至那時父母還會帶牠去爬山,像觀音山、陽明山、象山幾乎是牠很常走的,當然回家後又是整個黑壓壓的,當然就又輪到我來幫牠洗澡...

  洗澡過後,自己跳到沙發上的一角睡覺,當然這是冬天的時候,沙發很好睡的,那角是牠專屬的。至於夏天,牠就沒這麼挑剔,隨處都可席地而睡,總之,是吃好睡好的活著。


  我對牠的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牠最後的幾年。那時我當完兵,開始成為一個負責任的主人,也開始從母親那接手打理牠的所有事。也不知為什麼,幫牠洗澡轉眼間已經變得不再是件討人厭的事了,在幫牠洗澡的過程,反而讓我感到很寧靜、很享受。記得那時,牠已經十多歲了。

  對於那時,也不知牠還能存在著多久。母親原以為牠能活十年就夠久了,當剛過十年時,母親還蠻擔心的,可是牠卻一年一年的活著,這疑慮也漸漸消失。直到爺爺的過世,才又喚起這個疑慮。

  記得爺爺過世後,由於父親是長男,神主牌位要放在我家,那時每每下班後,回家一看,都能見到牠停在爺爺的牌位下,面向著爺爺。俗話說:「狗眼可看到人看不到的東西。」不知這是不是真的,但那時我一直覺得,牠一定是見到爺爺,所以才會停在前面。這時我忽然有點擔心,是不是牠也要走了?因為那時牠已經老到牙齒都掉光了,後腳也退化到沒有知覺,整個體力大不如前。


  小白,好乖,從沒為我家帶來什麼麻煩,甚至連走了,也沒有。記得某天的星期五,前天牠還好好的,週末一下班後,一開門,聽到一陣哀號,轉頭一看,牠倒在地上。我趕緊跑過去看,一看牠躺在地上橫著打轉,我才發現那是因為牠想站起來,但已經站不起來了...那刻,我升起了很不好的預感。

  直到母親回家後,我和母親說:「牠沒法走路了。」母親點點頭。那晚,幫牠洗好澡,放在牠熟悉的籃子裡,很快的牠便睡著了,我想牠大概是太累了。由於我和母親都有那不好的預感,那個週末便不敢離開家,整個週末便待在家中陪伴牠。

  隔天一早,我也趕緊跑去看牠,把牠抱在懷裡,不過牠也沒太多掙扎,反而很安靜,我甚至覺得牠大概也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另一方面,我更擔心,牠整天不吃東西、不喝水,直到最後我只好強灌牠喝一些水,就這樣又過了一天。


  直到星期日,牠依然沒什麼精神,直到傍晚,牠又開始哀號,我放到了母親的房裡,讓母親陪伴牠,我甚至想星期一請假。一直到十點多的時候,哀號聲忽然變大了,那時坐在電腦前的我也不知怎麼,就趕緊走過去看看。

  當我蹲下時看到牠,原本閉上眼的牠,忽然睜著雙眼看著我,不過沒多久牠又閉起來了,那時我強烈的感覺到,那是牠想看我,看我最後一眼。隨後哀號聲也停了,四周便安靜了,我慢慢的由頭向下撫摸著牠,我想牠是有感覺到的,幾次之後,我感覺到牠心臟的跳動越來越微弱,最終慢慢的停了...那刻,我知道牠走了。


  我不知沈默了多久,也不知時間過了多久,直到我轉頭看著母親,母親見到我的表情就說:「牠走了。」我不知那時自己是怎樣的表情,但我只能點點頭。最後我站起來找了一個體面的箱子,把牠習慣的毯子和牠習慣的睡籃一起裝進那個箱中,再看了最後一眼便封起來。

  我把那口箱子連牠放在牠曾經最熟悉位子,希望牠能在這個家最後的一晚,再次感受一下牠最熟悉的位子。那是牠曾經最愛的休息處,也是牠最常待的位子,更是牠留給這個家的記憶。



如今牠走幾年有了,雖然我一直想表現的很淡定。

但日前見到電腦中存放的照片,我還是很難過的。


曾經也想過再養,母親說:「我無法在承受一次離別。」

我知道,牠的離開,讓我們一家人都很難過。


牠走了,但牠還是活在我們家的記憶中...是我們家所有人獨有的記憶。


A31  

今,我只能為牠留下一幅畫,一幅我與牠共同的記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平凡舍長 的頭像
平凡舍長

便當讀書舍-舍論出於凡人!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