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論2011-0512.bmp

曾經,有人問我:「為什麼想學畫?」


是阿,到底是為什麼?


  仔細想想,當我回首思考時,已經開始在畫了...說起來在幼稚園的時候,糊里糊塗的被送去畫畫班,那時也沒特別的想法,我想應該有畫過幾張吧。可是是自發性的嗎?

  當然不是。在大點,國小、國中,老實說,這時候我對畫畫實在是討厭到一個極致,我想在這樣的教育體制下,應該沒人會想帶一堆美術用具在教室作畫...很顯然的,我就是那其中的一個。


  人麻~~會想去開發一些興趣總是會有一些特別的契機。像曾聽有人是受到周遭環境的刺激之後去讀書,有人為了讓人開心而去學廚藝,也有人是為了自己而學習音樂,理由千奇百怪不足為奇,而我當然也是有,為什麼會想學畫畫?

  說實在的,為什麼會去學素描?只因為那是基礎,不能不學。其實我想學的並不是素描,而是油畫,最終目的也是為了畫油畫。素描說真的,只有黑白,畫越久對人生為糟糕。曾經素描老師和我說:「畫久了你就知道了。」當時我還不太相信,現在我倒是信了,真是越來越灰白。雖然我知道直接學油畫也是可以,只是在構圖上會出現一些小障礙,能從最基礎的開始當然會比較好。又扯遠了...


  趕緊拉回為什麼想學畫畫,這說來還真是因為一部吞噬太陽的韓劇,雖然這部片子在講述的和畫畫並沒有直接關係,不過當中卻有幅《畫》很搶眼,在這部劇裡起了一個畫龍點睛的作用,這部片子看完後,畫畫這回事便在我腦海中留下深深的烙印。大約說一下劇情,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弄來看看,雖然是2009年的作品,但這部片子拍的實在很好。


4acb5a244942a[1]  


「賭上愛情和命運的危險勝負」


  一個出生就被拋棄在孤兒院,對人生感到絕望的金政宇,因為李秀賢的出現而有了活下去的理由,然而政宇悲傷的眼神中又透著悲壯的氣息。是這樣嗎?

  當然這只是其中的一小段,整部戲在說的是「父子」之間的對立衝突。相信看過《刃牙》都知道,愛情在裡面雖然重要,但卻不是最重要,劇情從頭開始到最後最著重還是父子間的衝突,而該部同樣也是。


  政宇的父親張民浩(漂白後的身分,原是金一環),當初是個小混混,最後因為總統的一個政策,下令把全國的混混都集合起來,成立一個國土建設團,為國家做基礎建設,就這樣一環便被捉到濟州島。

  最後他選擇逃亡,在逃亡的時候認識了島上的一位海女安美燕,應該說美燕救了一環,可是暗戀安美燕的青梅竹馬玄基尚認為那是一環逼迫單純的美燕,於是他去通風報信,讓一環被軍方抓回遣返大陸。誰知,這時美燕已有了一環的骨肉,而這骨肉不是別人,便是政宇。政宇就是在這樣的契機下出生。

  美燕的母親得知後大為生氣,把美燕安置在海女小屋裡待產,最後在孩子出生後便送到孤兒院,最後美燕見不到自己的孩子,因為母親和她說孩子死了,這讓她傷心欲絕痛不欲生,在加上對一環的思念日漸深重,最後沒幾年便過世了...


  幾年之後,一環換了張民浩的身分成了富豪來到濟州島紮根做生意,這時一個不知死活的小子政宇和他友人來到他住的豪宅,最後身為豪宅主人的一環拿著獵槍對著這兩個無知的小子開槍...這是一個多麼奇妙的緣份。


[TSKS][Swallow.The.Sun][002][KO_CN].rmvb_20120403_222805.406  


  又過不久,政宇把靈魂賣給了民浩,民浩覺得這小子很像他年輕時候的模樣,但他不知道那是他和美燕的兒子,於是派他去他兒子張泰赫(政宇同父異母的弟弟),期望政宇能啟發他,為了未來,政宇讓泰赫當狗一樣的使喚。但泰赫非常討厭他。

  最後一次意外泰赫殺了朋友,政宇出面頂罪。因為政宇深信他這麼做,出獄後的他一定能得到豐厚的報酬,能得到一把咖起人生的金鑰匙。誰知道出獄之後,一環翻臉不認人,把他當狗一樣的拋棄...這和畫有啥關係?別急別急,還沒講到那裏。


  回歸濟州島後的民浩,是因為思念美燕的一切,所以才選擇在這裡紮根,當然他不知道美燕有為他生下一個兒子。他找到了美燕的墳墓,在豪宅中還有一間特別的畫室,但時間過了太久太久,久到他對美燕的那張天使般的笑臉都遺忘了,一直畫一直畫,五官始終處於模糊,這讓他非常苦悶、懊惱。


[TSKS][Swallow.The.Sun][009][KO_CN].rmvb_20120403_223535.923  


  在頂替入獄前,基尚帶著政宇見了他外婆最後一面,也和他說自己母親的事情,並拿出母親的照片給他,這讓他非常震撼,事後更查得自己的父親竟然是張民浩,那位在開始拿槍對著他開槍的人,又在使用後拋棄他的人,那殘酷卑劣的人竟然是他的父親,這讓他非常非常的憤怒,發誓一定要父親付出代價,開始進行一連串的報復行動。


[TSKS][Swallow.The.Sun][010][KO_CN].rmvb_20120403_223723.187  


  終於最後民浩想起了美燕的模樣,完成了一幅美燕的畫像,他感到很欣慰。政宇再一次夜晚潛入,也看到了這幅畫,感動的不自覺的留下淚來,不過他還是沒和父親相認,因為這不足以彌補對他的傷害,報復持續的進行著。

  最後三角般的親情衝突,某日泰赫跑到父親面前對他說:「你怎麼沒和我說你還有另一個兒子,而那個兒子就是政宇!」民浩一聽,登時傻了。民浩開始暗中自行調查,確認政宇是不是他的兒子,最後終於得知這個不幸的事實,一方面很高興,自己的兒子很有能力,但另一方面又很懊悔,對兒子做出了這麼過分的事情,讓兒子入獄就算了,還要他殺人。可惜這一切的事情都已無法挽回,來到美燕的墳前哭訴、懺悔,該怎麼辦?


  後來又發生了許多事情,泰赫因自己的無能與懦弱感到灰心,衝動之下又殺人了,這次沒人可以為他頂罪,而民浩也無話可說,處理完這些事後,檢方也要傳喚他。他忽然對一切看開了,對自己的兒子政宇說:「成為你的父親,讓你懷著卑劣的血緣感到抱歉。期望你能為做好自己想做的事,不要太在乎他。」

  政宇聽完後終於也放下一切,對著民浩叫了一聲「爸爸」,民浩聽聞後感動的留下淚來,拿著當初第一次指著自己兒子的獵槍來到美燕墳前自殺了...


[TSKS][Swallow.The.Sun][025][KO_CN].rmvb_20120403_230033.626  


看完我最大的感觸就是,

「我想畫一幅讓自己感動一生的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平凡舍長 的頭像
平凡舍長

便當讀書舍-舍論出於凡人!

平凡舍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